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装崭新“小轮车”的中国空降兵 当年也曾用过正经的“大坦克”(2)

2020-05-09 22:00     帧察点

和各营一样,坦克营不仅有配套的苏军顾问和教员,上级还任命王涛和贾国臻两位"老八路"担任该营营长、教导员。但当时我军显然没有什么能和缴获的美制C-46运输机匹配的轻型装甲车辆,加上此时引进的苏制坦克装甲车辆自然要优先装备入朝参战的坦克1、2、3师,这就使得在空军陆战第1旅扩编为师时,基本只是个架子的坦克营编制也随之撤销,人员分流到其他部队工作。

接装崭新“小轮车”的中国空降兵 当年也曾用过正经的“大坦克”

▲缴获的日/美制轻型坦克虽然这一时期已转为训练用,但随着我军坦克技术全面向苏联学习,它们显然也不适合空降部队的训练了

1954年,空军陆战第1师改编为伞兵教导师,从名字就能看出,这支"教导部队"的定位开始向着为扩建更多空降兵部队培养骨干的"半军校"转型;随着1955年正规化建设的推进,该师制定的训练计划也由一般部队的年度训练计划改为两年一贯制,目的就是尽可能在更长的训练周期里,把这些"普通战士"(实际多数都是共产党员、战斗英雄)培养成能够指导空降业务、带出更多合格空降兵的军士。

此时抗美援朝战争已经结束,上级也有余力为这支部队调配更多的装备资源。考虑到未来空降兵必将朝着重装化、机械化的方向发展,伞兵教导师组建了师部直属的坦克教导连和自行火炮教导连,分别装备7辆T-34/85坦克和4辆SU-76自行火炮--尽管这俩经典型号哪个都没法空降,但作为教导连队的装备,它们在空降兵的存在意义,就是为了让这支种子部队,熟悉坦克装甲车辆从日常使用保养到基本战术编组的特点,为以后接装真正的伞兵机械化装备做准备。

接装崭新“小轮车”的中国空降兵 当年也曾用过正经的“大坦克”

接装崭新“小轮车”的中国空降兵 当年也曾用过正经的“大坦克”

▲只可惜找不到它们在空降兵服役时的影像资料,就拿在坦克博物馆拍的图替代一下得了

阅读下一篇

美国打算恢复核试验?美媒:只要发起挑衅,中俄一定会跟进

据《大众机械》网站2020年5月27日消息,美国政府近期已经讨论了是否要进行美国近30年来的首次新核武器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