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美国卡脖子卡到我们碗里了?中国要及早动手(4)

2020-09-21 10:04     《瞭望》新闻周刊

五是人才支撑力度不足。据了解,目前我国科研育种人才主要集中在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且年龄普遍偏大,企业商业化育种人才紧缺,年轻一代育种创新人才支撑尤显不足。雷振生举例说,其所在的小麦研究所最近每年只能招聘1人,前几年连一个名额都没有。而按现在的科研需求,每年至少需要新引进人才4~5人,这就使育种科研人员数量不足、人才断层。

六是国外种质资源管控越来越严。黑龙江省农科院克山分院的“国家种质克山马铃薯试管苗库”,承担着马铃薯种质资源基础性研究工作。该院副院长刘喜才介绍,目前苗库已收集国内外马铃薯种质资源2600多份,其中不少是有助于育种研发的国外野生种质资源。但近年来,国外对种质资源控制越来越严,获取国外种质资源越来越难,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国育种研发。

3 及早动手防“断种”

种子是农业的基石,现代种业是国家战略性、基础性产业。原农业部数据显示,中国种子市场初步预测价值超过600亿元。过度依赖进口种子,将导致我国不能掌握部分种子的价格主动权和市场话语权,不但可能给种植大户带来经济损失,更蕴含“断种”风险。

“没有优良的种子,不仅粮食安全保证不了,农业安全也可能被别人扼住要害。”这是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等多位专家的共同观点。他们认为,种业的竞争关系到整个国家、整个农业产业的竞争能力,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高科技战争。“农业安全很大程度上也表现为种子安全。一些重要品种如果过分依赖国外,一旦发生‘断种’,就会威胁国家农业安全。”朱启臻说。

近年来,我国现代种业体系加快构建,种业得到快速发展。但以生物育种技术为核心的全球种业科技创新日新月异,国外大型种业企业跨界重组日益加剧,强强联手抢占全球市场,我国民族种业仍面临严峻挑战。受访干部和专家建议,应尽早通过突破关键技术、创新体制机制和深化市场改革,提升育种技术和实力,确保我国种业安全。

首先,继续强化相应扶持。雷振生建议,国家对育种科研要加大长线支持,结合育种科研的周期,对符合相关标准和要求的项目给予长期稳定的政策支持,确保育种项目能真正“开花结果”。

其次,对严重依赖进口的部分品种设立研发专项。张慧建议,国家应对严重依赖进口的种子设立重大专项,引进专业人才,重点攻关,加速我国种业赶超国际先进水平的进程。

其三,加大力度保护我国的种质资源。面对目前种质优势越来越掌握在国外大型跨国企业手里的现实情况,刘喜才建议,对我国的优势种质资源加大保护力度,防止被国外获取。同时,加大力度保护已育成的新品种,保证种业良性竞争;对侵犯新品种权的行为加大惩罚力度,让违法者不敢再犯。

此外,理顺科企协作机制,改变育种机制与研发模式。专家建议,在现有的基础上进一步出台政策,打破科研院所和企业界限,建立完善科企紧密合作、收益按比例分享的商业化育种科技创新组织体系。

文 | 王建 宋晓东 周楠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阅读下一篇

大爷大妈国庆组团拦婚车要红包,当地警方回应

趁“十一”长假的结婚高峰期专门组团拦婚车要红包?这已不止是陋习问题恐怕还涉嫌违法!老人组团拦婚车要红包就算警察在场也不肯散?近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