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三”后中共高层重新洗牌,邓小平如何胜出?

2020-05-25 13:09     中国网文化

1974年邓小平在联合国代表大会上(资料图)

“风雷动,旌旗奋,是人寰,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1976年1月号的《诗刊》上,发表了毛泽东的《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

这首词汪洋恣肆、纵横万里,写于1965年5月,距作者初上井冈山的1927年,时隔三十八年。而词作正式与世人见面的1976年,离今天也刚好是三十八年。

1976年,是中国当代史上一个极为关键的年份。

最近,中央电视台一套热播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开头就涉及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剧中“接班人”华国锋的一句话引起人们热议:粉碎“四人帮”,是毛主席生前布置的重要任务。

“四·五”质疑“文革”

同样是1976年2月中下旬起,全国各地陆续出现反对“四人帮”的大字报。

3月5日是“学雷锋”纪念日,“四人帮”控制下的上海《文汇报》,删去了周恩来表扬雷锋精神的四句题词。3月25日,该报头版又发表《走资派还在走,我们就要同他斗》一文,其中有一句十分拗口的话:“党内那个走资派要把被打倒的至今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扶上台”。这两件事引起国内民众极度反感,纷纷对《文汇报》提出强烈抗议。

在南京,自3月24日起,大学生们悼念周恩来的活动持续不断,且规模越来越大,这成为稍后“四·五天安门事件”的直接导火索。3月30日,南京大学的学生用油漆和柏油将“揪出《文汇报》的黑后台!”“谁反对周总理就打倒谁”等标语口号,刷在驶向全国各地的列车车身上。当天,王洪文对《人民日报》总编辑鲁瑛说,“南京事件的性质是对着中央的”,“那些贴大字报的是为反革命复辟制造舆论”。

王洪文的强硬表态,丝毫没有改变事态的发展方向。3月31日,南京街头再次出现指名道姓的大标语:打倒大野心家、大阴谋家——张春桥。这实际上已经将国内民众痛恨“四人帮”、厌恶“文革”的立场公开化了。

4月1日,中央政治局专门开会讨论,将上述情况定性为“这是分裂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扭转批邓大方向的政治事件”,并要求彻查到底,揪出事件的“幕后策划人”和“谣言制造者”。

南京的抗议活动开始蔓延全国之时,3月30日,在中国政治漩涡的中心——北京天安门广场上,越来越多的人涌向人民英雄纪念碑悼念周恩来。4月1日,“天安门诗抄”中最著名的一首诗贴了出来:“欲悲闹鬼叫,我哭财狼笑。洒泪祭雄杰,扬眉剑出鞘”。这首诗被“四人帮”方面列为“001号反革命案件”,受到重点追查。诗的作者,是来自山西的青年王立山。

日后搜集整理的大量“天安门诗抄”显示,这次运动既是民间对“四人帮”倒行逆施的强烈抗议,也是对“文革”乱象的积极反思。

阅读下一篇

"国母"宋庆龄,为何不与孙中山合葬?是资格不够?是内心愧疚?

有的人会评论她的婚姻爱情如此的荒谬,也有人觉得那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爱情,而是由于政治因素所促成的利益体的结合。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现实生活中也没有那么多狗血的剧情,他们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