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延安坠马真相,邓颖超38年后才知道:原来此事和江青有关(2)

2021-03-23 19:14     今日头条

当时,周恩来、江青在警卫人员的陪同下骑马去党校,在过延河时,江青心血来潮策马狂奔,致使周恩来的坐骑受惊,从马上摔了下来,导致右臂骨折。受伤以后,周恩来忍受着剧烈的疼痛步行来到党校会客室,由中央卫生处派来的医生作了简单的包扎,打上了石膏。

当时延安的医疗条件很差,不能接骨。直到8月18日,印度援华医疗队的柯棣华大夫和巴素华大夫再次对周总理的病情进行了检查,取下石膏后才发现骨折处的愈合很不理想。他的肘部已经不能活动,右臂肌肉开始萎缩。尽管进行了按摩和热敷,右臂仍然无法伸直,只能处于半弯曲状态。于是中共中央决定送周恩来到苏联莫斯科去治疗。

邓颖超陪同周恩来赴苏治疗

自跌伤之后,周恩来从未卧床休息过一天。虽然有医生的督劝、来探视的同志的恳求,可是他硬是说自己胳膊伤了头脑毫无损伤,依旧可以照常工作。于是,中央开会他照常去参加,文电照旧亲自处理。他只要求中央组织部给他派人记录文稿,因为写文稿这件事并不是可以用左手去写的。

那时给周恩来派去作书记员的,是当年在延安马列学院第二支部学习的陈舜瑶,她曾回忆说:“刚要毕业,中央组织部给马列学院写了个条子,找我去谈话,说周副主席受了伤,手不能正常写字了,周副主席口述的话你要记下来,材料要保密——女同志不多接触人,保密条件好。到杨家岭后,周副主席问了我的简历,给了我一个笔记本,说试试看。先记的是‘八一’报告提纲。他很不习惯他说一句等着别人记一句。他回别人的书信总是一口气说完,我写出来。有时他指出口气不对,就说一句,让我写一句。他的手不能写字。他伤得非常重,医生差不多天天来给他看病、换药。现在有的回忆材料里说,总理当时用左手写了一本厚厚的文件提纲,那是不可能的。总理口述过许多文件,章句明确,甲、乙、丙、丁层次清楚,好记录,我在的那一段,都是超工作量的工作,没有散步、活动。来找他谈问题的人不少。那时他是我党驻重庆代表团的负责人,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部长,又是中共南方局书记,特别是想了解当时大后方情况的人,都来找他。”

就这样,日复一日,由周恩来口授,陈舜瑶代他记录、抄写、整理有关文稿、文件。他出国之前有很多工作要完成,有好多材料要送往重庆。于是,他指挥着大家整理东西,将材料装进袋子,请陈舜瑶代写了给各方面的信。只有一封他没让陈舜瑶代笔,那就是给邓颖超的信。邓颖超知道消息后,打电报给中央,请求组织批准她陪同周恩来赴苏就医,中央考虑到恩来同志的生活需要照料,批准了邓颖超的请求。此时邓颖超正在重庆,需要她立即赶回延安。周恩来十分体贴邓颖超的心情,怕她着急,用左手给她写了一封亲笔信。邓颖超收到这封信后,虽然担心,却很镇静,她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延安,陪同周恩来去了苏联。

这封左手写的信,是周恩来对妻子——同志十分敬重的见证,同时也是周恩来右臂伤残那段艰难困苦岁月的鲜明见证。

周恩来延安坠马真相,邓颖超38年后才知道:原来此事和江青有关

◆1939年,周恩来、邓颖超与毛岸英、毛岸青在苏联合影。

当时苏联政府安排了许多高明的医生为他治疗,先后进行过三次大的会诊,提出两个治疗方案,供周恩来选择:一个是把肘骨拆开,重新接上。这样胳膊可以运动自如,但要动两次手术且花费的时间会长一些。这个方案即使不能恢复原来的状态,可效果肯定是好的。二是不开刀,就是强力拉展已经愈合的肌肉,可最后手臂只能伸展40度到60度,这样做所需的时间短,但是坏处是愈合的效果不会太好。

苏联医生希望采用第一个方案。他们有自己的自信和自尊,他们不愿意看到病人弯曲着手臂走出他们的医院。然而,周恩来考虑到国内工作太忙,不允许在国外滞留太久,所以他坚持选择第二个方案。他说:“我现在不可能长期在国外治病,国内的事情很多。只要能够用它进行工作和生活,我就满意了。”

手术是9月19日在克里姆林宫医院进行的。这是一次小手术,只切除了一小块突出的骨头。过了一周之后,即25日就已经拆线,经检查伤口已经全部愈合。从拆线的第二天起就开始新的疗程,主要是按摩、烤电、运动和浴疗,目的是使受伤的手臂逐渐恢复运动技能。按照教授和医生们的最初估计,周恩来的手臂将可以弯曲45度。

经过了一周卓有成效的治疗,周恩来的手已经可以移动,手部的颤抖也已经减轻。但是,邓颖超在信中不无哀伤地指出:尽管以后手的弯曲程度要比预料的大些,但是要完全恢复将是不可能的,这只手最终将是半残疾的。

阅读下一篇

张兴德:朝鲜战争是斯大林操纵的一个“阴谋”吗?

近些年,“斯大林操纵了朝鲜战争”的观点在一些人当中颇为流行。值此朝鲜战争爆发70周年之际,基于资料和史实,笔者仅就一些观点作简单探讨。斯大林能有这样的“先见之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