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患者砍伤近8月的陶勇 左手仍未恢复触觉 新作《目光》即将出版

2020-09-16 10:31     北京日报

原标题:受伤近8月左手未恢复触觉,陶勇:若不做医生,我会去写小说

从鬼门关里逃出来后,陶勇医生再次穿起白大褂,回到朝阳医院的眼科诊室。

每次出诊,满楼道的鲜花,素未相识的人送来祝福,都成为他走出黑暗源源不断的动力。

但事实上,陶勇心里比谁都清楚:左手的“尺神经”断了,最多一处缝了四十多针,至今仍未恢复触觉,能否重回手术台,依旧是未知数。

“如果不能继续做医生,会做什么?”面对北京日报记者的问题,陶勇回答道,

“可能会去写小说。”

在陶勇看来,文字和眼科都有非常诗意和浪漫的一面——可以帮助我们,抵御黑暗的吞噬。

被患者砍伤近8月的陶勇 左手仍未恢复触觉 新作《目光》即将出版

文学照见世间善恶

1980年,陶勇出生于江西抚州南城县。父亲是检察院的一名检察官,母亲是新华书店的职工。

由于父亲工作比较忙,童年时的陶勇,大多数时间都“泡”在妈妈工作的书店里。“书店的书我都能看,这对我后来喜欢语文和写作有一定影响。”陶勇说。

小学三年级时,陶勇参加了一次作文比赛,写了一篇关于校园四季的作文,获得抚州地区一等奖。当时的奖品是一套日文翻译版的《十万个为什么》,这让他很受鼓舞,从此也激发了写作的兴趣。

在陶勇的认知里,文学是另外一个层面的治疗,让人去发现人世间的善与恶,美与丑。

从医之余,他会在个人微博上写一些随笔,记录自己与朋友、患者、热心博友之间的一些故事,分享生活中的点滴。

有一位患者叫小岳岳,十年前,几近失明的他在妈妈的带领下,找到陶勇。

由于小岳岳的眼底视网膜反复脱离,八年来,陶勇为其做了十次手术都未成功。

去年,陶勇和几位朋友尝试工程学的办法,专门为他设计制作了智能眼镜,让小岳岳重拾光明。

阅读下一篇

白岩松评鲍某某涉嫌性侵案:真相并不是大家想象当中认定的真相

白岩松评鲍某某涉嫌性侵案 几个月之前曾经在舆论当中沸沸扬扬的“鲍某某涉嫌性侵一事”,在本周有了最高检、公安部给出的详细调查结果。性侵未成年人的指控不成立,没想到这一个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