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军事史上最大的失败,抗美援朝的转折点——血战长津湖(2)

2021-07-08 12:17     网易

因为太过自负,他还把本应保密的“老虎钳”战略昭告天下:美第10军于兴南登陆,从东线北进,直取江界(朝鲜政府的临时所在地),而后与西线的第8集团军会合,封闭半岛。

如果美第10军得手,西线上,已经秘密入朝的志愿军13兵团将被切断后路。好在,对于麦克阿瑟的东线攻势,彭德怀早有所料。

他在11月4日致中央军委的电报中指出:“我军实力尚未完全暴露,美伪军还可能重新组织反攻。”如敌再进,则边打边退,让其深入,而后歼灭之。

北京的毛泽东回电叫好,并点名让宋时轮指挥的第9兵团入朝,全力担负东线作战,采取诱敌深入的方针,寻机在长津湖地区各个歼灭敌人。

为了迷惑麦克阿瑟,志愿军第42军主力奉命于11月7日放弃长津湖以南阵地,新华社发布的新闻稿还故意大大缩小了战果。麦克阿瑟果然像彭德怀预料的那样,狂妄地认为中国军队“畏战”,只是“象征性进攻”,并一再要求美第10军加速前进。

作为第10军的先头部队,陆战1师自1941年成立以来,经过炼狱般的瓜岛战役、冲绳岛战役,即使面对最精锐的日军,也未吃过败仗。这齐装满员的2.5万人,是美国陆军最强战力之一,堪称王牌中的王牌。

行军中,虽然有情报显示,至少有两个中国军级建制以上的部队,要进攻美陆战1师,还要截断部队的补给后路,但师长奥利弗·史密斯只是稍有不安。在他眼里,围歼陆战1师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史密斯虽然不懂中国兵法,但他估算,想围住陆战1师,中国至少需要十万人以上的部队,而在绝对的制空权下,别说调动十万大军,就是十万只兔子,也逃不过美军的低空侦察。

11月26日,柳潭里阵地,史密斯拿着望远镜向西北眺望,此地距鸭绿江最短直线距离不足一百公里。“看来,我们可以提前回家过圣诞节了。”

然而,就在他眺望的这片茫茫雪原里,隐藏着第9兵团下辖的20军、26军、27军,近15万人,他们围猎的目标,正是这支精锐之师。

9兵团司令宋时轮,是黄埔军校第五期学员,他爱吃辣椒,能喝烈酒,脾气也特别火爆,是什么硬仗都敢打的开国将领。

他带到朝鲜来的这支部队,原为华东野战军,曾经在孟良崮战役歼灭了国民党军整编第74师,在淮海战役中让杜聿明的部队成了瓮中之鳖,此后又解放上海,成了被国人传颂的“霓虹灯下的哨兵”。

9兵团原本在东南沿海一带厉兵秣马,随时准备收复台湾。但围歼美军的时机已经初步出现,20军、27军的战士从华东直接开赴边境,于11月5日紧急入朝作战。

虽然后勤部门已经在沈阳为9兵团准备好了换装的厚棉衣,但战场瞬息万变,美军机械化部队推进的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为赶在美军之前在长津湖设伏,20军在列车开进山海关时,由总参谋部派高级参谋拦住列车宣读了中央军委“紧急入朝”的命令。十几列火车在沈阳只稍停片刻,就继续火速开进。

经过边境线时,时任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看到战士身上的薄棉衣,急得直跺脚,“你们就这样过去,别说打仗了,冻都能把你们冻死”。时间太紧,东北的干部和战士就在车站脱下自己身上的棉衣裤往车上扔,但这只是杯水车薪。

除了最后一批入朝的26军换上了一些冬装,大部分的9兵团士兵,有的分到一件棉衣,有的分到一条棉裤,但更多的是穿着薄棉衣,戴着根本就不能抵御风寒的大盖帽,脚踏单薄的胶底鞋,进入了北风呼啸的朝鲜。

入朝第一周,他们就遭遇了朝鲜50年不遇的寒流——那些刚刚从南方过来的战士,头一次看见雪,就立刻感受到了零下20摄氏度的冷酷。

与美军每个士兵都有一件大衣和一个鸭绒睡袋不同,9兵团每个班十几个战士,只能分到两三床棉被。一入夜,战士就把棉被铺在雪地上,然后十几个人抱团取暖。志愿军老战士刘伯清回忆说:“冷到什么程度呀,讲了你都不敢信,一些战士的耳朵被冻得硬邦邦的,一碰就掉了,一点都没得知觉喽!”

阅读下一篇

杨玉环18年没有子嗣,为何还能得唐玄宗独宠,一直护到最后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杨玉环,在入宫为妃后, 深得唐玄宗李隆基的欢心 。她的出现,夺走了皇帝的所有宠爱。唐代诗人白居易,在《长恨歌》中这样评价她: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