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好医生高管地震:流量瓶颈隐现,将驶向何方?

2020-05-29 09:08     蓝鲸财经

日前,互联网医疗第一股平安好医生(01833.HK)发生一场人事"地震"。继平安好医生董事长兼CEO、现年50岁的王涛被免职后,公司董秘、首席运营官(COO)、首席产品官(CPO)、首席技术官(CTO)等管理层也尽数退出。

一位接近平安的内部人士向蓝鲸财经表示,管理层更换相当突然,但对公司当前业务影响不大,公司各项业务正常有序运营,并没有受到人事变动的影响。

平安好医生方面回复蓝鲸财经记者称,公司拥有成熟的公司治理、完备的经营管理决策机制,管理层的变动不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和管理。

上个月,平安好医生刚创下1300亿港元的市值巅峰。在这样的高光时刻,这家千亿龙头却临阵换帅,这不禁让外界投来更多的关注目光,除了关注之外,更多人想知道平安好医生这艘千亿巨轮将驶向何方。

对此,平安好医生新任首席执行官方蔚豪表示:"平安的优势除去品牌和资金以外,更重要的是在健康保险这一端,即支付端,因为还有商业保险的优势。"可见,来自平安集团内部的方蔚豪的到来必将加速平安好医生与平安集团旗下其他业务的整合。

"流量为王"瓶颈隐现,付费转化困境待解

上述内部人士对蓝鲸财经表示,作为互联网医疗的头部企业,如何拉开与对手的差距,已成为平安好医生刻不容缓的命题。5月19日,平安好医生发布的公告也印证了这点,公告中将王涛的免职原因归咎于管理职责未达到董事会预期。

关于平安好医生的业绩情况,亏损是个绕不开的话题。2019年平安好医生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50.65亿元,同比增长51.8%;毛利为11.71亿,同比增长28.5%,净亏损为7.47亿,同比下降18.2%。

亏损,在互联网医疗行业并不鲜见。因此该内部人士表示,亏损只是表象,更为重要的是原本的"流量为王"的逻辑遇到了瓶颈。接下来如何将"流量为王"转化为领先壁垒,这才是平安好医生真正面临的难题。

数据也正是如此。2018年开始,平安好医生的营收增速逐渐放缓,2019年控费收窄亏损的同时,其注册用户数和MAU增速双双放缓,其中,注册用户数增速同比下降18.7个百分点至18.9%,MAU增速同比下降63.1个百分点至22.3%。

从平安好医生的业务板块来看,在线医疗、消费型医疗、健康商城以及健康管理和互动四大板块中,比重较大的是消费型医疗和健康商城,收入各为11.12亿、29.02亿,这两大板块与平安集团协同性较高,支撑起平安好医生的营收增长。

而作为核心的在线医疗业务其痛点仍是付费转化率过低,根据公司年报,截至2019年12月31日,平安好医生的注册用户数达3.15亿,平均付费用户转化率为4.0%,日均咨询量72.9万。

在注册用户数增速连连放缓的当下,平安好医生似乎隐现天花板,传统互联网"流量为王"的套路正在逐渐失灵,付费用户转化率仍然不容乐观,王涛和他的阿里系团队似乎陷入了黔驴技穷的窘境。

但不容否认的是,在王涛的带领下平安好医生跨入千亿市值俱乐部,这样一位创始人及其团队的离开,自然会引发外界对于公司经营的诸多揣测。新的掌舵人能否驾驭这艘千亿巨轮,外界也投来极大的关注。

加速多元业务整合,新掌舵人或将开拓新版图

而券商们对接棒的新掌舵人方蔚豪表示了相当的期待。

花旗研报显示,新任CEO来自平安集团内部,这有望提升平安好医生与平安集团旗下多元业务的协同效应和商保参与度。小摩表示,方蔚豪可引领公司向垂直医疗生态系统的发展方向迈进,并方便更好协调与政府的关系。

汇丰认为,方蔚豪作为新任首席执行官会带来专业的经验,有助于增加平安好医生在医保支付方面的业务布局。同时汇丰将平安好医生的目标价上调至117.5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与王涛不同,方蔚豪是实实在在的平安人。截至目前,方蔚豪身兼多职--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董事长,平安医疗健康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联席董事长、医健通医疗健康科技管理有限公司董事、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等。

其中,平安医保科技和平安好医生在业务上有诸多重合。方蔚豪的到来,也为"互联网+医疗"和"互联网+医保"的资源整合,带来无限可能。据了解,平安医保科技在集团中的定位角色,主要从to G或to B的角度出发,并最终延伸到C端,形成一个闭环,从而提升医保、卫健领域服务保障水平,与平安好医生、平安医疗科技等集团内其它"大医疗健康"板块的成员形成协同,为医保、商保、医疗服务提供方。

在中国平安"用户-服务商-支付方"的医疗健康生态圈中,平安好医生是流量端的入口,而平安医保科技是支付端的保障。

在方蔚豪的带领下,平安医保科技近年来战果累累。过去一年,平安医保科技中标国家医保局"宏观决策大数据应用子系统""运行监测子系统"建设项目及山东、河北、青岛等省市平台建设工程项目,并为超过200个城市的医保管理机构提供医保精细化管理和参保人服务,每年审核医保基金超过3000亿元,每年节约医保支出近400亿元。

正如几大券商所言,方蔚豪擅长to G与保险业务,而这可能正与平安好医生的未来方向不谋而合。

2018年以来,互联网医疗发展路径逐渐清晰,国家相继发布了互联网医疗的纲领性文件及互联网诊疗、互联网医院、远程医疗三个配套文件,但尚缺医保支付关键一环。中国医保在医疗总支出中占比71.4%(2018年),医保能否覆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3月2日,国家医保局、国家卫生健康委印发《关于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互联网+"医保服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指出,经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批准设置互联网医院或批准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的医疗保障定点医疗机构,按照自愿原则,与统筹地区医保经办机构签订补充协议后,其为参保人员提供的常见病、慢性病"互联网+"复诊服务可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

4月14日,国家发改委、中央网信办联合印发《关于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方案中明确"以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为载体,在卫生健康领域探索推进互联网医疗医保首诊制和预约分诊制。

接连不断的政策都在释放利好信号,多位业内人士对蓝鲸财经表示,医保支付向互联网医疗放开,将极大地扩大产业空间,其背后是拥有3亿慢病人群的大市场。

因此对于互联网医疗企业而言,如何获得更多医保支付通行证将成为未来经营重点。3月31日,平安好医生宣布旗下互联网医院接入湖北医保在线支付,这也是成为4月股价蹿升的主要助推剂。

方蔚豪认为,平安的优势除去品牌和资金以外,更重要的是在健康保险这一端,即支付端,因为还有商业保险的优势。平安医疗科技的基础性创新,包括算法革命、人工智能、云、区块链、生物识别技术,能和每一个产业关联起来,带来赋能和提升。未来平安希望成为一个科技驱动式的医疗管理平台,能实现'一降两提',降低药费,提升老百姓的满意度和提升医疗效率。

目前平安医保科技通过技术帮助医保管理机构和医疗卫生管理机构降低医疗成本,提高医疗保障水平,提升医疗服务体验,实现"一降两提"的同时,未来也希望和商业保险公司合作,将能力输出给它们,从承保、理赔、定价、风控、精准定价到线上核保、线上理赔等多方面赋能。

长于to G和保险业务的方蔚豪对于平安好医生而言可能正是合适人选,手握用户的平安好医生与深耕支付端的平安医保科技正好互为补充。这艘千亿巨轮能否在新舵手的手上走出困境重攀高峰,蓝鲸财经将持续关注。

阅读下一篇

分众传媒回应深交所问询:未配合瑞幸虚增广告费用

分众传媒发布公告回应深交所问询。公告称,经自查不存在配合客户虚增广告费用情形。对于相关媒体质疑公司作为瑞幸咖啡的广告供应商之一,是否配合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