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经销商负债再探洋河股份

2020-05-12 10:04     中华网酒业

文丨理智地偏执

唐朝兄在《唐书房》中认为洋河还处于困境中:"透过报表看数据,洋河今年是压力山大"。在本文中雪球专栏作家理智地偏执再谈洋河年报。

新会计准则带来的调整

(1)其他应付款:主要包含了经销商尚未结算的折扣,经销商保证金、经销商风险抵押金、预提费用、质保金和履约保证金、其他费用等费用,从历年数据看,主要为前三项,其中又以前两项为主。2020年新会计准则调整后,将经销商尚未结算的折扣统一纳入到了合同负债里边。新会计准则下其他应付款主要为经销商保证金、经销商风险抵押金等其他与经销商有关的负债。

透过经销商负债再探洋河股份

图1新会计准则调整后的其他应付款

图1中看出,将经销商折扣调整进合同负债后,2020年1月1日的其他应付款为39.6亿元。

透过经销商负债再探洋河股份

图2洋河股份2020年1季度其他应付款

图2所示:2020年1季报显示其他应付款由2019年年报的39.6亿元,下降到了17亿元,减少金额22.6亿元;唐朝兄长期追踪经销商保证金变化,指出洋河股份自上市至2018年,这笔费用长期保持稳定或增长,但在2019年1季度出现了25%的降幅(从65亿元下降到49亿元,减少金额16亿元),而2020年1季度则再次下降,经销商在大量消化保证金,可能是意图退出洋河渠道的表现或者是自身资金压力过大的表现,并认为洋河2020年压力比较大。对此洋河股份的官方解释是:

透过经销商负债再探洋河股份

其他应付款大幅下降主要是根据新修订的收入准则重分类调整以及上年末收取经销商的备货保证金,本期符合收入确认条件转入经销商货款所致。针对保证金洋河股份曾经的解释是:因春节周期比较短,需求量大,经销商会提前汇款到公司进行备货,所以备货保证金的金额会比较大,而中报时没有大量提前备货的因素,所以保证金金额比较少。

在此我说下我的结论,去年主要是洋河渠道出了问题,导致经销商积极性下降,今年则是一个整体共性现象。如2020年5月10日,第四个"中国品牌日",泸州老窖接受央视采访时谈到,泸州老窖正在创造条件,努力帮助上下游企业,针对下游经销商,开展一系列暖商、扶商行动,主动调整经销商配额,为中小经销商进货资金进行贴息,减轻销售过程中的压力。对此,洋河股份也出台了一些列的措施,帮助经销商共度难关。针对今年疫情经销商的困难,洋河股份不排除减少保证金或增加保证金向购货款的转化力度。同时,根据个人观察,当前国内疫情已基本控制住了,特别是二季度以来消费已逐步恢复到了正常状态。2季度相比1季度有明显好转。经销商保证金指标需要结合其他指标共同进行分析。
(2)预收款项:根据之前的会计准则,收取的经销商货款(签了合同)纳入预收款项,根据新的会计准则:"预收账款"的概念并不强调和已成立与客户之间的合同,在合同成立前已收到的对价不能称为合同负债,但仍可作为预收账款。而实际上之前收到的货款均是签了合同的,根据新准则,这属于合同负债。因此从2020年1季报看,洋河股份预收款项已经降为了零。

透过经销商负债再探洋河股份

图32020年1季报预收款项变化(新会计准则)

(3)合同负债:强调的是签了合同,确定了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付了款,但是还没交货。这是新会计准则后出现的新项目,洋河股份主要由之前的预付款项+经销商尚未结算的折扣(如图1)组成。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发现,不管是预收款项、合同负债还是其他应付款项,主要是由经销商提前支付给洋河股份的费用,均属于洋河股份对经销商的负债,要分析历年洋河股份历年经营的变化情况,为了消除新会计准则影响,可以统一用经销商负债(预收账款+合同负债+其他应付款)来进行分析。这比单一指标更直观可靠。

经销商负债分析

透过经销商负债再探洋河股份

图4经销商负债历年变化趋势图

图4为2014年以来经销商负债(预收账款+合同负债+其他应付款)变化情况。总体情况看每年年底均为经销商负债最大的时候,一般是1季报或半年报的时候是全年经销商负债最小的时候。2014年以来,每个季度的经销商负债相比上一年均为稳定或增长,但是在2019年1季度、2季度、3季度均同比2018年有明显的降幅。同时2019年年底经销商负债同比2018年年底明显增加,增加额为24亿元,这点和2019年3、4季度的压货政策有一定关系,但也反映了洋河管理层的决心,宁愿牺牲业绩,也要理顺渠道,为未来的健康发展奠定好基础。

为了便于观察,我们将每年1季度经销商负债单独进行对比,如图5所示,从图中可以看出,2013年、2014年两年1季度经销商负债基本保持了稳定,随后快速增长,到了2019年1季度出现下降,由72.71亿元下降到68.34亿元,但是到了2020年1季度,则出现明显反弹,增加至81.31亿元,增加额约13亿元。

透过经销商负债再探洋河股份

图5:历年1季度经销商负债趋势图

从这点看,相比单看经销商保证金变少的所见到的悲观比,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黑天鹅发生的背景下,我看到的更多是乐观积极的变化。也许未来还会有诸多困难,但终究是会被克服掉的。

从经销商负债看实际营收

2019年以来的5个季度,洋河股份营收分别为:109亿元、51亿元、51亿元、20亿元和92.7亿元。

2019年1季度,洋河股份营收为109亿元,对应的是经销商负债下降41亿元,经销商负债下降37.5%,按照16%的增值税税率(增值税率从2019年4月1日起由16%下调至13%),经销商负债下降转化的营收为41/1.16=35.3亿元,实际当季度营收为74亿元;

2019年2季度,洋河股份营收为51亿元,对应经销商负债下降11.24亿元,经销商负债下降转化的营收为11.24/1.13=10亿元,实际当季度营收为41亿元;

2019年3季度,洋河股份营收为51亿元,经销商负债增长3.85亿元,实际营收=51+3.85/1.13=54.4亿元;

2019年4季度,洋河股份营收为20亿元,经销商负债增加71.8亿元,隐藏营收63.5亿元,实际营收为63.5+20=83.5亿元。

2019年洋河股份营收为:109+51+51+20=231亿元,在假设经销商负债保持不变的情况下2019年真实营收为:74+41+54.4+83.5=252.9亿元,同比2018年的241.6亿元增长了4.67%,而不是财报反应的下降-4.28%。可以看作2019年隐藏营收22亿元。因此2019年洋河股份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悲观。

2020年1季度,洋河股份营收为92.7亿元,对应经销商负债下降51.44亿元,经销商负债下降为38.7%,下降幅度同上一年相当,经销商负债下降转化的营收为51.44/1.13=45.5亿元,当季实际营收为47.2亿元。再对比下2018年1季度,洋河股份营收为95.4亿元,对应经销商负债下降转化的营收为22亿元,当季实际营收为73亿元。相比较2018、2019年1季度而言,2020年1季度营收情况确实较为严峻,这和我们观察到的实际情况一致。

综上所述:从经销商负债存量、2019年的真实营收,我们看到了积极的因素;同时也看到了2020年1季度的严峻。所幸的是最黑暗的时刻已经过去!疫情过后更多的应该还是乐观!

阅读下一篇

2020年社保新规:“未缴够15年”的恭喜了!以后全都这样处理!

这次疫情发生后,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应对方法,谁做的更好,一下子就能对比出来。中国仅用不到2个月时间就将疫情控制,并且是将人民的生命放在第一位,做到应收尽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