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联邦法院尚未受理孙杨案 因疫情原因上诉或被耽误

2020-05-15 08:34     中华网娱乐综合

【瑞士联邦法院尚未受理孙杨案】当地时间13日,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已经正式受理孙杨上诉,案卷编号为"4A_192/2020",但案件相关细节目前仍处于"密封"状态。这也意味着,孙杨上诉案即将进入最终的审理阶段。瑞士联邦法院的这个举动,让很多媒体和网又都"出乎意料",因为大部分人都认为,瑞士联邦最高法院不会接受孙杨的这个上诉请求,而是直接被驳回。但伴随着法院接受,孙杨"翻案"的可能性,再度提升。这样让孙杨在北京时间5月13日晚再度冲上了微博热搜。封面新闻记者陈甘露

北京时间2月28日,CAS公布裁决书,孙杨被禁赛八年,即日起生效。中国游泳协会主动发声,表示遗憾的同时,力挺孙杨"维权"。孙杨表示自己会上诉。律师张起淮发布声明,将在30日内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诉。原定3月28日是其上诉的最后期限,但因为疫情原因,瑞士联邦最高法院于3月20日起关闭了所有业务。为此,孙杨的上诉期限也被延期到4月28日。此前据《游泳世界》报道,孙杨在最后时刻"压哨"提出上诉,希望驳回CAS(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赞同WADA(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裁决。瑞士联邦法院也证实了这一说法:"孙杨的上诉是在4月29日(当地时间)提出的。"

不过,由于疫情原因,孙杨的上诉可能还会被耽误。当地时间5月7日,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官网发布消息,称将从当地时间5月11日逐步恢复正常的司法运作,但除非"无法在家完成工作以及其他一些必须出现在现场的"情况外,要求员工继续待在家中,这或许回导致孙杨上诉一案的进程被延迟。

瑞士联邦法院已受理孙杨上诉相关细节密封中 他最终结局会是什么

#瑞士联邦法院已受理孙杨上诉#距离4月28日孙杨就两个月前被CAS禁赛8年的裁决"压哨"向瑞士联邦法庭提起上诉,至今又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时间。红星新闻记者从瑞士联邦最高法院获悉,已经正式受理孙杨上诉,案卷编号为"4A_192/2020",但案件相关细节目前仍处于"密封"状态。这也意味着,孙杨上诉案即将进入最终的审理阶段,或许在接下来不久,就将决定这位运动员最终的结局。

瑞士联邦法院已受理孙杨上诉相关细节密封中 他最终结局会是什么

北京时间2月28日,CAS公布裁决书,孙杨被禁赛八年,即日起生效。中国游泳协会主动发声,表示遗憾的同时,力挺孙杨"维权"。孙杨表示自己会上诉。律师张起淮发布声明,将在30日内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诉。

针对媒体报道的孙杨入选中国游泳队集训名单一事,中国游泳协会4月23日中午发表官方声明:

瑞士联邦法院已受理孙杨上诉相关细节密封中 他最终结局会是什么

事件起因:

在中国国家体育总局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在此前给浙江省体育局下发的关于组织国家游泳队集训的通知中(游泳字〔2020〕49号),列出了在4月1日至6月30日将分别在浙江和北京参加三个月集训的队员以及教练员、工作人员的名单。孙杨的名字出现在这份名单中,按通知内容,他将在浙江参加集训。

这份通知于日前被媒体曝出并引发关注,对此,中国游泳协会23日发表官方声明,声明称,根据《世界反兴奋剂条例》,自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裁决之日起,孙杨已处于禁赛期,上诉期间不影响裁决执行。前期下发的游泳字〔2020〕49号文已作废。

孙杨方被6次要求停止私下联系证人情况好混乱

已经被禁赛八年并且因为疫情并未有上诉消息传出的前中国游泳一哥孙杨,今天以"孙杨方被6次要求停止私下联系证人"的话题,莫名其妙又上了一回热搜,话题的参与人次已经超过了55万。

瑞士联邦法院已受理孙杨上诉相关细节密封中 他最终结局会是什么

这个话题的起因恐怕还要追溯到CAS在3月初公布的78页终裁报告里,孙杨被WADA指控威胁相关证人,并认为正是他们的威胁,才导致害怕被报复的证人不敢出庭。

针对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他威胁证人的指控,孙杨否认了自己曾威胁恐吓过相关证人。不过孙杨承认,他的母亲杨明曾与血样采集助理(BCA)以及兴奋剂检测助理(DCA)联系,但只是为了"收集此案的有关信息并寻求他们的帮助",从未试图恐吓或威胁他们。

2019年6月24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下达通知,要求他们"禁止被告及其律师、家庭成员和经纪人与作为本案重要证人的样本采集人员产生进一步直接或间接接触"。

瑞士联邦法院已受理孙杨上诉相关细节密封中 他最终结局会是什么

WADA在兴奋剂检查官(DCO)和血样采集助理(BCA)的陈述了解到,孙杨和他的随行人员已经与俩人取得联系,并表达了对他们及其家人在身体健康和经济方面的"担心"。他们都感到十分"恐惧",担心自己如果同意在诉讼中作证,可能会遭受孙杨和他的团队、支持者们在不同程度上的报复。WADA进一步指出,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的样本采集人员很少愿意出庭作证,之前也没有这样的案例。

9月19日,WADA指出孙杨及其团队在本案中对血检官有过恐吓行为,WADA认为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影响血检官是否前往作证,或如何作证。WADA认为,孙杨及其团队的行为解释了为什么血检官不愿意出庭作证,WADA要求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下令禁止任何威胁血检官或尿检官以及泄露他们信息的行为,并给他们安排合理的保护措施,防止今后还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瑞士联邦法院已受理孙杨上诉相关细节密封中 他最终结局会是什么

23日,孙杨和国际泳联否认了他们曾经威胁过血样采集助理(BCA),或者泄露他们的隔人信息。27日,CAS下发通知:严格禁止当事人、律师和任何与他们有关联的人,去恐吓或联系血样采集助理(BCA),并禁止披露任何个人信息或其作证的方式。

12月5日,WADA告知CAS法庭办公室,有人违反了专家组在9月颁布的"禁止恐吓或接触与诉讼相关的证人"命令,WADA进一步指出,孙杨的母亲在网上公开发布了关于兴奋剂检查官(DCO)和血样采集助理(BCA)的视频,而只有运动员或代表他的人才能做这件事。WADA还表示,有人代表孙杨联系了血样采集助理(BCA)工作医院的监管部门,要求跟血样采集助理(BCA)会面.

在此基础上,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要求仲裁法庭委员会下达命令:"(运动员)或任何代表运动员的人试图联系兴奋剂检查官(DCO)或血样采集助理(BCA),或透露他们的个人信息,用任何方式或恐吓或报复他们,应该被立即叫停。"

12月9日,CAS再次下发通知,表示如果WADA上报的信息被证明属实,那么就不仅仅是不遵守法律程序,也直接违反了CAS在9月27日下发的通知。CAS明确警告不要试图威胁或泄露相关人员信息,否则仲裁委员会将根据这一行为做出不利于他们的推论。

同一天,孙杨和他的律师表示他们从来没有试图威胁过兴奋剂检查官(DCO)、血样采集助理(BCA)和兴奋剂检测助理(DCA)以及任何其他相关的证人,也没有联系过血样采集助理(BCA)所在医院的监管机构。

瑞士联邦法院已受理孙杨上诉相关细节密封中 他最终结局会是什么

12月17日,双方向仲裁委员会提供了运动员在听证会上的证词以及其翻译。

2019年12月20日,WADA指控孙杨在社交媒体上对兴奋剂检查官(DCO)进行恐吓和报复,但孙杨否认了这一指控,他强调,WADA提供的微博的英文翻译是错误的。孙杨解释道,自己被投诉的微博没有提到兴奋剂检查官(DCO)的名字,因此不能被认为是试图恐吓或报复兴奋剂检查官(DCO),所以并没有违反CAS之前的规定。

阅读下一篇

宋茜黑玫瑰造型登杂志封面 释放GirlCrush无糖能量

5月14日,宋茜登上《周末画报 Style》杂志第1117期封面,一身黑色设计感长裤凸显优雅身材曲线,伫立于光影间宛如一朵绽放的黑玫瑰,又酷又美释放Girl Crush超飒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