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懂法很可怕!68人的70套房就这样被骗走

2020-06-02 09:24     中青冰点

骗子懂法很可怕!68人的70套房就这样被骗走

图片来源:《法治进行时》节目截图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刘言

骗子还要考试,正确答案帮助他们区分谁更好骗。

2019年12月30日,北京一起“套路贷”案的52名被告人分别获刑。此前,主犯曾用暴力、贿赂等手段构建犯罪网络,还曾用试卷考核员工,筛选作案目标。

最终,法律的判卷结果是红叉,公平正义是唯一的标准答案。

1

在老房子里,李淑惠和丈夫于泽祥生活了25年。

2009年,于泽祥第三次脑血栓发作,出现痴呆、心衰等合并症。出院回家后,他在妻子的照料下慢慢恢复,“能自己上楼下楼,在小区里遛弯”。

照顾老伴之余,李淑惠在小区里学跳奔放热烈的民族舞。教舞的是隔壁小区的陈英(化名),两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

2017年2月15日,陈英找到李淑惠,介绍北京新元盛业生物科技公司(以下简称“新元公司”)的“酵素”保健品。这不是陈英第一次推荐,“要给她一个面子”,李淑惠答应去看看。

她记得在新元公司,自己被带到董事长王淑芳的办公室。这家公司成立于2012年,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王淑芳持股98%,公司的酵素产品包括“酵素浓缩液”“消化酵素”等6款。该公司官网宣称,这些酵素的推广,“将酵素从保健品级别提升到‘掌握人类生老病死的终极密码’级别”,其意义“不亚于100多年前为自由而战的辛亥革命”。

事实上,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这些“抗衰老、减肥、美容、治病、延命一次搞定”的产品,连保健品或药品的批准文号也查不到。

李淑惠只关心一个问题,“酵素”能不能改善她的便秘。在董事长王淑芳那里,她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她说不用买,用我房子抵押,免费吃产品,每个月还给我1%的利润。她说这是‘以房养老’,盘活房产证。”

听到“房子”,李淑惠愣住了,“我们就这一套房”。

王淑芳再三保证,陈英也“现身说法”,公司里人头攒动,李淑惠答应试试。她没有贷款渠道,王淑芳立即打了个电话,“我这有一个阿姨,要做房贷”,报出了李淑惠的手机号码。

第二天,一个叫赵文龙的小伙子来到老人家楼下,要帮老人办贷款。李淑惠两口子被他带到北京市方正公证处,签下厚厚一摞文件。

早在2015年,李淑惠的左眼就因患青光眼而失明,此后右眼视力也在不断下降,为了看清文件的内容,她几乎将眼睛贴在纸上。

“复印了8份。没跟我说具体怎么回事,什么都不让看,什么内容也没跟我说。”李淑惠回忆,当时有一个人在翻文件,翻一页就指着签字的地方催她和老伴签,她根本不知道二人签了什么。

出了公证处,李淑惠被带到海淀区不动产登记事务中心办理房屋抵押手续。老两口时值400多万元的房产,抵押出270万元,打到李淑惠的账户里。3个小时后,这笔钱转到了新元公司董事长王淑芳的之父王德立的账户上。

按照李淑惠和新元公司签订的合同,李淑惠以270万元购买新元酵素浓缩液产品720公斤,一年后,公司将以12%的溢价全额回购。合同还显示,“为了购买产品而贷款所产生的”的每月8.1万元利息由新元公司承担。

从2017年3月开始,李淑惠每月都会收到新元公司1%的“溢价”27000元。“一开始我提心吊胆的,连着打了5个月钱,我还挺高兴的。”

此时的李淑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入了套”。所谓出借人盯上的是她的房子,王淑芳盯上的是她房子抵押出的贷款。

阅读下一篇

31省区市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0例

31省区市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0例 6月1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0例(境外输入8例);当日转为确诊病例2例(境外输入2例);当日解除医学观察34例(境外输入1例);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371例(境外输入39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