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均绩效16元!安徽一医院10名儿科医护联名要求转岗

2020-09-26 03:22     健康时报

安徽一医院10名儿科医护联名要求转岗,儿科建设为何如此难?

(健康时报记者 赵萌萌 王楠)9月17日,安徽省宿松县人民医院儿科10名医护人员,以科室名义联名打报告,要求集体转岗。

报告书写道,安徽宿松县人民医院儿科医护人员提出转岗主要原因是绩效奖金太低,收入太少。7月份儿科绩效奖金1.0系数只有498元,平均每天只有16元,而行政后勤是2600元。

一般而言,医院行政后勤的奖金,是按照医院平均奖金水平来计算,在全院应该是中等水平。如果医院平均绩效是2600元,而儿科只有500元的话,基本上,儿科绩效奖金应该是全院垫底水平。

9月24日,宿松县人民医院在官网作出回应,医院按绩效考核方案测算七月份儿科绩效奖励前所未有地为负数,考虑到儿科疫情防控期间及儿童疾病发病的季节性因素等,决定给予儿科绩效考核分配政策性倾斜,并就实发绩效作出调整。调整后今年七月18名儿科医护人员实际发放人均奖励性绩效为1500元。

虽然宿松县人民医院儿科医护人员的问题解决了,但目前全国各医院儿科医护的工资待遇低、工作强度大依然是常见现象。

为什么儿科工资待遇低?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七医学中心附属八一儿童医院院长封志纯在接受健康时报采访时指出,“儿科医生的收入常常还不到其他科医生的十分之一,这其中有很多原因。就拿口服药来说,成人一天需要吃4~6片,而有的药没有儿童剂型,是把成人药片掰开,一个孩子一天可能只吃成人剂量的几分之一。因此,按经济收入核算,传统的儿科效益都不好。”

“此外,儿童患病有一定的季节性,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特殊的影响,大家的防护意识变强了,外出给孩子佩戴口罩和日常勤洗手,也对流感起到了较好的防护效果,所以导致儿科效益‘雪上加霜’。” 封志纯院长解释道。

阅读下一篇

敦煌公安退还“陷阱厕所”36名受害人拖车费,共计11440元

“敦煌发布”微信公众号9月25日消息,近日,网曝“陷阱厕所”一事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敦煌市公安机关将“陷阱厕所”立为刑事案件侦查,及时公布报警电话、举报邮箱,多渠道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