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美国现在的“愤怒”很没道理

2020-10-13 09:33     侠客岛

【侠客岛按】

前段时间,联合国迎来75周年系列纪念活动,多国领导人发表了讲话。毫无疑问,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国际体系依然是世界多边主义外交的重要舞台。

近年来,个别西方国家鼓吹的保护主义、单边主义严重挑战经济全球化和多边主义,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本应让世界更加团结一致应对病毒挑战,但事实是有的国家甩锅、拆台,让全球抗疫举步维艰。

怎么理解“后疫情时代”的全球性问题?我们与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展开了一番对谈。

郑永年:美国现在的“愤怒”很没道理

郑永年(图源:网络)

1、侠客岛:国际组织是近代产物。在联合国成立之前还有“国际联盟”(下称“国联”)。对比一战后成立的国联,您如何评价二战后成立的联合国?

郑永年:成立国联的初衷是好的,当时国际纠纷太多了。从历史看,近代意义上的“国家”是从欧洲产生的,两次世界大战都是主权国家间的战争。在国际政治中,主权政府是最高政治实体,不存在高于主权国家之上的权威。为了协调主权国家之间的利益纠纷,达到遏制战争、实现和平的目的,国际联盟、联合国这样的国际组织应运而生。

为什么国联没有运作好?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当时国联内部没有民主公平。大国(战胜国)往往起主导作用,小国则是依附大国“搭便车”。国联解决不了初衷和实效之间的矛盾,最终成了帝国主义的工具。加上国联内部列强间的矛盾,注定了它的消亡不可避免。

阅读下一篇

【图说“十三五”】新型城镇化建设有力有序推进

“十三五”时期,我国新型城镇化建设坚持以人的城镇化为核心,更加注重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更加注重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更加注重环境宜居和历史文脉传承,更加注重提升人民群众获得感和幸福感。2019年,我国城镇常住人口达到8.48亿人,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6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