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为什么要在贺龙的骨灰安放仪式上违反常规一连鞠七个躬?

2020-10-20 17:52     搜狐

▲贺龙与夫人薛明

1975年6月9日上午,贺龙同志骨灰安放仪式准备完毕。

礼堂大厅中央安放着贺龙同志的骨灰,上面覆盖着中国共产党党旗。大厅前方正中央悬挂着贺龙同志的遗像。骨灰堂的四周摆满了鲜花。大厅四周摆放着党和国家领导人、党政军各界送来的花圈。

大厅上方悬挂着“贺龙同志骨灰安放仪式”黑底白字的巨大横幅。贺龙同志骨灰安放仪式是我党我国历史上头一例。从此以后,所有遭受迫害死去的领导同志,在平反昭雪的同时,都要在八宝山举行骨灰安放仪式。

上午10时许,参加安放仪式的领导同志陆续到来,他们当中以老军人居多。大厅里满满地挤站了300多人,礼堂早已为年老体弱的同志准备了座椅,老同志在家人或警卫员秘书的搀扶下走进大厅在座椅上休息。鉴于总理已患病住院,身体虚弱,中央就没请总理参加,担心总理精神和身体受累。但在仪式开始前,突然接到通知说总理已抱病从医院赶来了,让仪式推迟一下等他。总理要来的消息在人群中引起轰动。人们议论纷纷,为总理能亲自来为贺老总送行而感到高兴和欣慰,这是中央和总理对贺老总的最大关怀,也是对老干部的最大关怀。但同时人们也担心总理的身体,大家都知道总理重病在身,已经很少外出参加活动了,今天又抱病而出,在场的人无不为总理关心同志和战友,而不顾个人安危的精神所感动。

邓颖超马上到礼堂西门等候总理,她静静地站在门口,眺望总理来的方向。

总理来了,他从车上下来,左臂上戴着黑纱,人们好久没见到总理了,发现总理瘦了,脸上的老年斑更多了,精神也不如从前了。望着为人民操劳一生的总理,人们从心底默默地为总理祝福,盼望他早日康复。

总理走到签到桌前,右手拿起毛笔在墨池里舔了舔。人们注意到总理的手青筋暴露,瘦骨伶仃,他抬起摔伤的右臂,左手扶着桌子,吃力地写下“周恩来”三个字。由于身体虚弱,运笔无力,周恩来的“来”字拖下来的一笔有些歪斜。总理拿着笔无奈地摇摇头说:“写得不好,写得不好。守在一旁的邓颖超安慰总理:“没关系,人老了,哪有年轻时写得好,偶尔写不好也没关系。”

总理在邓颖超的陪伴下,走进第一休息室,屋里的领导同志见到总理全站起身迎接。叶剑英迎上前紧紧握住总理的手:“总理,您身体不好也来了。”

总理点点头,疲倦消瘦的脸上现出一丝悲哀:“我已经对不起贺老总了,这次我哪能不来。”

叶剑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原准备由他致的悼词递给总理:“总理,你来了还是你致悼词,请你过目。”

阅读下一篇

韩信最先投靠项羽,为何没有被重用?如果他俩合作,简直就是灾难

韩信不受项羽重用是正常,受刘邦重用是意外。 为什么这么说呢? 其一,韩信没有拿得出手的战绩,凭什么证明自己呢?我们也不能怪韩信,他无权也无兵,怎么有骄人的战绩呢?作为一个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