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贺龙死亡真相,审判长道出鲜为人知内幕

2020-04-03 04:17     西陆网

我1980年7月15日,被最高人民法院党组调到北京秦城监狱,参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对“四人帮”的预审工作。同年9月29日,由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决定任命我为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十名主犯的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审判员之一。因而我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诬陷迫害贺龙元帅致死的有关情况有所了解,略述如下:


揭秘贺龙死亡真相,审判长道出鲜为人知内幕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林彪、江青一伙把贺龙元帅视为篡党夺权的障碍,他们勾结一起,罗织罪名诬陷贺龙元帅。林彪诽谤贺龙是“土匪”、“军阀”;江青到处向红卫兵煽动“贺龙有问题,你们要造他的反”;李作鹏(时任海军第一政委)诬陷贺龙“篡军反党”。

周恩来总理保护贺龙

“文革”开始后,“造反派”冲进贺龙的家大肆查抄。周恩来总理为了保护贺龙的安全,把贺龙和夫人薛明接到中南海西花厅的自己家中,给予关心照顾。到了1967年中南海也不安全了,“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组长陈伯达伙同副组长江青和顾问康生擅自决定批斗刘(少奇)、邓(小平)、陶(铸)夫妇,对他们进行人身迫害。周总理就派人把贺龙夫妇转移到一个保密的地方。可是不久,贺龙夫妇就落到了林彪、江青一伙的手里,从此完全失去了自由。

叶群指使人写材料诬陷贺龙

1966年8月,林彪指使吴法宪(时任空军司令员)写“贺龙插手空军党委”的材料,此时贺龙的职务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副主席。可是吴法宪依照林彪的旨意,写了“贺龙参加空军党委十一次会议,有夺权活动”,说“贺龙是一条黑线在指挥空军党委会”,说“林彪是一条红线在指挥空军党委会”的材料。

经吴法宪同某政委签名后,于同年9月3日报送林彪,林彪批转后报送党中央。1980年12月6日,特别法庭在庭审吴法宪时,他在法庭上供述:“报告上说‘贺龙是一条黑线’、‘林彪是一条红线’,是我形容的,我编造的。说‘贺龙插手空军党委十一次全会’,‘搞幕后活动’,‘要夺权’等,不是我编造的,那是林彪叫我写的话。”

也是在1966年8月,叶群(林彪之妻,时任林办主任)把捏造贺龙的材料,当面口授给中央军委办公厅警卫处处长听,指使他写诬陷贺龙的材料,并对他说:“以你主动向我反映情况的口气写,不要以我指示你的口气写。”

同年9、10月,他先后把写的纯系捏造的四份诬陷贺龙的材料送给林彪,然后林彪签发转报党中央。这些诬陷材料的内容真是荒唐可笑,不过是一种无稽之谈罢了。例如“贺龙同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等反党分子经常集会进行密谈”;“贺龙亲自保存一支精制的手枪,晚上睡觉时放在枕头下面,他外出时带在身上”等等。

康生制造贺龙搞“二月兵变”谣言

1966年夏,康生在北京师范大学召开的群众大会上和“中央文革小组”的会议上,诬陷贺龙和彭真“私自调动军队搞二月兵变”。实际情况是,1966年2月,北京军区根据中央军委指示调了一个团的部队给北京卫戍区加强民兵训练等任务。他们因缺乏营房,曾派部队同志到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等校联系临时借房之事。

后经研究,考虑到军队驻扎在学校不合适,而且到农村参加“四清”运动的学生也快要返校,因而部队也不再提出向学校借房了。因此,部队从未进驻过学校。仅仅过去三、四个月后,“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有人就写了一张“触目惊心的二月兵变”的大字报。

阅读下一篇

陈赓三次违抗林彪命令,最后证明他是对的

著名战将陈赓在消灭白崇禧集团中,三次违抗命令,而这三次都是针对林彪。 一违:拒绝湖南大决战,主张南下迂回 1949年4月,解放军二野四兵团即陈赓所部被划归第四野战军司令员林彪指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