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让毛主席震怒的离奇大案,18年后他亲自下令:必须破案(3)

2020-12-27 06:10     网易

正当侦办组一筹莫展之时,一次无心插柳的饭局却使得案件突然又有了转机。

原来,有一天当地的部队领导请侦办组吃饭,饭桌上几人无意间聊起此事,一旁的一个厨子突然开口问道:“有一家保安团开的内部招待所你们查过了吗?”

侦办组连忙问道:“什么内部招待所?”

厨子说道:“那家内部招待所专门招待熟人,我还在那里掌过勺。”

侦办组顿时眼前一亮,还有这样一个招待所!

侦办组连忙着手调查起来,原来,此地原有1个保安团,虽然现在保安团不在了,但许多档案资料都还保存着。侦办组从中发现了招待所账本,更为关键的是,账本上还有住宿记录!

侦办组紧张地翻查住宿记录,终于,他们将目光死死锁定在一条记录上。

记录显示,有一名叫“梁壁纯”的人在此住宿,身份为上海“祥德源”药号的药工,来此地采购药品。

1931年12月3日当晚

侦办组直扑上海“祥德源”药店,可惜药店已经倒闭,他们找附近的住户打听,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爷说这家药店确实有过一个叫“梁壁纯”的药工,好像有一天突然失踪了。

失踪?难道是拿了黄金潜逃了?看来这个梁壁纯有重大的作案嫌疑。

侦办组非常聪明地从药店曾经的员工那里找来了一张店员聚会的照片给刘志纯辨认,刘志纯一眼就从照片中认出了梁壁纯就是当年那名黑衣人。

终于确定了第7名交通员!

付出这么多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侦办组全体人员都异常兴奋。

当他们冷静下来后,发现又一个难题来了,如果是梁壁纯作的案,现在十有八九他已经改名藏匿起来了,又去哪里找这个改了名字的梁壁纯呢?

侦办组了解到梁壁纯是嘉定人,立马赶赴嘉定。

民国时期上海药材店复原图

侦办组请当地公安召集当地的药材店老板,看看有没人认识梁壁纯。结果这些大大小小的药材店老板聚在一起,居然没有一个人认识。快要散会时,突然来了一个老头,脾气还挺大,嘴里念叨:开药材会,怎么也不派人通知我老爷子?

原来老爷子叫陆积福,是当地药材界的老前辈了,有人告诉他是公安查案,打听一个叫梁壁纯的人。

陆积福一听就笑了,这不就是我徒弟吗?

侦办组大喜过望,连忙向老爷子问询,终于问到了梁壁纯的老家。

再赶到老家那一看,又傻了,梁壁纯早已经搬走多年了。

侦办组又耐心打探消息,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他们终于又打听到梁壁纯丈母娘死的时候,他老婆来过一次,通过这条线索,几经周折,侦办组终于查到梁壁纯现在就在上海浦东洋泾镇做生意。

终于找到了!

但当侦办组兴冲冲地赶到他家,不禁大吃一惊,心中一阵阵发凉。

原来梁壁纯开了一个小钟表铺,现在居然是一副穷困潦倒的样子,家里也是破破烂烂,哪里有一丁点发了横财的模样?

侦办组连忙盘问起他来,梁壁纯先是一愣,他没想到这么多年组织居然还能找到他,他接着苦笑一声:你们把我家外砌灶台的砖头扒开,里面有一个陶瓷药罐,药罐里有张纸条,一看就你们就明白了。

侦办组满腹狐疑地依言而行,发现药罐里面却是两封信,梁壁纯面对他们不解的神情,开始讲述18年前的那桩令他一辈子刻骨铭心的往事……

18年前, 梁壁纯顺利交接后带着铜箱子来到上海,刚下了码头就坐上一辆黄包车, 黄包车在经过一段上坡路时,突然冒出来两个人来帮忙推车,其中一名推车人突然掏出一块布往他口鼻一按,他只感到一阵头晕,就不省人事了。等他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一家旅馆,铜箱子却不翼而飞了。他心头一阵慌乱:完了!被打劫了!丢失了箱子他无法和组织交待,恐怕是要掉脑袋的,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携带全家跑路了。

但梁壁纯毕竟是从事地下工作的交通员,心思比较缜密,他担心将来组织万一追查到他,他一个人百口莫辩,就请旅馆老板为他写了一个证明,证明自己是被人弄晕了带进旅馆,从而从侧面证明不是自己私自携箱潜逃了。

听完供述,侦办组的同志犹如被一盆凉水浇了个透心凉,凭借多年的刑侦经验,从梁某当前境遇结合他供述时的神情和所说的内容来判断,此事十有八九是真的。从没想到此案竟然如此曲折诡秘,人海茫茫,仅凭这一点线索,现在又要到哪里去找劫走金条的人呢?

侦办组思来想去,没有别的法子,只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请出解放前的老刑警帮忙,可也没有什么收获,毕竟这件劫案当年就没有人报案,所以没留下一点儿蛛丝马迹。

就在这时,当年梁壁纯被麻翻时的旅馆小伙计又提供了一个有意思的线索,他说自己做了一个梦,梦见送梁壁纯到旅馆的那辆黄包车号码是300169。

晕!做的梦也能当真?

侦办组仔细分析了一下,也说不定,因为这名伙计很有可能在那天见过这个号码,这些天都在回想侦办组问的问题。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睡梦之中以前的记忆突然被唤醒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侦办组查了这个号码,发现这辆黄包车原来属于一个舞蹈学校老板的,但他一向是个正经的生意人,不可能去抢劫,线索再一次断了。

民国时期的上海警察

几个月的辛劳就此打了水漂,就在侦办组山穷水尽之时,也许老天爷也想帮他们一把,忽然前几天来参加案情分析会议的一名旧社会留用的民国老刑警带来一个重要消息。

原来,上海提篮桥监狱关押了一名因强奸罪被判十年有期徒刑的白姓青年,这名白姓青年突然有一天对看守的狱警说,自己知道一个黄金劫案的线索,如果说出来能不能减刑?

狱警回答他,要看是什么案子。

他就说自己有一个表哥,平时都靠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糊口,有一天突然来自己家里借黄包车出去了几天,后来突然就发达了,开店做了老板。

阅读下一篇

朱元璋让小舅子当大官,小舅子跪下哀求只求留命能每天喝酒就行!

朱元璋让小舅子当大官,小舅子跪下哀求:只求留命能每天喝酒就行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当年跟随朱元璋南征北战打下明朝江山的那些功臣,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善终的。那些最终得以善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