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21岁男生重置手机后坠楼自杀 母亲:想不通(2)

2020-10-23 09:39     网易

父亲杨广昌于10月14日从警方处拿到这部手机,摔碎的屏幕已经更换,机身后盖起翘与主体分离。家人原本想从手机中探寻到一些遗留的线索,但得知,手机应该是被孩子进行了恢复出厂设置的处理,出事前几乎所有的信息都被抹掉。

杨凯的部分遗物,崭新的拖鞋是出事那天妈妈买给他的。图 | 新京报记者 杜雯雯 摄

过去三年里,杨凯的人生几乎从踏入大学校园后便走向与过去截然不同的方向。在校方的通报中,这位原本应当于明年毕业的大三学生,是一位学习困难,需要母亲在校外租房陪读,学分修不够甚至不得不留级延毕的学生。

黄敏霞记得,大一上半年,儿子的学习还算可以,到了大一下半年她收到辅导员通知,杨凯四门功课没参加考试。儿子的理由是“可能考试会不及格。”

大二开学时,黄敏霞再次送杨凯到学校,被告知按照当时杨凯的表现,学校可能会劝退他。她还问儿子“是不是不喜欢这个专业,实在不行就不读了,回家重新参加高考。”杨凯拒绝了她的建议,并表示自己喜欢现在所学的食品质量与安全专业。

辅导员当时的建议是,杨凯的情况如果想继续读书,需要有家长陪读监督。从2018年9月开始,黄敏霞以每月600元的价格,租住在江苏大学一街之隔的水木阳光小区的一个房间中,直到今年春节前学校放假返回湖北老家。

但她并不是24小时都陪在孩子身边,为了补贴家用,她先是在小区里干保洁,每月有1200元左右的收入,去年三月份经房东介绍到江苏大学一个食堂的面条档口工作,每月能多增加五、六百块钱。每天早上六点多黄敏霞就需要到食堂上班,那时儿子还未起床,下班回到出租屋里,才会与儿子产生交集。

算起来,这是杨广昌第二次来到孩子就读的学校,第一次来还是大一时送儿子入校。过去十来年,他一直是家里的经济支柱,打工的地方遍及上海、合肥、无锡、常州,月收入五千余元。

他与儿子的沟通并不算多,见面也少,半个月左右打一次电话。通常是杨广昌主动打给儿子,隔着手机,两个男人的交流显得有些生硬,也不会聊到太深入的话题。据杨广昌回忆,儿子从未在电话中表露出自己在大学生活中的困顿。

他与儿子脾气相近,几乎没有强迫或是命令式地去要求孩子做什么。他曾建议杨凯去学一门乐器,或是练习一项体育运动,跑步打球都可以,“主要是持之以恒每天要去做。”

在父母的印象中,杨凯从小到大还算乖巧懂事,也受到老师喜欢。在上大学之前,杨凯的成绩虽然称不上拔尖,但也一直处于中上等。

杨广昌和张敏霞都觉得儿子的性格温和,基本很少会发生争吵,但是他脾气中还是有自己的倔,“如果你和他是温和的谈话,他也会顺着交谈,如果你是高高在上命令式的,他会有一点逆反。”

不出门的日子,杨凯的爱好是打电脑玩游戏,或是刷刷视频和直播。前半年因为疫情的关系,学生们大多在家上网课。湖北的冬天冷得僵手,两代人的卧室房间挨着,一般到了晚上九点多,他们便会提醒儿子该睡觉了。

除此之外,夫妻俩并没发现儿子有任何异常,一直以来杨凯也没有做出过什么太过出格的事情。在两人的印象中,他们没有直接和孩子聊过死亡的话题。但是初高中时,偶尔在电视上看到一些关于自杀的情节,母亲会带上一句,“人可以犯错,但是不能走极端,生命就这一次。”

直到今天,杨凯的父母对于儿子在大学里的具体人际交往不甚了解,也没有察觉到儿子在情绪上和心理上有明显的不同于以往的表现。在他们知之甚少的三年大学时光里,父母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个学期的礼拜五,儿子回来提前说要在周末和同学去附近的景点短途旅行,还要和同学聚餐,脸上满是高兴的表情。

在杨凯名为“勿忘名”的微信中,仅保留了57位联系人的名字。聊天记录全部被清空,无从得知他生前最后的时刻是否与人沟通。仅存的QQ列表里几乎展露了这位大学生20年来生活交际的全部圈子:初中、高中、大学同学以及游戏好友,也不过107人。

坠楼前杨凯重置了手机,QQ里留存下一些同学的联系方式。图 | 新京报记者杜雯雯 摄

出事后,他的一些大学同学选择沉默,甚少发声。在网络上只有零星的匿名帖子或评论,以他同班同学的身份述说他在大学期间的种种表现:比如他曾在一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考试现场,仅完成选择题作答后就交卷,面对老师质问以“不会”答复后便离开;或者是经常逃课、抄同学作业、通宵沉溺游戏。

一周以来,杨凯的事情数次登上新闻热搜,在一些学习群里,他被视为教育失败案例的负面典型,被评价为“无所事事、混日子、不堪一击,是现代大学生的耻辱。”

他的许多高中同学和好友在得知他坠楼的消息后,不少人在微信、QQ空间上给他留言缅怀。但更多的人对他大学生活的细节表示惊愕,不敢相信这是他们“曾经认识的杨凯”。

几乎所有受访的高中同学在评价对他的印象时,都提到了“聪明”。他曾经的同桌,也是为数不多的异性好友刘媛媛记得,杨凯走路很快,做作业也很快,数学时不时会考满分。他们最近一次见面是去年三月的同学聚会,刘媛媛并没有感觉到他与过去有何不同,依旧与同学们说笑。

他高中时期最好的朋友之一方明超,在今年的6月28日还在QQ上和他有过交流。三年的高中生活中,方明超认识的杨凯是一个“该做事做事,该玩玩,有分寸的人”。

朋友们普遍的感受是,杨凯的性格比较温和,和不熟悉的人话相对较少,不会主动去交朋友,但也是一个乐观的男生,与同学们相处融洽,是“能被开玩笑开得起来的人”,还曾因披着衣服的搞笑形象,被同学们调侃为“村长”。

大家的共同记忆中,没有听说杨凯有女朋友,为数不多的爱好是打游戏,大多为男生常玩的天天跑酷、植物大战僵尸、地下城之类,但高中时并没有因为游戏影响学习。那时他的成绩在班上大多是前五至前十左右的排名,2017年高考时554分的分数也远超当年的一本线。

只有1994年出生的表哥杨宗元在杨凯刚进入大学时,电话交流中偶然听他提起过一次,“要学的记的东西特别多,有点困难。”建筑工程专业毕业的杨宗元还开导他,“有困难很正常,尽力就好。”

阅读下一篇

山东警方悬赏30万缉捕90后涉黑组织女头目

12月8日,警方发布一则通告敦促李桂圆投案自首,提供线索的最高奖30万!记者了解到,李桂圆为一涉黑组织的头目,出生于1990年,结过两次婚,此前被警方抓捕过两次!为了抓捕其归案,警方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