欧洲力挺拜登的微妙信号: 美欧再次合围中国?

2020-11-12 04:41     网易

【导读】特朗普时代,由于美欧关系遭遇动荡,欧洲的战略自主趋势明显上升。但近期,随着美国媒体测算并报道拜登赢得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德国总理、法国总统等欧洲多国领导人纷纷祝贺拜登胜选,并表达了加强合作的愿望。在这种形势下,人们不免猜测和疑虑:一个更拥护西方意识形态和多边主义的美国新总统的上台,是否预示着美欧将重建更加紧密的盟友关系,进而形成统一的对华政策,遏制中国的继续发展?

美欧跨大西洋关系的中国挑战

▍大国竞争背景下的欧美分歧

“无论谁将赢得下一届美国总统大选,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都将可能是全球政治的主导性组织原则。在这一背景下,我们需要保持镇定,并制定自己的欧盟方针。”新任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的话无疑体现了整个欧洲面对中美竞争时的“战略焦虑”。

后冷战时代由美国主导的霸权体系正在急速衰弱,作为这一体系曾经的主要维护者和受益者,欧盟不得不面对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和高度不确定的全球发展与安全格局。

2019年,欧盟主要领导人完成更迭,欧洲理事会和欧盟委员会分别发布了未来五年的战略和政策目标。以强化自身软硬实力为基点,欧盟从“经济欧洲”“社会欧洲”“民主欧洲”和“全球欧洲”四个方面出发构建其“新政”规划,试图打造一个更具战略性、更加主动和更团结的欧洲,作为回应大国竞争的欧盟战略。对于“战略自主”的追求,意味着欧盟不会完全屈从或倒向任何一方,而是会根据自己利益和形势变化,根据议题设定情况做出灵活调整。这构成了大国竞争背景下的欧美深度分歧。

▍美欧跨大西洋关系的中国挑战:共识与分歧

2019年发布的《欧盟-中国:战略展望》文件中,欧盟对中国的评估从原来的战略伙伴关系转变为合作伙伴、谈判伙伴、经济竞争者、制度对手的多重身份,足见在不断恶化的大国竞争态势下,欧盟对华复杂的认知立场。

2020年本该是中欧关系“大年”,因为中欧双方计划举办中欧领导人会晤和中欧莱比锡峰会。然而,新冠疫情的暴发,加剧了欧盟对华疑虑。一方面,由于美国疫情防控不力,特朗普政府基于选举需要大打“中国牌”,中美关系的恶化压缩了欧盟的对华空间;另一方面,中国向东南欧国家的援助引发了欧盟的疑虑心态,“战狼外交”的中国形象导致欧盟对中国发动舆论战进行“叙事之争”的批评。此外,中国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的国家安全立法成为外媒炒作的焦点,加深了双方的意识形态分歧。

在这一背景下,博雷利在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视频会晤中提出了同美国建立中国对话机制的建议。蓬佩奥在回应中指出,这一对话机制意味着共享信息和集体判断,以及通过共同的行动来保卫属于西方人的自由民主。博雷利随后也表示,发起欧盟-美国高级别对话便于共同面对中国的挑战。来自中国的挑战似乎成为弥合美欧跨大西洋关系的重要因素。

在双方寻求中国共识的过程中,欧美相关智库学者聚焦于大国战略竞争的多重维度,集中在数字技术与经贸投资、制度竞争与全球治理以及军事安全等多个方面,展开了对中国问题的讨论。

阅读下一篇

英国首相约翰逊:目前英欧达成贸易协议“非常困难”

原标题:英国首相约翰逊:目前英欧达成贸易协议“非常困难”英国天空新闻当地时间8日报道,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表示,英国与欧盟达成贸易协议“目前看来非常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