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仪懊悔少年时染恶习,致使四个妻子守活寡

2020-10-19 14:54     正坛说史

第一节 末代皇后之死

异样的伪满洲国政权,带来了溥仪异样的家庭。

无疑,一个和谐的“安乐窝”,可以给人以温暖,甚至可以称之为逃躲“乱薮”的避风港。反之,怪诞的家庭也可以造成怪诞的心理。

溥仪的一生,畸形的心态始终与他相伴。家庭,自然是重要因素……

在伪满洲国的几年间,由于与溥仪接近颇多,我有幸了解或接触了溥仪的四位妻子。

溥仪的这几位妻子,依我之见,她们都不过是封建制度以及溥仪充当日本傀儡生涯中的“殉葬品”。

在溥仪前半生的四位妻子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得算是末代皇后——郭布罗·婉容。

溥仪懊悔少年时染恶习,致使四个妻子守活寡

溥仪

她出生在北京,是满洲正白旗郭布罗·荣源的女儿。确切地讲,她名叫婉容,字慕鸿,恰与溥仪同岁,都属“马”。可以说,这位末代皇后的一生都是悲惨而且值得同情的,尽管她后来“堕落”了。

客观地来看,婉容的命运也正是腐朽的封建制度走向衰亡的一个真实缩影。

她有着自身的原因,但更主要的还是那个黑暗的社会使她走上了一条无可挽回的道路。

溥仪的不正常生活,也是使她从生理上的苦闷转向内心极度苦恼的重要原因。而溥仪的非正常心态,其实早在进入清宫不久就开始了的。后来,溥仪也曾懊悔地回忆说:

“在我刚刚进入少年时期,由于太监的教唆,我便染上了令人可恶的自渎行为。在毫无正当教育而又无人管束的情形下,我一染上了这个不知后果的恶习,就一发不可收拾。结果造成了心理上的病态现象。”

当他回忆当年大婚之夜的情形时,也曾直言不讳地坦白相告:

“在新婚的这一天,我感不到这是一种需要。婚后,我和婉容的生活也不正常,至于文绣和在伪满时另娶的两个妻子,更纯粹是我的摆设,这四个妻子全过的守活寡的日子。”

在伪满宫内,溥仪与婉容之间的不正常关系,我当时不是没有察觉,但以我与溥仪之间的关系,无论如何也达不到能够谈论这些内情的程度。从他的性格来看,如果不是特殊情况,他与谁也不会提及这些事的。甚至于,我隐隐约约猜测地知道了一点事儿,也不敢多问或多说一句。

阅读下一篇

三国中最好听的5个名字,尤其是最后一个,让无数女子暗许芳心!

三国演绎大家一定都有看过,今天老谢不给大家讲里面的内容,而是来说一说三国中的名字。在三国中有很多人的名字都是极其好听的,老谢我今天就整理出来了5个在三国中最好听的名字,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