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遗产可以留给小三吗?评“泸州二奶案”

2020-06-18 09:40     今日头条

案情回看

1963年,四川省泸州市某公司职工黄永彬和蒋伦芳结婚,但是妻子蒋伦芳一直没有生育,后来只得抱养了一个儿子。由此原因给家庭笼罩上了一层阴影。

1994年,黄永彬认识了一个名叫张学英的女子,并且在与张学英认识后的第二年同居。黄永彬的妻子蒋伦芳发现这一事实以后,进行劝告但是无效。

1996年底,黄永彬和张学英租房公开同居,以“夫妻”名义生活,依靠黄永彬的退休金及奖金生活,并曾经共同经营。

2001年2月,黄永彬到医院检查,确认自己已经是晚期肝癌。在黄永彬即将离开人世的这段日子里,张学英面对旁人的嘲讽,以妻子的身份守候在黄某的病床边。

2001年4月18日黄永彬立下遗嘱:“我决定,将依法所得的住房补贴金、公积金、抚恤金和卖泸州市江阳区一套住房售价的一半(即4万元),以及手机一部遗留给我的朋友张学英一人所有。我去世后骨灰盒由张学英负责安葬。”4月20日黄永彬的这份遗嘱在泸州市纳溪区公证处得到公证。

4月22日,黄永彬去世,张学英根据遗嘱向蒋伦芳索要财产和骨灰盒,但遭到蒋伦芳的拒绝。张学英遂向纳溪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依据继承法的有关规定,判令被告蒋某按遗嘱履行,同时对遗产申请诉前保全。

丈夫的遗产可以留给小三吗?评“泸州二奶案”

泸州市中院

从5月17日起,法院经过4次开庭之后,于10月11日纳溪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认为:尽管继承法中有明确的法律条文,而且本案中的遗赠也是真实的,但是黄永彬将遗产赠送给“第三者”的这种民事行为违反了民法通则第七条“民事活动应当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因此法院驳回原告张学英的诉讼请求。

张学英一审败诉后提起上诉。2001年12月28日上午,泸州市中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并当庭驳回张学英的上诉。泸州市中院认为,黄永彬的住房补助金、公积金属夫妻共同财产,而黄永彬未经蒋伦芳同意,单独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处理,侵犯了蒋伦芳的合法权益。故法院依法驳回张学英的上诉,维持原判。

阅读下一篇

德国最大肉类加工厂聚集性感染已升至657人

德国最大肉类加工厂聚集性感染 德国居特斯洛县17日夜间表示,德国最大肉类加工企业通尼斯集团位于当地的肉联厂已有657名员工确诊感染新冠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