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让毛主席震怒的离奇大案,18年后他亲自下令:必须破案(4)

2020-12-27 06:10     网易

从白姓青年所说的时间上推测,正是案发那些天。

得而复失,几落几起,侦办组的心情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他们火速提审了白姓青年,问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你家黄包车是什么号码?”

“300196。”

听到这个号码,侦办组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居然和旅馆小伙计说的号码只有最后两个数字顺序不一样!

旧上海的黄包车

接下来就简单了,侦办组马上抓捕了他的表哥——吉家贵,从他家里搜出了装金条的箱子。

案情终于真相大白,原来当年吉家贵借了黄包车作掩护,找了两个同伙专门借拉人之际打劫,没想到第一次就劫了交通员梁壁纯,三人每人分了四十两黄金,从此金盆洗手,当起了老板。

另一名案犯刘阿古也迅速落网,公安人员从他家里搜查出大量黄金饰品,自然就是劫来的黄金打造的。

最后一名案犯庄克也查清了,没想到居然还是一名抗日志士。

原来庄克去混了青帮,后来受上海大青帮头子杜月笙的指派,加入戴笠的抗日别动队,与日寇作战时牺牲了,被国民政府追认为烈士。他分到的黄金只剩下一半在他母亲那里,其他的已经不知去向。他母亲分文未动,侦办组一找上门就上交了。

最后,案犯都受到了应有的法律制裁。吉家贵、刘阿古被执行枪决。梁壁纯被判十年有期徒刑,但政府对他宽大处理,几个月后就放出来了。最幸运的是白姓青年,由于他的重大立功表现也被释放出来,还给他安排了一个看大门的工作。

至此,这桩盘踞在毛主席心头18年的离奇悬案终于成功告破。当今天的我们穿越光阴再次重温案情的时候,不得不感慨这桩案件侦破的过程是如此荆棘载途、千回百转,也不禁由衷地钦佩当年侦办此案的蒋文增、徐立鼎、胥德深、邬泓四名同志是如此富有智慧、百折不回,或许,是冥冥之中那些牺牲了的革命先烈们在默默庇护他们吧......

阅读下一篇

朱元璋让小舅子当大官,小舅子跪下哀求只求留命能每天喝酒就行!

朱元璋让小舅子当大官,小舅子跪下哀求:只求留命能每天喝酒就行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当年跟随朱元璋南征北战打下明朝江山的那些功臣,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善终的。那些最终得以善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