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脱贫的贵州独山县,是如何欠下400亿元巨额债务的?

2020-07-15 03:55     观察者网综合

原标题:刚刚脱贫的贵州独山县,是如何欠下400亿元巨额债务的?

近日,一段视频将贵州一座刚刚脱贫的小县城——独山县送上了热搜。视频中的博主实地走访了独山县的标志性景点,包括号称拥有顶级硬件设施的独山县古风博物院、预估造价3000万的独山钟楼,及造价花费2亿的天下第一水司楼等,令广大网友啧啧称奇。

14日一早,独山方面发文,承认此前存在因盲目举债、乱铺摊子遗留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烂尾工程问题,将切实推进形象工程问题整改。

独山县虽小,确是地方疯狂举债的一个典型地区。它上一次处于全国舆论中心,还是在去年年底县委原书记潘志立受审的时候。他在2018年底被免职时,独山县欠下的债务已高达400多亿元,但当年全县财政总收入才刚过10亿元。不少网友因此惊叹:一个真敢借,一个真敢花。这些债务资金到底是怎么借来的?都用在了哪儿?未来又将如何还债呢?

一位引进干部留下的巨额债务

独山县隶属于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地处贵州最南端,与广西接壤,是贵州省乃至大西南进入两广出海口的必经之地,素有“贵州南大门”“西南门户”之称。虽然地理优势尚可,但因基础设施落后、工业底子薄弱等原因,独山县直到今年3月份才刚刚脱贫。

独山县地理位置/搜狐城市

穷则思变。2010-2011年,贵州分两批从江苏、浙江、山东、河北、重庆引进了12名优秀干部,其中就包括本文开头提到的潘志立。他于2010年7月跨省调赴独山县,担任县委书记。

潘志立有过多年主抓经济发展的经历,在来到独山县之前,他是江苏省海安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这让他颇有信心。他觉得到独山工作,人生像是“从终点又回到了起点——贵州现在走的道路,正是沿海一带十几年前的发展道路”。

于是,潘志立大刀阔斧推动改革,其中的重点就是实施全民招商引资,声称要“以最大的优惠、最优的服务和最实在的作风”迎接各方投资。为了借债,他除了宣传独山县的交通优势、政策优势外,还以政府信誉为担保,成立多个融资平台,高息吸引投资人。

独山县的融资平台到底有多少呢?该县新闻传媒中心2017年的一篇报道曾透露,全县共有融资平台公司36家,其中,总资产规模达到60亿元以上的有5家,30-60亿元的有4家,10-30亿元的有10家,10亿元以下的有16家。

这些融资项目对外宣称高效益,又以政府信誉为担保,很容易获得投资人信任。比如,2016年12月,独山县下司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与和瀚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合作,通过吉林东北亚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发行了“2016独山县下司镇基础设施建设”定向融资计划,募资用于下司镇的基础设施、道路施工等项目。该定融计划拟募资2亿元,收益率高达8.6%-10.3%。

一份独山县财政局出具的《应收账款债务人确认函》显示,独山县财政局承诺向上海和瀚金服公司提供担保,如果出现违约,“我局将负责赔偿因此给投资者造成的一切损失。”独山县人大常委会也曾表示,项目建成后,由独山县政府按照购买公共服务的方式向独山下司开发公司分年度购买,购买资金纳入财政预算。据一位知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像这样的政府信用背书的资管产品,几乎都是在潘志立任上发行的。

这种疯狂举债的做法,也曾多次遭到质疑和处罚。2014年9月,潘志立升任贵州黔南州副州长,兼任独山县委书记。但不到一年,他就因破坏山林修建高尔夫球场被免去黔南州副州长职务,2016年还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2017年,他因大肆举债,扶贫工作成果较差,作了公开检讨。直到2018年年底他被免职时,独山县债务高达400多亿元,绝大多数融资成本都超过10%。

这也就意味着,独山县每年光债务利息就超过40亿元。而当地的地方公共财政收入,从2004-2019年也仅从4730万元增至4.69亿元,不吃不喝也远远不够偿还利息。这些疯狂举债来的资金,都用在了哪儿呢?就用在了网传视频中那些恢弘华丽的建筑和景区了。

400亿背后的形象工程

400亿到底是怎么花的,相信看过视频的朋友都已有初步了解。这些大肆修建的宏伟建筑和景区,说一句“令人瞠目结舌”也不为过。

其中,位于独山县净心谷景区内,举债近2亿元打造的“水司府堂”,是当地最具有标志性的建筑。水司府堂于2016年开工兴建,是一座总建筑面积60000平方米,楼高99.9米,进深240米,共24层的大型全木质框架榫卯结构建筑,被称为“天下第一水司楼”。

“天下第一水司楼”/东方ic

附近多位居民表示,水司府堂被称为“独山版的布达拉宫”,工匠都是从湖北、四川等地请来的,但“因为发不起工钱,大约从2018年6月就停工了”。

阅读下一篇

山西一球队后卫自摆乌龙被门将杀害?警方回应

7月11日,山西省长治市公安局屯留分局下发通告,对一名重大刑事案件嫌疑人进行通缉。通告称,2020年7月10日23时许,屯留区麟绛镇体育馆发生了一起致两人死亡的重大刑事案件。经查,198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