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非洲人做疫苗试验”?全球疫情下,我看到了赤裸裸的种族歧视

2020-04-10 03:47     搜狐

如今,疫情的发展已经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其中,贫穷落后的非洲就像一个定时炸弹。张文宏医生曾呼吁“全世界要团结,帮医疗资源不充足的国家抗疫”。可偏偏有的人,想在非洲人身上大做文章。

疫情当前,虽有侠客除魔卫道,但挡不住鬼怪太多,霸道横行。

前几天,法国人将种族歧视上升到了新高度。

“非洲没有口罩、医疗或者重症监护室,不如将那里作为疫苗试验场。这就好比有些艾滋病研究在妓女身上做试验,因为很明显,她们高度暴露,也不怎么保护自己。”

一名法国医生如是说。

你没有看错,就是用贫困地区——非洲——的人口做新冠疫苗试验。

在21世纪,还能听到这样的言论,感到震惊且耻辱。

底限

说出这句话的人,是巴黎科钦医院重症病房部主任让·保罗·米拉。他不是在网络上私人发表,而是在录制电视节目时公开表示。

可怕的是,有这种想法的专家不止他一个。他的言论一出,紧接着,法国国家医学科学院研究部门主管洛克特就在网上附和:“你说得对。”

但凡有良知的人,听到后都会怒目圆睁,甚至拍案而起。

摩洛哥的一个律师团体,准备以种族诽谤罪起诉米拉。足球明星迪迪埃·德罗巴愤怒回复:“非洲不是测试场”。法国紧急反种族主义组织也谴责道:“非洲人不是豚鼠。”

在各界的强烈批评下,米拉终于道歉,“我为我笨拙的话语道歉,向那些因为我的话感到被冒犯或者受到伤害的人说一声对不起。”

道歉,道歉,还是道歉。这种道歉除了对他本人有益之外,对受害者毫无用处。

为什么法国的权威科学家会有这么诡异的想法呢?原因很简单,几百年的殖民思想在作怪,对待弱者从不留情。

你也许不敢相信,西方发达国家一直在非洲做艾滋疫苗的试验。而且在金钱的引诱下,非洲人是自愿的。

比如美国曾在2016年,从南非各地招募了约5400名18~35岁的健康成年人。他们在18个月中接受了6次注射,但疫苗完全无效,有252人依然染上了艾滋病。

为什么西方不在自己人身上做试验呢?显而易见,因为药物试验存在着很大的风险。

如今米拉的言论,只不过更大胆、更公开、更无耻而已!

弱者

在一些西方人看来,弱者只是不计死活的垫脚石,可以踩着他们的肩膀爬出深坑。而眼下最软的柿子,无疑是非洲。

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看,非洲都在这次疫情中处于不利的局面。

仅仅罗列几组问题,你就会知道新冠病毒在这里能多么如鱼得水。

5000多万人口的肯尼亚,只有550张重症监护床位。

马里共和国,平均约100万人才拥有一台救命的呼吸机。

在撒哈拉以南的许多非洲国家,连隔离病房都没有,医生也寥若晨星。

连我们说的勤洗手,在此也是难题,因为这个大陆的多数区域严重干旱。

更不用说非洲大多数国家如影随形的贫穷,即使战胜病毒也可能倒于挨饿。

就像尼日利亚最大港市拉各斯一些年轻人的抱怨:没有足够的存款支撑两周的封锁。

乌干达财政部长卡塞加则直接表示:若疫情爆发,将使约260万人陷入贫困。

狡猾的新冠病毒,特别擅长从薄弱处攻击。而非洲不是个别薄弱,是普遍薄弱。

▲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阅读下一篇

美军“罗斯福”号航母近300名船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原标题:美军“罗斯福”号航母近300名船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美国海军“西奥多·罗斯福”号航空母舰(图源:东方IC)【海外网4月9日|战疫全时区】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