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美国卡脖子卡到我们碗里了?中国要及早动手(3)

2020-09-21 10:04     《瞭望》新闻周刊

2 育种研发差距背后

刘鹏魁等业内人士认为,虽然国产种子研发能力逐步增强,市场占有率也稳步提升,但总体上和国外种业企业差距还是很大,反映出我国种业发展六个深层次问题。

一是原创性种质相对稀缺。尽管我国物种资源丰富,但许多地方品种正在快速消失。据第三次全国农作物种质资源普查(实施期限为2015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初步调查,在湖北、湖南、广西等六省份375个县,71.8%的粮食作物地方品种消失,其中不乏优质、抗病、耐瘠薄的特性品种,种质资源保护面临新挑战。记者从某水稻大省了解到,由于种质资源缺少有效保护,当地水稻地方品种已由1956年的1366个减至目前的80个,核心种质创制数量少,品种同质化问题严重。

二是国家对育种的长线支持力度需加强。雷振生认为,育种是一个长期工作,但目前育种项目支持大多是短期的,3年的项目就已经很少了,4~5年的国家重点研发技术项目更是少之又少。每年都要申请项目,既耗费时间,又影响了育种的连续性。“种质资源的培育不是一年就能结束的。如果项目资金支持不连贯,种子资源一旦丢失,便很难恢复。”

三是企业综合竞争实力不强,研发投入有限。相关调研数据显示,我国前50强种业企业年研发投入为15亿元人民币,仅接近原美国跨国农业公司孟山都公司的1/7。雷振生告诉记者,国内育种业利润相对不高。就河南来说,全省种子企业有几百家,但绝大多数都是小企业,一般企业很难做到潜心十年培育一个品种。个别小企业甚至到试验田中窃取其他企业或科研单位培育的品种用以仿造。

四是科研机构和企业缺乏有效协作,部分品种育种研发水平低,甚至存在空白。黄春峰说,国外种子研发多是在大公司,种子资源的收集源于百年积累,起步早、科研投入大。而我国商业化的农作物种业科研体制尚未建立,投入有限、基础薄弱,缺乏有效协作。技术、资源、人才向企业流动不畅。

一名水稻育种专家告诉记者,比如水稻育种,国际种业早已进入分子育种、工厂化育种阶段,我国部分地区仍以常规育种手段为主,靠眼看、凭手摸,分子标记开发与辅助选择、种间杂交与胚拯救、花药培养与遗传转化、基因编辑与分子育种等技术应用少。张慧说,黑龙江种植的胡萝卜、菠菜、长日照洋葱等基本上都是洋种子,这些品种的国产种子研发几乎处于空白状态。

阅读下一篇

大爷大妈国庆组团拦婚车要红包,当地警方回应

趁“十一”长假的结婚高峰期专门组团拦婚车要红包?这已不止是陋习问题恐怕还涉嫌违法!老人组团拦婚车要红包就算警察在场也不肯散?近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