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21岁男生重置手机后坠楼自杀 母亲:想不通(3)

2020-10-23 09:39     网易

在江苏大学,陈少宏是唯一同为杨凯高中同班同学的校友。进入大学后,两人分属不同院系,居住的宿舍也有一公里多远。去年开学没多久,两人还相约吃了一顿饭,他也从未听杨凯提起过大学里的具体遭遇,感觉他“还是蛮阳光的”,只是相比高中话稍微少了一点。

他从未主动向过去的朋友们坦露过自己在大学学业上的困境,也似乎不打算寻求帮助。那些匿名的信息中提到,负责学生身心健康的导师曾找他多次谈话,最开始他还会去,后来便不再出现。成绩好的同学约定了时间地点去帮他,但却被放鸽子。

刘媛媛觉得,以杨凯的资质本不会走到如此消极的地步,“除非他自己有抵触心理。”她惋惜这位昔日好友的逝去,在文字中多次表达遗憾,“他不擅长交朋友,有事情都自己扛的话,或许是心里压了太多情绪,可他没想过我们都愿意做他的宣泄口,只是他从未提及过。”

杨凯的人生,在进入大学后,走入了与高中截然不同的方向。图|受访者提供

儿子出事后的12日晚上,杨广昌先是接到妻子的电话。他不敢相信儿子离去,反复追问,“是不是受伤了?是不是还在抢救?”最开始他定的高铁票,被妻子责骂太慢,转而连夜包车到广州,买了最早的航班飞到南京,再转乘高铁到镇江。

一周以来,他和妻子居住在江苏大学对面一家名叫“乌托邦”的小旅馆。对于夫妻俩来说,他们不得不直面中年丧子的悲痛。但这个家庭被改变的远不止于此。孩子出事后的第三天晚上,杨广昌在微博上发出了关于儿子坠楼一事的信息,随即很快登上热搜,这也给他和家人带来麻烦。

他用“冤案”等充满情绪化字眼写就的信息,事后为他招来大量骂声。儿子离世一周后,坐在旅馆的床上,杨广昌一脸疲态。他解释说,自己最开始想得到关注弄清真相,放上了自己不打码的身份证就是为了表明清白和态度。但之后舆论发酵的程度超出他的预想。

他没想到,随着儿子在大学学习情况的披露,网上的评论里转换成他与校方之间对立般关系的骂战。不少江苏大学的学生或实名或匿名站出来,在网上指责杨家父母的行为。

在大量涌入的陌生评论中,夹杂对他们“利用网友同情心讹钱”的嘲讽,也有质疑他平静口吻发文是“团队操纵”,更有骂他“狮子大开口要200万赔偿”的,最恶意的语言甚至开始对儿子进行侮辱。

手机里的信息多到杨广昌看不过来,他挑出一些最在乎的回复过去。

围绕在夫妻俩身上最大的一个争议点是。他们一直在追问,为什么杨凯坠楼后,学校不立即通知当时还在校园内的黄敏霞,而是等到晚上将其带到酒店后才告知。黄敏霞从12日晚上九点多钟到第二天丈夫赶到之间,都不被允许走出房门。这让夫妻俩觉得学校的处理不人道,甚至涉嫌非法拘禁。

杨广昌说,他后来多次去校方警方沟通此事,得到的答复是,当时是出于保障黄敏霞安全的角度,怕她情绪过于激动。

10月16日上午,江苏大学接受紫牛新闻采访,就事件细节给予公开回应:杨凯坠楼后,校方联系了120和110报警。当时正值晚高峰,调派的法医需从城西的公安局穿城到城东的校区,调查确认身份后才由校方告知家长;杨凯的手机在事发后由警方取证带走,校方没有接触。在更换宿舍的问题上,江苏大学表示,直至事发,孩子也并没有更换宿舍,且在10月10日,杨凯母亲提出已和家人商量好,让孩子跟18级同学住在一起。

10月15日,江苏大学发布的情况通报。

目前,杨凯的遗体已经火化,并被父母带回老家入土为安。10月12日的那个傍晚,很难说清具体是什么原因让杨凯选择靠近卫生间的窗台。他还摘下了黑色的全框眼镜,放在半米高左右的贴着白色瓷砖的窗沿上。

那个黑色的三层双肩背包就放在卫生间的地面,里面装着一个大学生最常见的生活物品:一本紫红色封皮的《电工技术》和一本黄白封皮的《食品化学》,黑色的科学计算器和文具袋。钱夹里除了银行卡和社保卡,还有80来块零钱。

这些物件大多跟了主人有些年头,带着旧旧的使用痕迹,充电线也已经变脏发黄。整个书包里,只有一双咖啡色的棉绒拖鞋是崭新的,还印着棒球图案。那是母亲黄敏霞在那天上午特地买给他的,鞋底干净没有沾过灰尘,连26元的价签都还没来得及剪掉。

(应受访者要求,杨凯、黄敏霞、杨广昌、李元凌、刘媛媛、方明超、杨宗元、陈少宏均为化名。)

阅读下一篇

山东警方悬赏30万缉捕90后涉黑组织女头目

12月8日,警方发布一则通告敦促李桂圆投案自首,提供线索的最高奖30万!记者了解到,李桂圆为一涉黑组织的头目,出生于1990年,结过两次婚,此前被警方抓捕过两次!为了抓捕其归案,警方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