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红颜芈月,如何草根逆袭,成历史上第一位太后?

2020-11-01 06:59     360kuai

她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临朝称制的太后;她是压制语文课本大魔王--秦昭襄王长达36年的超级女强人;她甚至还被怀疑是秦皇陵兵马俑真正的主人。

史书把她记做芈八子。八子,是她入秦时的封位。说是封位,其实地位极其低下。至于全名,无人知晓。

卑微出身

芈八子的出身卑微,究其根源,是春秋战国时代盛行的媵妾制导致的。为了保证联姻之国的血脉得以延续,诸侯媵嫁,女方须有妹妹及兄弟之女随嫁,再请两位同姓诸侯之女,也须妹妹及兄弟之女随嫁,合计九人。

这样,即使其中某一位亡故,也能有同宗的女子继续绵延香火。而芈八子,正是那九人中身份最卑微的一个。

在等级制度森严的先秦,身份卑微的人生注定会充满艰难。然而失之桑榆,得之东隅,正是因为芈八子家地位太过低下,所以她的母亲改嫁了,然后芈八子有了一个名叫魏冉的弟弟。也正是因为有了魏冉,在芈八子成为宣太后的打怪升级道路上,平添了一个强而有力的臂助。

但是,刚刚随嫁到秦国的芈八子,还什么都不是。

纵观历史上豪横的"大女主",或者国君早逝,如刘娥;或者新君暗弱,如吕雉;更兼而有之,如慈禧。而芈八子面对的,却是正当壮年的嬴驷,秦国的第一位王。

秦国自孝公商鞅变法以来,内修政理,外逐强敌,边陲之地的秦国逐渐强大,至嬴驷而得以在龙门称王,史称"秦惠文王"。

芈八子的丈夫

嬴驷在孝公和商鞅的影响下,具备了国君最优秀的品质--理智。即位之初,嬴驷便车裂商鞅,以维护自己的权威,但仍继续奉行商君法,使国力持续加强。向东,与三晋休兵言和,凭借极其卓越的战略思想,以蒲阳、曲沃等地,换区魏国河西,使大河从界河变为内河,为秦国后来东出一统,提供了绝对优势。往南,则大胆启用小将司马错,经略巴蜀,使天府之国成为秦国最稳固的大后方。

面对如此强势的国君,芈八子除了仰慕,更多的还是畏惧。臣伴君王羊伴虎,自古皆然。

于是,嫁入秦国的十六年间,芈八子一直如履薄冰、谨小慎微,就算接连生下三个儿子,仍是在自己八子的位置上盘桓。

然而即便如此,芈八子却仍然难免被卷入后宫之争。当时秦太子嬴荡一味好勇斗狠,不得惠文王欢心,反而是芈八子的长子嬴稷,在秦惠文王眼里,颇有帝王之气度。但彼时,现实早已不允许嬴驷动易储的心。

常年勤于国政,使秦惠文王积劳成疾,不久便溘然长逝。

前往燕国为质

太子嬴荡继位,便是后来的秦武王。

芈八子还没从先王辞世的打击中清醒过来时,新君的一纸诏命,便将芈八子与嬴稷遣往万里之外的燕国为质。

春秋战国,诸侯互遣质子本是平常,可如今诏令急切,总透着一丝不寻常的意味。芈八子知道,是后宫那位惠文后,开始报复自己。

芈八子出身楚国,惠文后出身魏国,两国文化本就天差地别,常在宫闱,多有龃龉。自芈八子生下嬴稷之后,二人的关系更加恶化。惠文王的偏心,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而今一朝得势,惠文后自然要痛下杀手。

芈八子与嬴稷随着出使燕国的队伍,踏上了渺茫的未来。

大魔王此时尚未孵化。

然而造化弄人。继位不久的嬴荡,一改惠文王时期稳中求进的大政方针,频繁征伐,攻宜阳,定三川,打开了秦国东出的局面。

然而刚愎自用的缺点也在此时要了他的命。攻克宜阳之后,嬴荡来到周王畿,当年楚王问鼎中原,而今的秦王,也跃跃欲试。

只不过天生神力的嬴荡自然不屑于只耍耍嘴皮子,为了彰显秦国的实力,提升士气,嬴荡决定亲自举鼎。可惜意外陡然而至,大鼎砸到了嬴荡的膝盖上,当日便一命呜呼。

芈八子的人生轨迹开始改变。

争权之路

嬴荡的突然离世,又无子嗣,这迅速引起了秦国国内恐慌,幸有惠文王的弟弟嬴疾在乱局中力挽狂澜,戡平内乱,又得魏冉从燕国迎回芈八子和嬴稷。站在咸阳城外的芈八子知道,春天要到了。

朝中有老成持重的嬴疾拥戴,还有自己的弟弟魏冉打点各方关系,在外有交好的赵王扶持。此时的芈八子,可谓阔绰。

惠文后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毙,她当即扶植公子壮为王,可在号称"智囊"的嬴疾和骁勇善战的魏冉面前,完全不够看。不出数年,内乱平靖。

芈月与义渠君

秦国再次回到了发展的正轨上。而此时的西边,一位放荡不羁、高大威猛的帅哥把目光投向了咸阳。

函谷关外,秦军焦头烂额时,义渠王觉得,自己的机会到了,于是收聚部族,准备与秦军刀兵言欢。

土地不重要,他就是馋芈八子的身子。

义渠提兵来犯,芈八子此时表现出异常的爽朗,将义渠王邀请入宫,筵席之上,两人推杯换盏,眼角含春。一时间,天雷勾地火。

义渠王不出所料留在了咸阳,芈八子还为他筑造甘泉宫。随着两个孩子呱呱坠地,外人看来,两人正是蜜里调油,你侬我侬。

朝堂之上,列国之中,唾弃者有之,讥讽者亦有之。

芈八子的豪放,世人其实早已知晓。

芈八子主政之初,韩、楚交战,韩国遣使臣来秦国求援,朝堂之上,芈八子竟毫无顾忌打着比方:

妾事先王也,先王以其髀加妾之身,妾困不疲也;尽置其身妾之上,而妾弗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

翻译过来就是:当初我服侍先王时,先王把大腿压在我身上,我便感到身体疲倦、不能承受。而当他把整个身体都压在我身上时,我却并不感觉到沉重。是因为这样对我有好处。

而秦国要帮助韩国,如果兵力不足,粮草不济,就无法解救韩国。解救韩国的危难,每天要耗费数以千计的财物,这对我和秦国又有什么好处呢?

芈八子拒绝韩国的求助,但是用的是"房事"来举例,虽然有些不妥,但话糙理不糙。她巧妙拒绝了韩国的求救,解决了一桩外交难题。

如此公然"开车",秦国上下早已见怪不怪了。

后世无人知晓,义渠王与芈八子究竟是如何看对眼的,两人就这样相互扶持,走过了数十年岁月。

可当34年后,秦国强敌环伺的窘境不复存在,而义渠国仍在后方不时侵扰时,芈八子终究还是对义渠王举起了屠刀。

权力与爱情的碰撞,向来都是如此结果。出于对国家的责任,以及对自己儿子的维护,芈八子最终还是将感情排除出局。

那一刻,她像极了年少时她眼中那个冷血的嬴驷。

当权者的爱情,或许不能称之为爱情,甚至无法确定是否存在过这样复杂的东西。三十余年间,芈八子一直以一种强势的姿态屹立在秦国最顶层。启用魏冉,攻伐强齐;发掘白起,成就战神。在南重用李冰,筑都江堰遗泽千年;在西迷惑义渠,收河套而定后方。

后世的大魔王嬴稷长期被压抑,甚至干出拿城池换和氏璧、冒天下之大不韪囚禁楚怀王的荒唐事。可这些,最终都能被芈八子一一化解。

为政数十年,列国之中,举朝上下,尔虞我诈,芈八子表现出游刃有余。而作为国君的嬴稷,心不甘情不愿,任由母亲和舅舅纵横捭阖,自己却仿佛一个傀儡。

退还权力

直到一个名叫张禄的人入秦,嬴稷的心再也无法平静。

这一年,因五国伐齐获益极大,秦相魏冉的权势再次水涨船高,在位三十多年的嬴稷终于忍无可忍,决心要铲除以魏冉为首的外戚,把权力从母亲手里夺过来。

张禄则适时地出现在他面前,为嬴稷出谋划策,一举成名。张禄另一个为人熟知的名字,叫范雎,后世秦朝一统天下的根本政策"远交近攻",自他而始。

年岁渐长的芈八子顺水推舟,回到甘泉宫过起了"退休"生活,闲来无事,还找到一个名叫魏丑夫的伶人,聊以消遣。

不久之后,便魂归九泉。一生跌宕起伏的宣太后,为维护秦国操劳半生,也为维护自己的儿子忍辱负重,而她的曾孙就是千古第一帝--秦始皇嬴政。嬴政统一全国基业少不了芈八子的力量。

在芈八子的岁月画上句号时,是非功过,只留待后人评说。

阅读下一篇

这皇帝当得憋屈:替老爹背黑锅,刚登基就被囚,最后死于一场游戏

身为北宋最后一个皇帝,宋钦宗可以说是中国古代最憋屈的天子,背了靖康之耻的黑锅上千年。运气也实在不好,岳飞屡次要“直捣黄龙”,把宋钦宗接回来,都因为宋高宗横加阻挠没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