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中国不欠你们的

2020-03-31 16:46     环球时报

国家有边界,病毒无国界。

大自然中的病毒在某个时点跳转到人类身上,具有极大的偶然性。新冠病毒首先在武汉被发现,这是中国的不幸,此病毒形成全球“大流行”更是世界的不幸。

由于中国经历了2003年刻骨铭心的“非典”,整个社会对此类疾病有着高度的敏感,正是这种敏感,武汉市卫健委于12月31日就正式向外界发布了不明肺炎的通报,根本不存在第一时间向世界隐瞒之说。

囿于当时的技术条件,无法对新病毒进行测试,且低估了人与人之间传播的可能性,遭到人们的广泛诟病。武汉有关部门在病毒暴发初期的应对不当及进退失据,这是提高社会治理水平必须深刻反思的地方。

但上述不足被西方国家一些人吹毛求疵并无限放大,且上升到中国国家层面的制度性隐瞒,则完全是别有用心。

中国政府在1月3日就向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等国正式通报了有关情况,1月11日就与全世界共享了新冠病毒基因序列。

中国对新冠病毒的反应速度,完全得益于近年来国力的增强、生物科技的突飞猛进,否则整个世界还会在黑暗中摸索一段时间,更谈不上各国依据这个基因序列制做病毒检测试剂了。

面对元旦前夕武汉发布的同一则信息,世界各国与地区对此的反应有着天壤之别。

以香港为例,由于在2003年用299条鲜活生命换来的沉痛教训,此次对新冠病毒格外敏感。在武汉发布不明肺炎通报的当天(12月31日),香港卫生检疫中心就对来自武汉的七个航班进行登机检疫。

从1月3日开始,港府每日公布疑似病例,在机场增设红外线热像仪,重点检查武汉抵港航班乘客体温;高铁西九龙站对所有由武汉来港列车加强检查;1月4日将应变级别从“戒备”提升至“严重”。香港大街上随处可见戴口罩的行人;一些医院急诊室也向候诊者派发口罩;1月6日刚刚开学的大学生纷纷带起了口罩;许多办公大楼及住宅电梯每小时消毒一次。在新加坡也是在第一时间采取了相应的探查措施。

反观大部分西方国家,基本上对新冠疫情采取旁观者的姿态,甚至是幸灾乐祸。

虽然许多国家在第一时间宣布对中国断航、封关、缓签等措施,但整个社会内部并没有紧张起来,相反对中国的“封城”冷嘲热讽,认为是违反人权,建方舱医院是搞“集中营”。体育比赛照搞,竞选集会照做,宗教仪式一次不落,为病毒的扩散提供了可乘之机。

在武汉提前预警七十天、武汉封城50天之后,当新冠病毒攻入白宫、白厅的时候,西方国家的首脑们大惊失色,这时候的匆忙应付已错过黄金时间。

阅读下一篇

三个条件不满足不开学

三个条件不满足不开学 教育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登峰:在疫情得到基本控制之前不开学,在学校的基本防控措施到位之前不开学,在校园和师生的公共安全得不到保障之前不开学。除了这三个条件之外,我们现在也特别强调要严防境外输入可能带来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