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剑桥发表论文:美国制造新冠干掉自己!

2020-04-21 06:38     察网

真相很可能就只有一个:地球上大面积感染人类的新冠肺炎,首先是发生在武汉的B型,这种新冠肺炎只重点感染与危害中国人和东亚黄种人,对白人危害较轻。美国、英国及欧洲其他国家的资本寡头们都确切地提前知道这一情报,因此掉以轻心,按照大号流感、群体免疫等社会达尔文主义和自由放任主义方案处理,他们想通过这场新冠病毒疫情最对他们眼中的“垃圾人口”即老年及穷人进行清理。让他们万万没想到地是,在2020年2月份,病毒在中国和韩国得到控制的同时,却在美国等国家发生变异,形成了对美国白人也产生严重危害的A型及C型新冠病毒,由于美国直到3月13日后才采取有效措施,使美国疫情的严重程度超过了中国。

张帆:剑桥大学团队论文揭开了新冠真相的冰山一角

1、备受世界关注而被英美主流媒体淡化处理的剑桥大学团队论文

2020年4月8日,剑桥大学彼得·福斯特(Peter Forster)博士等人在国际知名的学术期刊《美国科学院院报》(PNAS)上在线发表了题为“Phylogenetic network analysis of SARS-CoV-2 genomes”的研究论文。据环球时报的报道,“这篇论文先是将一种与新冠病毒的同源性高达96.2%的蝙蝠冠状病毒(即某团队发现的BatCovRaTG13病毒),设定为新冠病毒在动物中的祖先,然后以此为参考,把从‘全球共享流感数据倡议组织’(GISAID)的数据库中提取的160个世界各地的新冠病毒基因,按照进化的关系,分为了A、B、C三个类型。”

此论文主要内容是发现,“在东亚以外的地区,也就是在欧洲和美国,A型和C型被发现的比例很大。相比之下,B型是东亚最常见的类型,B型的祖先基因组在没有发生突变与衍生的情况下,似乎没有扩散到东亚以外,这表明在亚洲以外的奠基人效应以及对B型的人体免疫性或环境抗性。”其样本依据是“2020年3月初,GISAID数据库(https://www.GISAID.org/)收录了自2019年12月以来世界各地临床医生和研究人员提供的253个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完整和部分基因组的汇编。为了了解这种病毒在人类体内的进化,并协助追踪感染途径和设计预防策略,我们在此提出一个由160个基本完整的SARS-Cov-2基因组组成的系统发育网络”。(Phylogenetic network analysis of SARS-CoV-2 genomes https://www.pnas.org/content/early/2020/04/07/2004999117)

《北京日报》和外交部军控司官方微博对此论文的报道如下:

【“A类病毒更多发现于美国和澳洲的受感染者。A类在武汉只有极少案例,且来源于在武汉生活过的美国人。A类和从蝙蝠、穿山甲身上提取的病毒最为相似。研究人员称A类病毒为‘爆发根源’(‘the root of the outbreak’)。B类毒株是中国境内(即武汉)主要类型,且并没有传播出东亚地区。C类病毒是欧洲主要类型。亚洲地区的香港,新加坡,韩国皆有此类型,且没有在中国大陆发现。研究人员认为,毒株C类型演化自B,B类型演化自A。”】

《环球时报》认为,

【“令研究人员意外的是,这种A型的新冠病毒,虽然出现在了武汉,并感染了5名武汉人,在4名广东病例身上也有发现,但在武汉、中国乃至东亚地区被更多发现的,却是这种A型新冠病毒的变异版,即B型新冠病毒。而A型的病毒,则被更多地发现于美国和澳大利亚的病例中,其中早期的美国病例有在武汉居住旅行的历史。……从这篇研究来看,最原始的A型新冠病毒,虽然出现在武汉,但并没有在当地流传开,反倒是由A型变异而来的B型在武汉传播了开来,进而传播到了中国其他地方以及东亚多个地方。而A型真正扩散开来的地方目前看来是美国和澳大利亚。流传于欧洲的C型则是由在中国和东亚扩散开来的B型变异过去的。”】

值得关注的是,Peter Forster博士的研究虽然是新冠病毒研究的重要进展,但英美主流媒体非常可疑地对此研究结果进行了冷淡处理。

2、中国的新冠病毒来自美国生物武器实验室——剑桥大学团队论文说明了什么

英国剑桥大学彼得·福斯特Peter Forster博士在回应《环球时报》的采访时指出:

【“他表示他已经对于中美在此事上的争议有所耳闻,也清楚病毒的来源目前是块‘烫手的山芋’。……不论是哪篇论文,目前仍无法就病毒的来源地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不过,他们研究中发现的证据显示,新冠病毒最初感染人类的时间则大致在2019年9月13日至2019年12月7日这个区间。至于为何A型病毒并没有在武汉和中国大范围地出现,而是由A型变异来的B型,Peter Forster博士的回应是,这有可能是因为A型并不适应当地人的免疫系统,所以才变异成了B型,但也有另一种可能,即当地更多的病例是由B型的感染者传染出去的,即遗传学上的“奠基者效应”(founder effect)。而对于A型为何更多出现在美国和澳大利亚,他的观点是这也有可能是因为A型更适应那里的人的免疫系统。”】

首先,这篇国际顶级专家在顶级期刊发表的文章,证明了针对特定种族和特点地区的基因武器和生物武器确实是有可能的。例如,这篇论文明确指出,B型冠状病毒主要在中国武汉和东亚,美国和欧洲B型冠状病毒案例极少,如果B型冠状病毒不发生变异就不能在东亚以外扩散,这篇论文明确指出美国等地区极有可能对主要出现在中国B型新冠病毒存在“人体免疫性”,这意味着B型冠状病毒是根据中国人的免疫系统定向设计的。

其次,这篇论文首先假定此次冠状病毒来自于某团队发现的BatCovRaTG13病毒,然而,更接近蝙蝠病毒的A型新冠病毒在武汉和东亚发现的案例很少,A型新冠病毒主要在美国及澳大利亚发现,其中早期的美国病例有在武汉居住旅行的历史。所以,某团队所主张的,所谓病毒来源于中国蝙蝠、来源于中国人吃野味恶习并从中国传播到全世界的说法,已经被彻底证伪。因为按照基本逻辑及流行病学常识,A型新冠病毒要在中国武汉发生变异产生B型新冠病毒,必须有广泛的传播才会发生,所以如果A型主要至少大面积在武汉出现,才能说新冠病毒有可能起源于武汉。现在的事实是完全倒了过来。

最后,按照此论文所坚持的病毒自然起源说法,如果说病毒自然起源于蝙蝠和穿山甲,也只能说是自然起源于美国,在美国冠状病毒从蝙蝠病毒变异成A型,又在美国变异成B型,随后传播到中国武汉。但是,剑桥大学彼得·福斯特博士的论文所依据的数据实际上不能完全论证与支撑这一点。结合如下新冠病毒流行过程及流行病学原理可以发现,新冠病毒极有可能是在美国生物实验室里制造出来的。

阅读下一篇

塞尔维亚:留下?中国专家组:留下!

应塞尔维亚政府的请求,中国专家组将原定两周的援助计划延长至四周。近日,塞尔维亚政府再次提出,希望中国专家再次将返程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