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国自白:我封印了游牧民族的侵略性,你宋朝却打开魔盒自取其辱

2020-11-04 14:57     360kuai

宋朝为收复燕云十六州,于宣和二年(1120年),与金国签订海上之盟,南北夹击,合作灭辽。

对于宋朝的决定,辽国也先后派出使臣前来游说,"今天大宋图一时之利,弃百年之好,结豺狼之邦,日后会大祸临头",辽使的话很直白,指出宋朝不懂唇亡齿寒的道理。为了让宋朝清醒,辽国甚至屈辱地将宋辽兄弟之国降为伯侄之国,辽国甘愿自降身份当侄子。

但是,宋朝拒绝了辽国示好,铁了心与金国结盟,成功灭掉了辽国。而宋朝,也为自己的错误选择,付出了历史代价,两宋皆亡于外族:北宋亡于女真,南宋亡于蒙古。

纵观历史,在中国所有的游牧民族之中,契丹族是最温和、最不具侵略性的一个民族,也是我国历史上古老的民族,最早出现于4世纪,至14世纪中叶以后,契丹一词不再出现于史书,历经1000年。

有一种比较流行的观点说,契丹人是游牧民族中最不能打的民族,相比于女真、蒙古等民族的侵略性,契丹族就友善得多。

契丹之所以友善,这是因为它是第一个将广大的北方地区各民族全部统一起来的国家,第一次打破了长城的阻隔,进入汉区,将北方的游牧民族经济与长城以南的农业经济结为一体,走上了农牧结合的发展道路。在国家治理方面,大量吸纳汉族文化和采用汉制,以"因俗而治"的民族政策,很好地缓和了国内民族矛盾,百年不再征战,成了一个文明又和平的国家,其侵略性自然不强。

匈奴、突厥、柔然、蒙古等草原民族,既强大,但又很脆弱,它们都是一种部落制国家,以一种落后的游牧方式来治理国家,这种国家或部落都非常不稳定,遭受一些外力的冲击就会四散灭亡。但是,契丹人建立的辽国,却与匈奴、突厥、蒙古等民族不一样,大量吸纳汉族先进文化,成了一个文明帝国,享国运218年,除了后世的满族,其它游牧民族建立的大统一政权国祚都比较短暂。

更重要的是,辽国疆域东到日本海,西至阿尔泰山,北到额尔古纳河、外兴安岭一带,南到河北中部的白沟河,国土面积达到了489万平方公里,远远大于北宋的280万平方公里。在辽国境内,还有奚族、阻卜(蒙古草原诸部)、女真、室韦(东胡)、渤海等少数民族,这些民族都是能征善战的马背民族,在历史上经常南下劫掠,是中原王朝的噩梦。

但是,自从契丹人建立了辽国之后,整个北方的游牧民族侵略性,都被辽国给压制住了。辽国作为蒙古草原上第一个文明帝国,很好地将星罗棋布的部落整合在一起,保证了整个北方的稳定,使得各个游牧民族不再为了生计南下劫掠。

此时的辽国,对于中原的宋王朝来说,就是一个能把游牧民族的侵略性给封印起来的"友好国家",使得宋朝北境不再受困于边患。宋朝不但不应该把辽国视作敌人,还应该把它视作"战略盟友",帮助其压制国内的女真叛乱。

因为,相比于汉朝击匈奴、唐朝打突厥所消耗的财力,宋朝每年仅花数十万岁币,就还来了世界和平,无疑是最划算的。而且,宋朝还通过"榷场"贸易,从辽国赚回了大量的顺差,完全可以弥补岁币的损失。

因此,当女真人叛乱,宋朝就应该考虑辽国的哀求:"我国女真部叛乱,也是大宋所憎恶的。"这个意思可以理解为:北方草原的游牧民族,一直是中原王朝的心腹大患,现在宋辽为友好国家,我大辽帮你大宋把"大患"都给封印住了,使得他们不能出来给你大宋添麻烦,等于就是大辽帮你大宋戍边。如今,有一个"大患"不听话,我辽正要教训它,你宋却要帮它,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秦、汉、晋、南北朝、隋、唐等朝,都免不了经常被草原民族袭扰,根本就迎来不了和平曙光,即使有和平,短则几年,长则数十年,就连南北朝时的北魏鲜卑,同为游牧民族的它,也免不了被柔然袭击。但是,自澶渊之盟之后,宋朝却成功依靠辽国来压制游牧民族的崛起,享受了难得的百余年和平,这在历史上是仅此一例。

就算女真崛起不可避免,宋朝也应该采取相互制衡的策略,让契丹与女真斗个你死我活,既可以扶持女真对付契丹,又可以帮助契丹压制女真,谁快要灭亡的时候,就顺势拉它一把,保持二者的力量相对均衡,让它们都无力南侵。

但是,宋朝为了一己之短利,放弃了长远的利益,错误地联金灭辽,亲自打开了封印游牧民族战斗力的"潘多拉魔盒"。最终,北方草原的游牧民族,犹如不被束缚的脱缰野马纷纷崛起,先是女真,后是蒙古,让两宋自取其辱。

契丹相关:

《辽朝痴迷"海东青",不惜逼反女真人,背后竟有如此深刻原因 》

《契丹人强调自己不是蛮夷,与汉族一样,也是轩辕黄帝后裔 》

《辽朝以"中国正统"自居,称宋朝为"汴寇",其底气来自哪儿?》

《 晋辽大战:军事上明明可以吊打契丹,后晋为何被契丹给灭了呢? 》

阅读下一篇

一代名相狄仁杰,为何只是区区三品官?

狄仁杰的三品已经是宰相了,和后世明清时代一品才是顶级高官不同,在唐朝宰相也只是享受三品待遇。一品二品则大多是崇高的虚衔。 在唐朝,宰相一般要加同中书门下三品或者同中书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