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少年性侵杀害18岁表姐,14年后被抓获 姑父母:他隐藏得太深了(2)

2020-06-06 03:30     红星新闻

几天后——

女孩遗体在家附近的水田里发现

七星山是宜宾南岸城郊最高大的山峰,但由于当时尚未开发,道路崎岖,山下的居民很少上山玩。七星村的村民,几乎以耕作为生,条件艰苦。

刘兰家是当地的困难户,父亲刘兴明、母亲杨忠珍都没文化,靠种庄稼勉强维持一家人生活。小学毕业后,杨忠珍主张让女儿读初中,但刘兰说背个烂书包,同学们要笑,执意辍学回家。

刘兰在家一直帮父母干农活,从烧锅做饭养鸡喂猪,到十六七岁就能担粪上坡,成了父母的小帮手,她能背100余斤重物。刘家从2000年开始筹划修砖房,但直到2006年下半年,才盖成一楼一底的砖房主体,连门窗都没钱安装。

由于修房子借了不少钱,刘兴明和杨忠珍于当年11月经人介绍,前往浙江嘉兴市打工。夫妻俩打算一边挣钱还账,一边供儿子读书。

父母一走,家里就剩下刘兰和弟弟刘杨。刘兰既要照顾庄稼农活、养猪喂鸡,还要负责弟弟的早晚餐。她失踪前没有任何异常,弟弟还等着她回家做饭吃……舅舅、姨妈们由此分析刘兰不会离家出走。

2006年12月7日,又经过一天寻找无果后,杨忠等亲属才通知了刘兴明夫妇。“当时我们在工地才干十多天,只好马上辞工回来。”刘兴明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没钱,他们只能乘火车回来。

第二天,刘兰的四舅舅杨忠、八姨妈杨忠学等杨家亲友十数人,包括村组干部、邻居等继续寻找。遗憾的是,一整天寻找依旧一无所获。

↑箭头位置发现刘兰尸体

2006年12月9日早上,有村民在距刘家200米左右的水田中发现了刘兰的尸体。

“身上一丝不挂,衣服扔在不远处。”杨忠学和杨忠目睹了此后法医尸检过程,“胃里的豌豆尖还没消化,说明她当天就遇害了。”

杨忠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刘兰最后一餐的食物就包括豌豆尖,尸检显示刘兰曾被强奸侵犯。

第二年,村民犁田时,在水田中间的淤泥深处,翻出了刘兰从姨妈家扛回来的三根甘蔗。

数年间——

警方成立专案组排查 一直没找到线索

刘兴明和杨忠珍都没文化,尤其刘兴明性格木讷,没什么话说。七星村村干部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刘兰跟父亲性格相似,为人比较老实,不多言多语,性格内向。

女儿突然遇害,刘兴明、杨忠珍夫妻终日以泪洗面,却又无可奈何。由于家里实在太穷,从刘兰出生到遇害,竟然没有一张照片留下。

案发后,警方迅速展开调查,封锁了案发现场。由于刘兴明夫妻的性格及文化程度不高等原因,案件的后续跟进等事宜,基本由曾经做过村干部的杨忠代理。

杨忠回忆,案发后警方排查了很多人,但案子一直没有进展。警方没有放弃,经常在七星山明察暗访。“办案民警也经常鼓励我们,说案子一定能破,只是时间而已。”

↑村干部指证发现刘兰尸体的位置

红星新闻记者从当地相关部门知情人处了解到,案发时七星山建筑工地较多,外来人员复杂。警方成立专案组,曾针对周边15岁至55岁外来务工的男性进行仔细排查,寻找蛛丝马迹。但排查一直没有找到线索。

在警方紧锣密鼓寻找案件线索时,杨忠珍和刘兴明陷入无限悲痛中。为了让自己尽量不想女儿遇害一事,夫妻俩靠终日劳作麻痹自己,他们每天五六点就起来做农活……

但即使如此,在女儿遇害的前十年,杨忠珍说几乎每晚梦到女儿。“她说有人从后面勒她脖子、捂她嘴巴,她喊不出来。”杨忠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有时候眼睛一闭,就感觉女儿在面前,伸手去拉,才发现是梦。

最近三四年,杨忠珍对女儿的思念淡了些,但每个月还是要梦到几回。一醒来,只能抱着丈夫的手臂哭。而木讷的刘兴明除了叹息流泪,也实在不知道如何安慰妻子。

阅读下一篇

教育部督办广西小学持刀伤人事件

原标题:教育部督办广西梧州小学持刀伤人事件4日,广西梧州一小学发生保安持刀伤害学生事件。教育部要求启动应急预案,迅速派人前往广西,指导地方全力救治受伤人员,速查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