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辩,美国大选出现重大变化!(5)

2020-10-24 08:26     环球时报

德国《经济周刊》引用经济学者埃弗奈特的话说,“特朗普不是第一位想用关税保护本国经济的总统,拜登也不会成为第一个取消贸易壁垒的人。无论下任总统是谁,都会像所有前任一样,在贸易政策上追随国家利益。发生变化的仅会是,他如何包装自己的目的,如何在世界舞台上推销(自己的说法)。我们知道,特朗普在两人中至少是嗓门比较大的那一个。”

如果是特朗普连任,根据以往经验,没有了连任压力,他很可能放开手脚,积累更多政治遗产。

特朗普在入主白宫前曾接受采访说,他商界生涯的一大法宝就是市场越糟糕,牟利机会就越多,一个稳定的市场是没有赚大钱的机会的。有专家据此估计,“特朗普会进一步充当中美关系中的搅局、颠覆、冲击者,在混乱和疑虑中谋求最大的政治与经济利益。”

如果拜登上台呢?

担任拜登的外交政策顾问近20年时间,如果当选,也将是未来国务卿热门人选的布林肯10月18日接受了CNN的采访。

最后一辩,美国大选出现重大变化!

布林肯非常明确地说:“中国确实构成一个上升的挑战,大概是我们从另一个国家所面对的最大挑战,不论是从经济上、科技上、军事上或甚至是在外交领域。”

同样的观点,布林肯在9月时已经说过一次了。

他在美国商会的活动上说,“中国构成的挑战日益严峻,可谓我们面对另一个民族国家带来的最大挑战。我认为问题不在于谁对中国强硬、谁对中国软弱,而是谁能拿出最有效的策略,保护与改进我们的安全、繁荣与价值观。”

有专家据此分析,特朗普和拜登的对华风格差异可能是:如果特朗普赢了,我们会看到更多现在已经看到的事情,没有太多国际支持。如果拜登赢了,会更多争取国际共识来针对中国,并利用国际组织来向北京施压。而且,拜登对人权和民主价值观的关注可能超过特朗普。

最后一辩,美国大选出现重大变化!

是的,中美之间确实存在摩擦,不过这些都只是中国和美国两个之间的问题,而不是中国和全世界之间的问题。

虽然中美关系的影响面的确很大,但在中国的对外布局大盘子里也只能算一个局部。几十年来形成的供应链和产业链,不是四年八年,一两个总统想改就能改的。

外界纷纷扰扰不会断,这时尤其需要我们保持战略自信和战略定力。认准大势,坚持对外开放,促进内部改革,最终用高质量的发展回击那些蛮横的施压。

阅读下一篇

英国首相约翰逊:目前英欧达成贸易协议“非常困难”

原标题:英国首相约翰逊:目前英欧达成贸易协议“非常困难”英国天空新闻当地时间8日报道,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表示,英国与欧盟达成贸易协议“目前看来非常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