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值一读!这位德国知名作家的居家日记

2020-03-30 09:17     补壹刀

大城市几乎没人出现在大街上,几乎没人在外面,大家都呆在家里。

——漫游者的日记

下午走进柏林中心区伯爵山街的艾迪卡超市买东西:除了一包绿色的菠菜意大利面,整个得科牌意大利面货架都空了,但是在过道的拐角处仍然有不少巴里拉牌通心粉和普通的意大利面,今天甚至还打折。

照常,此时此刻也不会有太多人。收银台前排在我面前的女人在传送带上放了四包面粉和一些干酵母。

这个超市很早以前是东柏林的一家百货商店,也许不久,说不定在4月就会被关闭并拆除。一位收银员告诉过我,要在这个平房的位置上,建一栋居民楼。

更值一读!这位德国知名作家的居家日记

今天,她扫描着我买的东西,显得格外友好。今天,几乎每个人都显得格外友好。好像每个人都有默契:如果我们必将面临死亡—当然我们会有那么一天—之前我们可以彼此友好相处。

因为接受过器官移植,免疫力受到影响,这几周我会比其他人风险更大。我明白,我早就明白了,我应该尽量减少我的社交活动。万一感染是很不利的,我应该待在家里。

总会有事做的,没问题,我可以清理储藏室,十年来头一回这么做。我发现了保质期到2013年的罐头食品,到2012年的玉米爆米花,到2011年的鹰嘴豆。如果我们得在这里饿死,我会想它们吗?

我还找到两个黑色的大音响喇叭。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我15岁时买的,当时的人生目标,要拥有一套音响。这些东西还是可以用来当凳子的。我把它放到地下室去。

我在家,在我的生命的储藏室里踱步,发现了一袋尿布,还有一些我抱婴儿时搭在肩膀上用的披巾。这个婴儿下个月就要二十岁了。

我想知道,是否有一天,还会有人对这些文件夹和我1999年的纳税申报表及附件材料感兴趣?毕竟,这里面还有我的第一本小说《我的夜蓝色长裤》的签约合同。

这个房间很大,它原来是一个走廊,在房间尽头,我还找到了三十六年前父亲在母亲离世前不久买的CD播放器,飞利浦的,铝制的上开盖。我把它当厨房收音机用——瞧,它正常工作了。

在卧室晒太阳,听鸟儿歌唱。

拿起电话-有新的数字吗?罗伯特·科赫疾控中心怎么说?约翰·霍普金斯怎么说?卫报怎么说?每日镜报怎么说?法兰克福汇报怎么说?今天有多少新增病人?有多少人死亡?

在柏林散步差不多快三十年了,伴随着这座城市的起伏,波动,盛衰。

最近的一些年,它只是在上升,一路飙升,尤其是房地产价格。我不是很久就算着要跌吗?我期待如此?期待廉价航空公司停飞?虽然我自己并不太愿意坐,也没坐几回。

更值一读!这位德国知名作家的居家日记

我想现在,如果柏林所有民宿公寓都重又成为出租公寓,我会感到不高兴吗?如果房地产泡沫破灭,不再有豪华游轮,难道我不感到高兴?

我梦想唐纳德·特朗普会被病毒击垮,乔·拜登和伯尼·桑德斯也如此。伊丽莎白·沃伦成为总统——但这也只是个梦。

我这样一个免疫力缺乏而且不再年轻了的男人想不被感染,此时我戴着手套。昨天送来了消毒剂包裹的快递员,今天正送来乳胶手套。

阅读下一篇

日本喜剧演员志村健因新冠肺炎去世 终年70岁

据日本NHK电视台消息,日本著名喜剧演员志村健此前因感染新冠肺炎入院治疗。29日晚间,志村健在东京的医院去世,终年70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