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军事史上最大的失败,抗美援朝的转折点——血战长津湖(3)

2020-11-24 17:53     网易

雪寒岭、荒山岭、死鹰岭、剑山岭,9兵团大军跋涉在一个又一个连名字都透着寒气的山岭上,在几乎没有补给、严格进行隐蔽伪装的情况下,创造了连续行军10天、平均日行军30公里的速度。26日,他们已经悄无声息地集结在史密斯的眼皮底下。

美国著名军事评论家约瑟夫·格登满怀敬意地评价:“以任何标准来衡量,中共军队强行军的能力都是非凡出众的!”

11月27日,大雪纷飞,气温下降到零下30摄氏度。黄昏时分,志愿军向长津湖美军发起了总攻,战后幸存的美军回忆起那个恐怖的夜晚:

刺耳的军号声突然响起,霎时间满天的信号弹升空,伴随着四面八方传来的“沙沙”声(后来他们才知道那是志愿军战士的胶鞋踩在雪地里的声音),无数披着白布的战士,怒吼着向自己冲来。

眼前的平原,本是白雪皑皑的一片,军号声一响,士兵就从隐蔽处跃出来,他们的腿被冻得无法弯曲,跑起来就像是“原木在移动”。美军的坦克、火炮和机枪一齐射向他们,他们像原木一样一排排倒下去,后面的又像原木一样一排排涌上来。

美国军事史学家蒙特罗斯后来记述道:“陆战队的坦克、大炮、迫击炮和机关枪大显身手,但是中国人仍然源源而来,他们视死如归的精神令陆战队肃然起敬。”

经过一夜血战,史密斯惊愕地发现,从天而降的十万神兵,已经在40英里长的山区道路上,把美军从北向南分割包围成五块,形成了分割围歼之势。

然而,志愿军围得容易,歼灭却很难。被围美军立即用200余辆坦克在三个被围地域组成环形防线。志愿军缺乏重武器,只能用步枪、机枪去冲击敌人的“铁桶阵”,付出的牺牲难以想象。

长津湖的黑夜属于志愿军,白天属于美军。

白天,依靠7艘航母上的500架舰载机,美军对志愿军阵地进行狂轰滥炸。晚上,志愿军再趁着夜色反突击,把白天丢失的高地和阵地再抢回来。双方都是失而复得,得而复失。

陷入拉锯战,对于几乎没有补给的志愿军来说,本已不利。通过美军俘虏,志愿军还得知了一个令人不安的消息,美军在长津湖的总兵力达3万多人,比此前的情报竟多出了3到4倍。

虽然一夜间就战斗减员近万人,但宋时轮深知,如果让美军从北边冲出包围,将威胁志愿军的西线部队,导致全局被动。他咬牙决心,继续打!不惜一切牺牲完成战略任务。

一举歼灭敌军已不可能,与其一起打,不如一个个地打。先打谁?极度渴望胜利的志愿军选定了在湖东岸增援陆战1师的美第7师。

11月30日晚,27军向湖东岸的新兴里发起猛攻。在不计伤亡的情况下突破了火炮和坦克阵地,与美军展开巷战。

没有火炮支援下的短兵相接,美军完全不是志愿军的对手。战士们攻进一座营房指挥所的时候还不知道,他们歼灭的正是美第7师31团。该团因为战绩卓越,被美国第28任总统威尔逊授予了北极熊团的称号。在这次战斗中,号称不可战胜的北极熊团全军覆没,团旗也被缴获。这是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唯一一次全歼团级建制美军。

“团灭”次日,美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飞抵湖区最南头下碣隅里,召集史密斯等陆战1师高级军官开会,传达麦克阿瑟的新命令:东线美军立即全线撤退。史密斯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留下了那句著名的话:“见鬼!我们不是在撤退!我们是在换个方向进攻!”

在华盛顿,美高官在“越发沉重的气氛中”阅读了麦克阿瑟的报告:东线的第10军正在以“尽可能快的速度”撤至兴南地区;西线第8集团军的处境“日益危险”。国务卿艾奇逊突然把讨论转向了关键的问题:“军事形势是否达到了我们有必要寻求停火的境地?”

阅读下一篇

儿子葬礼上吕后只哭不流泪,张良儿子告诉陈平:功臣派要大难临头

汉惠帝七年八月十二日,汉惠帝驾崩于未央宫,得到这个噩耗之后,吕后痛心不已! 要知道汉惠帝才当了七年的皇帝,二十四死。正属壮年时期,她和刘邦就这一个儿子,如今这一个儿子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