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我做妓女已经6年了

2020-07-08 09:41     观察者网

孟加拉,是一个人口逼近1.7亿,幅员却不足15万平方公里的伊斯兰教国家,被联合国裁定为“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

同世界上绝大部分伊斯兰教国家一样,妇女,是孟加拉社会绝对的弱者。强奸、虐待、买卖妇女这些骇人听闻的行为,在一些孟加拉男人眼里就如同随地大小便一样“正常”。

一般情况下,在伊斯兰教国家,人均“卫道者”。每个政客、高层精英都是高贵的安拉使者,口号喊得山响,坚决抵制婚前性行为和性工作者——至少,表面是这样的。

但是孟加拉国却是少见的性工作者合法化的穆斯林国家,甚至近来有官员提出:任何人不得随意驱逐性工作者。乍一听起来,好像是人道主义熠熠生辉,可事实上这到底是对妓女本身的人权关怀,还是为男性欲望的发泄寻找出口?我们不得而知。

离孟加拉首都达卡不到90公里处,有一座“女人村”叫——坎达帕拉(Kandapara)。

坎达帕拉历史悠久,两百年前,这里的妓院运营就已经成规模化。没人说得清它的起源,只知道这里常年住着很多年轻的女人,通常以100-500塔卡(约合人民币10-50元)的价格,向流水般的男人提供性服务。

这个妓村由树枝、铁皮、残砖搭成,两对门之间是仅够一人通行的狭路,污水沟子里是丢弃的腐烂垃圾和成堆避孕套。

16岁,我做妓女已经6年了

©YouTube@The Guardian

©YouTube@Al Jazeera English

一个个没有窗户,密不透风,两三平米的小隔间里,住着一个个花枝招展,体态丰润,举止泼辣的女孩。人少的时候,大家就三三两两地扎堆扯闲篇儿,有人路过的时候,姑娘们立刻竞争哄抢,拿出十八般“武艺”留住客人。

女孩们穿着明媚鲜艳的纱丽,戴着几十塔卡的廉价首饰,画着浓且粗的上下眼线,眉心间点着一颗或红或黑的“痣”(Bindi),棕色皮肤配合着她们大笑大叫的个性,显得很有生命力。

相当一部分女孩都吸着烟,眼神桀骜不驯,空气中充斥着体液、汗臭、廉价香水、油污、以及香烟的气味。她们有的在张望路人看看有没有什么生意,有的在露天空地洗澡,有的在跟小摊贩讨价还价。

16岁,我做妓女已经6年了

©YouTube@Al Jazeera English

倘若进来一个抬着相机的生人,她们会纷纷蒙着面纱窜逃着躲起来,又会不失好奇地探头张望。这时一个气势汹汹的老年妇女则会带领一队拿着铁棍的打手杀将过来,驱逐“入侵者”,这是妓院的“夫人”,也就是老鸨。

这里也有很多儿童,他们嬉笑打闹,或者坐在小摊贩店门口写作业,几乎都是“没有父亲”的孩子们。

16岁,我做妓女已经6年了

©YouTube@Al Jazeera English

还有男人们,他们开的小店里售卖着一些药物、两性用品、服装布料、廉价香水和食材。这里,俨然是一个生态平衡的小社会。

妓女们的来路其实很简单,她们是真的走投无路。不是因为好逸恶劳,不是因为想赚快钱,而是命运这只黑手不由分说把她们抓了进来。很多是童养媳被公公或者丈夫卖进来,被还不起债或吃不上饭的父兄以不到两千元人民币的价格卖给老鸨。

阅读下一篇

从叙利亚玫瑰到中国电动理发器——疫情冲击下,中阿企业携手复工复产

疫情不断给全球经济带来冲击,却并未动摇人们对尽快恢复正常经济生活的信心。从盛春到仲夏,中国与阿拉伯国家企业家和工人们携手加速复工复产步伐。 盛春玫瑰开 盛春,叙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