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崔永元的中国男人:在日本打黑工 15 年,终于把女儿送上世界名校

2020-06-28 03:24     ZAKER

2009年,电影《阿凡达》上映,影院座无虚席,场场爆满。

彼时的崔永元来到日本,却发现日本的影院里,看《阿凡达》的观众寥寥,加上他整个影厅只有3个人。

原来,同期上映的,还有一部中国纪录片,《含泪活着》。

日本观众根本来不及看好莱坞大片,而是争相去看《含泪活着》,甚至一票难求。

这部纪录片,没有豪华的制作,没有出名的影星,讲的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底层男人的故事。

可一经上映,当地电视台收到了全日本400多万封来信,创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

许多有自杀倾向的人,看过之后都说,想要开始新的人生。

其实,这几个月来,很多人向我哭诉:2020真的太难了。

有人拖家带口,拼命工作,却突遭失业;

有人做点小生意,养家糊口,却因疫情影响,闭店几个月没收入;

有人奋斗多年,本以为步入中产,可一场大病,几乎掏空家底......

人生真苦,命运还时不时给我们一记重锤,许多人开始怀疑:当被生活逼到无路可退,继续努力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今天讲讲《含泪活着》中那个男人的故事。

他用30年的奋斗,为我们写下了一个夹杂着泪与汗、苦涩与奇迹的答案。

01

人生可能怎么选都是错的

但一直走下去,就对了

1989年,当35岁的丁尚彪在日本成了一名非法滞留人员,只能打黑工的时候,他一定会想起几个月前,决心要去国外闯闯时的那种期待。

那时的他,根本看不清自己的出路。

本该读书的年纪,他赶上了上山下乡,去了当时条件最差的农村,一天要干超过10小时的农活。

27岁,好不容易回了上海,因为没读过什么书,又没有一技之长,只能在工厂食堂工作,月薪不到100元。

一家三口,举步维艰地生活。

他深知,这样下去,根本无法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35岁的他,咬牙做了人生中第一个重大决定:去国外闯闯。

当时的日本,经济发达,他听人说,"那里遍地能捡冰箱、彩电",即便年纪大了,也能考大学。

丁尚彪跃跃欲试,他想去那里读书,一边工作挣钱养家。

花了5毛钱,他买到一份日本北海道飞鸟学院阿寒町分校的招生资料。

这简直是一张通往未来的门票。

留学的费用,要42万日元,折合人民币3万多,相当于夫妻俩不吃不喝15年的积蓄。

但这个急切想要改变家庭命运的男人,根本顾不得犹豫,唯有放手一搏。

他四处举债,凑够了出国的钱。

1989年,丁尚彪登上了奔赴日本的飞机。

可几小时后,丁尚彪的一腔热血,就被现实浇了个冰凉。

他所到的阿寒町,别说不像东京那样繁华,甚至跟他当年插队的农村没什么两样。

满目荒凉,人烟稀少。

年轻人都去了大城市,当地政府为了吸引人气,才开办外国语学校,并且实行24小时管理制,禁止留学生外出工作。

可连本地人都找不到工作的贫寒之地,背负着巨债的丁尚彪如何挣钱还债?

他只能逃。

午夜12点,夜幕黑沉,下着冷雨。

已经逃跑过几次都被抓回来的丁尚彪,又一次开始了艰险的"大逃亡"。

他不断躲避夜行的汽车,雨水和汗水将衬衫打湿贴在身上。

手中还握着一根木棍,随时准备与扑上来的野熊、野狼搏斗。

不知道在黑暗中走了多少个小时,终于赶到车站。

当开往札幌的电车还有一分钟就要发车时,丁尚彪跳进车厢,终于逃离阿寒町。

逃出生天的丁尚彪,本以为来到东京,就能迎接新的人生。

没想到命运的大坑早就埋在前面。

转校申请没有得到批准,也失去了在日的合法签证。

他从一名留学生,变成了一个非法滞留人员。

丁尚彪站在人生的分叉路口,似乎怎么选都是错的。

被遣送回国?当初的努力付诸东流,回国要做一辈子底层工作还债;

留在日本?他只能当"黑户",打黑工,躲躲藏藏过活,还不能回国探亲。

《奇葩说》里,马薇薇说:"人生最痛苦的选择,是两个都是错的。那个时候我们要选择的是,我们更能背负哪种错误带给我们的代价。"

于是,丁尚彪做出了人生中第二个重大决定:留下来。

留下来,才能在彼时经济相对发达的日本,刷一天碗就挣到上海一个月的工资。

留下来,才能继续做着改变家庭命运的梦。

那时的丁尚彪还不知道,他的这个决定,真的改写了一家三口的未来。

阅读下一篇

“破案”了!北京一对确诊夫妇,竟在公共厕所感染

据北京市疾控中心通报,6 月 21 日 0 时至 24 时,北京新增 9 例本地确诊病例,其中 2 例在海淀区。通报显示,两名患者为一对夫妇,两人从未到过新发地市场,也没有与已知的确诊患者有过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