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13年没上班拿20万工资 多次举报自己无果后遭殴打家里被砸(6)

2020-09-05 02:56     北京晚报

“您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处理结果,您才觉得满意?”记者问他。他说,“希望我反映的问题能得到处理和答复,我被殴打、家里被砸的案子能破。不再发生报复事件。”

记者:您持续举报,是否会对您的社交关系造成影响,在零陵区还有朋友吗?

陈景云:朋友也有,但是有一些怕连累的人不想跟我接触了,毕竟我影响他的仕途和提拔,但是有一些退下来、退休的愿意和我接触。还有一些向我反映问题的,偶尔碰到我,他不愿意直接找我,也不愿意给我打电话,他知道我在哪里走路,碰到我了,给我打个招呼,说一些人的情况。他说还是支持我的,觉得我说的都是事实,但是他们很多人也是害怕的。

记者:您现在最担心的是您儿子吗?以后希望怎么安排儿子?

陈景云:我欠儿子的太多了。我现在有很多病,我最怕我突然死了,儿子没人管,他也会死在家里。我想有什么福利机构能够收留他,我死了也能安心一些。我也愿意拿一部分钱,把他安排好。儿子曾经好几次跑不出找不到人,如果我不认真找,他早死在外面了。我有时候觉得他突然死了也好,但我良心上过不去,我会更难过的,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嘛。他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是有责任的,我很忏悔。

记者:您这样持续举报“吃空饷”的问题,您不怕失去现在所有的收入吗?一旦没有收入,以后的日子怎么办?

陈景云:他停我的话要给个理由吧,给我一个书面答复。如果我私自吃空饷,按照道理早就被开除了。零陵区不止我一个人(吃空饷)。我可能一个月应该有七八千块钱,但是今年没发这么多,我每个月都拿到五千多块钱。六月份五千多好像发了的,但是其他的钱没领到。如果他们下文给我,我愿意带头,把这个钱退给国家。

阅读下一篇

七问迁徙象群,附遇象指南

原标题:七问迁徙象群,附遇象指南原本栖息在云南西双版纳的一群野生亚洲象,近日一路向北迁移,经普洱市、红河州、玉溪市等地,昨晚(6月2日)进入昆明市晋宁区双河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