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学21岁男生重置手机后坠楼自杀 母亲:想不通

2020-10-23 09:39     网易

(原标题:江苏大学男生坠楼:21岁的人生AB面)

一周以来,围绕他的争议和疑团并未因此消散。在旧日朋友的印象和网上流传的匿名描述中,他的人生在短短三年内被撕裂成截然不同的两段:一个是成绩优良、和善聪明的高中生杨凯;另一个则是旷课逃学、挂科留级的大学生杨凯。

10月11日,杨凯发出的最后一张图片,在此之前的500多天,他的朋友圈里只有单词打卡的信息。图 | 新京报记者杜雯雯 摄

长达534天的时间里,杨凯的微信里除了一日一条打卡英文单词的朋友圈,再未留下其他活跃的生活痕迹。他生前发出的最后一张图片,是一个逐渐消失在浓重迷雾中的模糊人影,正朝着一座悬空细窄的黄色木吊桥走远。

不知是隐喻还是巧合,这张图片对应的单词为vanish(消失)。次日的10月12日傍晚,杨凯以一种决绝的方式选择从世界消失:越过大学校园六楼的厕所窗户,坠落身亡。

家人试图找到杨凯的死亡真相,却发现无法准确归因,最后一刻压垮他的究竟是什么,只能从一些零散细节中寻到方向:比如,这个曾经高考554分的理科生几乎唯一的爱好是打游戏,进入大学后一度难以自束,陷入无法按时毕业的学业危机;以及这段时间,他正面临调换寝室新环境的人际选择。

一周以来,围绕他的争议和疑团并未因此消散。在旧日朋友的印象和网上流传的匿名描述中,他的人生在短短三年内被撕裂成截然不同的两段:一个是成绩优良、和善聪明的高中生杨凯;另一个则是旷课逃学、挂科留级的大学生杨凯。

家人从警方得到的信息是,孩子在校园内并未与人发生过激烈的矛盾冲突,也不存在校园霸凌或是他身处网贷之困。

父母很少听到他提起哪位大学好友的名字,只觉得他在大学与人交往大多是浅淡的、片段式的。在选择结束生命之前,这位21岁的年轻人重置手机清空信息,最大限度抹掉了外人探知他精神世界的可能性。

没有异样,没有征兆。母亲至今都想不通杨凯突然坠楼的原因。

儿子出事前的10月10日,44岁的黄敏霞从500多公里外的湖北老家赶来镇江的江苏大学。她原本是来处理儿子胶着中的学业问题——自9月7日开学返校后,杨凯已经五天没有出现在课堂。

五天旷课,是她到了学校才知道的情况。早在10月9日,她曾收到杨凯的同班同学发给她的微信:阿姨,杨凯今天没来上课。与孩子碰面后,她得到的回答是:因为脚后跟磨破了,以及一个用了很久的水杯摔坏了,心情不好。

过去几年里,这并不是杨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黄敏霞说,学校为了督促杨凯的学习,让他近期交一份学习计划书到学院并保证以后的学习态度,如果不继续好好读书,或将面临休学一年的决定。

10月12日下午,杨凯在母亲陪同下前往所就读的食品与生物工程学院。在那份用黑色签字笔手写的计划书中,杨凯规划了早上八点至中午十二点的行程:起床洗漱、操场慢跑、吃早餐、玩手机、上课、午饭后回教室预习。

杨凯10月12日写好的学习计划书。图 | 新京报记者 杜雯雯 摄

据黄敏霞回忆,当时在学院办公室里,两名辅导员、孩子的班长、学院的一位副书记均在场。杨凯口头承诺自己以后会好好上课,还主动询问了多久需要来汇报一次。黄敏霞觉得,儿子这次“是真的想改变了。”

2019年9月,杨凯因修不满学分跟不上同年级进度,从2017级转至现在的2018级继续学习。黄敏霞说,留级之后的期末考试儿子功课都通过了,成绩从60多分到80多分都有。

那天整个沟通过程中,黄敏霞觉得,前期大家的对话还算愉快,只有在谈到换宿舍的问题时,儿子的神情变了——2020年新学期入学,学院按照规定,准备将他的宿舍也更换到现在就读的2018级。

黄敏霞说,杨凯在办公室表达了自己不愿换宿舍的意愿,并称"想好好学习首先要改变我自己,不是环境所造成的。"学院最终的意见是,杨凯需要在一个星期之内搬到新的宿舍。

母子俩大约是在16时40分左右走出学院大楼。步行在校园里,黄敏霞先是询问儿子搬寝室是否需要她帮忙,得到“不需要,可以找同学帮忙”的答案后,她便让儿子在手机上帮自己购买次日返家的火车票。从镇江市回浠水县,通常需要先坐高铁到麻城,再转乘K字头的火车才能抵到,全程大约6小时,过去也都是由儿子在手机上帮她买好。

离开前,儿子告诉她有点累,想回宿舍休息一下,母子俩便分开。

在那之后,黄敏霞先后给杨凯拨打了13个电话,均无人接听。那时她并未多想,只觉得儿子可能是因为搬宿舍的事情不太高兴,情绪不好。直到当天夜里,她才得知这些电话未能接通的原因:儿子在与她分开后,独自前往食品学院对面的主A楼,并于17时03分左右从6楼卫生间的窗户一跃而下。

杨凯从图片右侧的江苏大学主A楼6层卫生间坠亡。图 | 新京报记者 杜雯雯 摄

在江苏大学10月15日发布的《关于我校一学生非正常死亡的情况通报中》,警方的调查结论是,杨凯系高空坠楼死亡,排除他杀。

事后,黄敏霞想起,在与儿子最后见面的那个下午,他们还曾在三食堂旁边的水泥花坛边小坐了一会儿。那时接近饭点,看见校园里同学往来,黄敏霞唠叨了几句,“你看同学们都穿着浅色的衣服,你喜欢白色还是浅蓝色?”

临走前,她还担心儿子生活费不够花,并在起身后主动拥抱了一下儿子——这个拥抱,也成为母子俩人生最后的永别。

这部黑色的vivo手机,是杨凯纵身跃下时放置裤子后兜中的随身物件。

阅读下一篇

四川女子与表哥维持长期不正当关系,客厅私会被丈夫发现

10月22日,据潇湘晨报报道,四川省盐源22岁女子杨娟(化名)报警称,自己的丈夫失踪多日,家人在周围寻找未果,请求警方介入调查。经过警方2天的侦查,将杨娟以及其表哥韩石(化名)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