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为防林彪叛变,突然下了一步惊险大棋

2020-07-14 11:06     西陆网

毛泽东对李德生说,你到北京军区去,担任司令员

1970年11月18日,李德生向中央政治局请假,回安徽检查总结1970年的工作,部署1971年的工作,研究准备召开安徽省第三届党的代表大会。在安徽,他召开各种座谈会,到一些地区和单位检查工作。一个多月,日程安排得满满的。


毛主席为防林彪叛变,突然下了一步惊险大棋

12月19日,李德生突然接到中央办公厅的通知,请他立刻回北京,说是主席有事情找他。他很了解,即使在北京,毛泽东那里有了通知,也是必须按时到达的;但是,已经请假到外地工作的政治局委员,日常的政治局会议一般可以不到。自己这次外出,是请了假的。通知传到安徽来,显然不同一般。李德生赶紧把安徽的工作向党的核心小组副组长、省革委会副主任宋佩璋作了交待。第二天,12月20日,就乘空军派来的专机赶回北京。

李德生下了飞机,没有停留,直接到中南海游泳池毛泽东的住地。

毛泽东见了李德生,显得很高兴。问道,你回来了,你们安徽形势怎么样啊?

李德生不知道毛泽东特地把他叫回来,要谈什么事情,显然不是谈安徽的情况吧。他简要地汇报说:“从现在看,今年安徽粮食丰收已成定局,比去年增产,工业生产也不错。党的各级组织基本恢复了,我们正在筹备召开省的党代表大会。”

果然,毛泽东没有接着问下去,而是郑重地说:“我和恩来商量了,确定你到北京军区去,担任司令员。”毛泽东让李德生到北京军区工作,是他处理林彪、陈伯达问题的一个重要步骤。

李德生毫无思想准备。他一直感到职务太多,担子太重,刚到北京的时候,曾经提出减少兼任的职务,当时毛泽东就说,一个也不要免,安徽的不要免,南京的也不要免。每当提起工作压力大时,毛泽东总是鼓励他。现在竟然又要他担任北京军区司令员。他想,自己已经有那么多的职务,一个也不免,再管一个大军区的工作,而且这个大军区,北有苏联大兵压境,内有京畿卫戍重任,所属野战部队在各个军区里面是最多的,这个军区司令员的担子更重。如果关照不好,将会给党的工作带来损失。可是毛泽东已经作出决定,是不可能轻易改变的,他不能再提出推辞的意见了。

李德生向毛泽东建议:“主席,北京军区的工作任务很重,我努力去做好。总政治部的事还管不管?”李德生想,如果不管总政治部的工作,实际上也就少兼一个职务了。

不料毛泽东回答说:“管!但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北京军区,把屁股坐在北京军区,兼管总政的工作。总政治部还有副主任嘛。”

毛泽东说:“总政治部的工作还是搞好承办、批转。”毛泽东接着讲开了总政治部在历史上所起的作用,评价了从红军时期到解放以后,总政治部历届主任的情况。

同李德生刚到北京时毛泽东同他谈话一样,毛泽东没有讲到北京军区的具体任务是什么,到北京军区应当注意什么,而是向李德生说:“你看过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吗,这是一部军事地理的参考书,要找来看看哦。”

毛泽东又问李德生:“你知道北京最早是在什么地方吗?”李德生当然答不上来。毛泽东说:“有一个说法,叫做先有莲花池,后有北京城。当北京军区司令员,要了解北京的历史、地理,了解华北的历史、地理啊。”

毛泽东交待李德生:“你先去参加华北会议,等公布了北京军区司令员的命令后,再到职上任。”

21日,也就是李德生赶回北京的第二天,他就到京西宾馆,以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的身份,参加华北会议。这个会议,是北京军区召开的,由于会议的主题是集中讨论北京军区和华北地区对陈伯达问题的认识和揭发陈伯达,所以称之为华北会议。

1970年12月22日,华北会议正式召开。周恩来亲自主持会议。

李德生对于到北京军区任职,对于参加华北会议,毫无思想准备;对北京军区的历史和现实状况,不很了解。在参加会议时,无论大会小会,他按照自己的一贯作风,认真听各方面的发言,在没有形成准确的看法前,不轻易发表意见。但是,毛泽东已有交待,他积极了解和分析情况,会议期间,他多次参加了向中央政治局的汇报。

阅读下一篇

1995年成都的“僵尸事件”到底是真是假,究竟发生了什么?

1995年的成都僵尸事件是中国著名的十大灵异事件之一,主要是说当时成都市考古队在武侯祠附近挖到三具清朝古尸,但由于监管出现了差错,导致第二天发现那三具古尸不翼而飞了。 之后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