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岁的爱奇艺,下一步要走向何方?

2020-04-24 10:09     凤凰网科技

作者 | 胡展嘉

4月22日,爱奇艺满十岁了,但它显然没心情过生日。

半个月前,做空机构Wolfpack一份名为"中国版Netflix?祝好运(The Netflix of China?Good Luckin)"的做空报告给连年亏损的爱奇艺一记重击。

从营收到DAU到用户数,爱奇艺被轮番质疑,这个背靠百度、顶着"中国版Netflix"名头,手握一把好牌的小巨头,在2018年3月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后,并没有迎来高光时刻。

不断加码的内容成本、短视频的冲击、新业务试水不利....在长视频战争中,烧钱突围的爱奇艺,非但没有高歌猛进,反而在逐年亏损中,不断消耗着资本市场的耐心。

亏损超过100亿,爱奇艺怎么了

根据爱奇艺公布的2019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2019财年,爱奇艺营收290亿元,同比增长16%,但是营收背面却是净亏损103亿元的巨大缺口。相比于2018年的91亿元,同比扩大13.4%。

而反观三大视频公司另两家竞对(腾讯视频、优酷视频),亏损数字二者加起来不及其一,腾讯2019年财报显示,视频业务全年营运亏损减少至人民币30亿元以下。阿里2020财年三季度财报也称,包括优酷、阿里影业等在内的阿里大文娱版块经调整后的EBITA亏损为32.98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5%。

但为何爱奇艺的财政赤字却逐渐加大?这里不得不说的就是爱奇艺高昂的内容成本。

通过购买版权+自制内容的路线,爱奇艺打造出了自身独有的护城河,这也是爱奇艺会员涌向平台的重要因素。

财报显示,2019年爱奇艺第四季度会员服务收入为人民币39亿元(约合5.54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1%,全年会员服务营收为144亿元。2019年6月,爱奇艺对外高调宣布付费会员破亿,这也成为广告之外,爱奇艺的主要收入增长点。

屋漏偏逢连夜雨,近些年在广告业务上,随着整个广告市场的低迷,爱奇艺的广告收入也没有成为弥补亏损缺口的救命稻草,据财报数据显示,从2018年Q2到2019年Q4,爱奇艺广告收入同比增长分别为45%、-4%、9%、0.4%、-15.9%、-13.7%、-14.5%,极度不稳定,且处于下滑状态。

一方面是不断收紧的营收来源,另一方面却是内容成本上的巨额投入,在内容投入上的大手笔,国内视频网站,除了已经成为过去式的乐视,几乎无它可以与爱奇艺匹敌。

根据公开的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2018年,爱奇艺内容成本分别为36.9亿、75.4亿、126.2亿和211亿。三年间,营收增长370%、内容成本增长471%。2019年,爱奇艺营业成本303亿元,其中内容成本222亿元,比2018年的211亿元增加了11亿元。这也意味着,爱奇艺花了222亿元在版权和自制内容上。

基本是赚9赔10的节奏。

在做空报告中,一位从事内容收购的前爱奇艺的员工,称非独家授权每集价值1000-5000元,对于热门节目来说,每集最高2万元。而为了购买《猎毒人》《如果岁月可回头》等影视作品的播映权,爱奇艺拿到的网络播映权价格为4.58亿元,而上海文广拿到的电视台播映权仅为1.8亿元,爱奇艺付出的价码整整高出2.78亿元。

不断上涨的内容成本成为爱奇艺的增长桎梏,在发展过程中,爱奇艺也在业务边界上不断拓展,流行的概念、热门的风口,基本都有涉猎,但真正能够在市场站住脚的基本屈指可数。

新业务也不能扭转巨亏局面

爱奇艺业务边界的拓展由来以久,在直播兴盛时,2016年爱奇艺也推出直播产品奇秀直播,但基本未取得成效。

随着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大火,爱奇艺也在该领域频频试水,自2018年起,爱奇艺相继推出姜饼、吃鲸、纳豆等短视频产品,也未引发足够的关注。

2019年底,爱奇艺在短视频领域再度出手,主打年轻潮流的短视频"晃呗"悄然上线,上线之日,笔者也使用了该产品,"横竖都给你好看"的开屏语直接阐述产品功能,可以通过翻转屏幕实现视频的横竖转换。

当时进行产品体验时,笔者发现平台入驻的非官方号寥寥无几,可以旋转的视频内容与不可旋转的混杂相间,目前此款产品也早已退出公众视野。

晃呗产品页面

在开发独立App的同时,爱奇艺也没放弃竖屏的尝试。

2019年10月,龚宇在爱奇艺秋季悦享会上表示,"竖屏内容会变成未来的一个主流方向,并且从草根型的内容主导变成专业型的内容主导一定是趋势"。

随后,由辣目洋子主演,春风画面承制的竖屏短剧《生活对我下手了》上线爱奇艺。但是从内容观看体验以及沉浸感上,也有网友称,在手机竖屏容器下创作的内容,在短期内很难从艺术或技术上达到16:9或2.35:1的电影感。而这更多是从资本或者广告主层面做的一种尝试。

除了内容领域的横向、纵向拓展,在商业化层面,爱奇艺也不单局限于广告+会员的模式。

从2017年爱奇艺也开始涉足金融,希望打造出"娱乐+消费"一体化的金融体验,2018年6月,爱奇艺联合百信银行推出"零钱plus"功能,为用户提供活期利息、爱奇艺VIP会员权益等服务,由于在用户调性上与爱奇艺娱乐属性相斥,爱奇艺的流量并未能真正转化为金融产品用户。

2019年底,爱奇艺又与中信百信银行、新网银行等金融机构合作,推出信贷服务平台"小芽贷",根据官方介绍,"小芽贷"作为信贷服务平台,负责提供大数据和技术支持,为用户提供互联网金融信息,为金融机构进行渠道导流。

然而现金贷业务的合规性以及政策层面监管趋严,使得爱奇艺并未真正实现流量的有效转化。

进入2020年,爱奇艺又在电商领域试水,推出潮流彩妆独立内容电商平台斩颜,主打年轻人潮流彩妆,通过聚集KOL,打造类似小红书的内容社区,目前已经有超过50家品牌入驻商城,通过节目IP实现带。

不难发现,在新业务的尝试上,爱奇艺可谓不遗余力,但从目前来看,并未找到广告和会员之外,真正能够让其立足的根本。

下一个增长极:成为中国的"Youtube"?

在2月28日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龚宇称,公司正在研发和测试一款模式类似于YouTube,名为"随刻"的App。

龚宇表示,"随刻"主要产生两种内容,一种是MCN或个人生产的PUGC内容,可以用广告费分账和用户付费的方式覆盖内容成本;第二种是将爱奇艺的长视频内容放在"随刻"上进行分发,摊销部分爱奇艺的内容成本,获得更多货币化能力。

4月2日,"爱奇艺随刻版"App正式上线。

在龚宇的畅想蓝图中,中国版Youtube之所有迟迟没有出现,要归因于技术应用水平、文化等多个复杂因素。而目前,随着5G的到来,他认为时机到了,"3G时代崛起的是图文类的微博,4G时代崛起的是小视频,而5G时代,中等时长的短视频会流行开来。"然而,在中等时长的短视频领域,快手等均已有所布局。

可以说,龚宇的判断早已不新鲜。

除此之外,二次元社区B站在该领域也一直深耕,B站也一直被广大媒体和用户称之为"最像中国版YouTube"的平台,此时爱奇艺入局中等时长短视频,没有起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

而自成立以来,爱奇艺就一直标榜自己是中国版奈飞,但从目前来看,这个梦基本可以宣告破碎。已经是流媒体巨头的Netflix早已探索出一套成熟且良性的商业模式,会员数量也早已不是爱奇艺所能企及,因此,在Netflix的故事之外,爱奇艺又讲述了一个"中国版Youtube"的故事。

只不过这个故事能够讲多久,还是未知数。

阅读下一篇

北京下调响应机制等级 美团北京景区访问量暴涨199%

DoNews4月29日消息(记者 向密) 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宣布,自4月30日0时起,将北京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调整为二级;对国内低风险地区进京、出差返京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