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两伙人正欲火并,府邸真的闹鬼了?

2020-07-15 15:02     SOHU

原标题:魔道祖师之浮生情(六十)

蓝曦臣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刚才看到庄家那色眯眯的眼神,蓝曦臣就觉得胸口怒火中烧,好像自己最宝贵珍爱的东西被人给惦记了,恨不得把那人的眼睛给剜了,把江澄给藏起来,只有自己可看。

蓝曦臣被自己的想法怔住了,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占有欲这么强?可是……

蓝曦臣看着江澄腕间一片通红,眼底闪过一抹心疼和懊悔,嗫嚅着嘴,有些歉意地道:“抱歉阿澄,我失礼了。”

江澄揉着有些酸疼的手腕,“蓝涣,你说,现在怎么办?”现在他们出来了,庄家那边是不可能再去了。就算江澄想过去,蓝曦臣也不会同意,当然了,江澄也不会过去,想起庄家那恶心的眼神,江澄打了一个寒颤,心里一阵恶心恶寒,恨不得把他眼睛给挖了。关于这点,二人倒是出奇地一致。

“阿澄,我们晚上的时候,再跟着他们过去吧。”

江澄点头答应,现在这是唯一的办法,江澄也不想看到庄家那恶心的嘴脸。

是夜,江澄他们坐在津轩阁靠窗的位置,这个位置正巧可以看到对面的庄家,他们知道庄家已经招到道士,所以当他们看到对面楼门被打开,一群人背着家伙事儿走了出来,浩浩荡荡的走出镇子,江澄他们连忙拿起剑,翻窗下去,追了上去。

而江澄蓝曦臣没注意到的是,在津轩阁顶耧同是靠窗的一间雅间,有一名带着银色面具的白衣公子,看着下面浩浩荡荡的一群人,以及跟在后面的江澄和蓝曦臣,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手中的折骨扇慢慢打开,扇面画的一朵花骨朵,奇怪的是,花蕊只开了两瓣花,花瓣上各有一滴水滴,一红一蓝,极为诡异。

男子轻摇着折扇,“三毒圣手,泽芜君,我挺期待你们是如何查清三十多年前那桩冤案。”

那座府邸是在临淄的交接地点,说白了就是在郊外,一众人手持着火把照亮了这漆黑的荒山野岭,江澄他们隐了声息跟在他们身后,借着火光的光亮看清了四周,周围杂草丛生,江澄闻到了一股浓烈刺鼻腐朽的气味,捂住了鼻子,跟着蓝曦臣躲在杂草后面暗中观察。

前面是一座破败不堪的府邸,腐朽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那座府邸破败有好些年了,伫立在这荒山野岭外,是多么的阴森诡异。一众人站在这府邸前,门前支撑着的两根圆柱被腐蚀大半,屋顶也塌了下来,大门也有一扇倒了下来,只剩另一扇颤颤巍巍的支撑着,墙壁爬满了青苔,看起来有些恶心。

一阵风吹过,众人觉得背脊有些发凉,几个胆小的人见状,有些怯场,走在最前面有几分道士模样的男子道:“有点不对劲。”

众人听他这么说,后退了几步,在他身旁的一个青年道:“道……道长,听说这里经常闹鬼,我们……”

那道士一声冷哼,“我倒要看看是哪只鬼敢在这里兴风作浪,不过,我倒是好奇你们庄家为什么会要一块有问题的地皮。”道士眯着眼睛,眼底折射出来的冷光像是要把他给看穿了一样。青年被他那冰冷的眼神盯的有些发怵,“道长……我……这……”

青年话还没说完,道士接着道:“罢了,拿钱做事,不该过问的事我自然不会过问。”闻言,青年顿时松了口气,他真的害怕道士会再继续追问下去。

江澄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道这道士倒是有几分修为,一眼就看出那府邸不对劲。府邸四周笼罩着浓重的尸气和怨气,看来里面的东西,怕是不好对付。

这时,一声傲慢的声音响起:“呦,怎么不进去啊,害怕了吗?”紧接着,有十几个身着碧绿色衣饰,手持火把,腰间别着兵器的人走了过来,开口说话的,是走在最前面的一名男子,他们正是文家人。

庄家那边的人见是文家人,不屑地哼了一声,那男子继续道:“我说,要是你们害怕了,就直接交出地皮,省得我们动手。”闻言,庄家那边不乐意了,“地皮是我们花钱买来的,凭什么给你们,霸着别人的东西,你们文家人要不要点脸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动手!”文家人立刻拔剑将庄家人给团团围住,庄家那边慌了阵脚,“你们干什么!不是说好各凭本事?”

男人冷笑,“既然你们不愿意交出地皮,那我们只能用特殊点的手段了,到时候就说你们被野鬼吃了,哈哈,动手!”

躲在草丛后的蓝曦臣想要出去帮忙,却被江澄拉住了,蓝曦臣眼带疑惑的看着他,不管吗?江澄意示他别轻举妄动,继续往下看。

男子一声喝声,但文家人却没有动手,反而是一脸惊恐地看着他身后,脚不停地往后退,男子有些恼怒,“干什么你们!快给我上!”众人不理,男子怒了,正要发火,突然离他最近的一名弟子拉着他的衣袖,指了指他的身后,男子不耐烦地往后看,一阵阴风吹过,男子伸手挡了挡风,等他再次睁开眼,眼前的景象已经变了模样。

(文/泡泡国漫漫研社 九•落叶)

上一篇:魔道祖师:谁能驱邪禳灾,地皮便属于谁的

未完待续

微信订阅号:国创漫话(GcMh510)

阅读下一篇

搞笑段子:你还是第一个让我晕车的人

????? 每日一测,动脑不会老(答案在文章末尾!) 问:人在不饥渴时也需要的是什么水? 1、同学和女友感情挺好的,经常秀恩爱。后来他因犯事而身陷囹圄。面对哭成泪人的女友,他强装平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