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患者如潮涌来、气氛就像打仗一样……医生在重症病房经历了什么?看央视深度调查

2020-03-16 10:57     央视财经

迄今为止,人们尚未发现能够有效杀死新冠肺炎病毒的药物。目前,仍有 3000 多名重症患者正在与死神惨烈搏斗,如何为他们提供及时周到的治疗?奋战在一线的医护工作者们压力究竟有多大?他们如何才能抚慰那些正在经历煎熬的身心?

《新闻调查》记者记录下这个非常时期,人们所付出的非凡努力。

重症患者如潮涌来

三天收满一觉未睡

3 月,集中收治轻症患者的武汉方舱医院陆续关闭休舱。但在收治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定点医院里,人们仍在与病毒进行着艰苦的拉锯战。

祝伟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的医务处处长,在 600 多名该院的医护人员中,有不少人和他一样,已经几十天没有回过家。他们与 17 支支援湖北医疗队一道,共同肩负起了救治上千名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责任。

就在一个月以前,这里是另外一番景象。

2 月 9 日,武汉市宣布同济医院光谷院区为增设的新冠肺炎定点医院之一,开始集中收治重症和危重症患者。此后连续三个夜晚,来自多个隔离点、医院和社区的转运患者的车辆不断涌向医院。

当时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正处在快速增长期,每天新增确诊病例超过千人,医疗资源高度紧张,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奉命开放的 17 个病区、828 张床位,专门收治重症和危重症患者。

祝伟回忆说,患者大部分都是老年人,到了后半夜人都疲劳,要睡觉、要休息。“我们需要做的是马上给他安排一个病房,安排一张病床,让他躺下,他的心就放下了。我们从 2 月 9 日开始收病人,三天收满,三天三夜我没睡觉。因为病人不能等,病人着急,放在医院外面就多一分感染的机会。”

“总会梦到同事没防护就进病房,晚上经常会焦虑地醒来。”这是陈澍接受总台央视记者采访时的讲述。

他是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的感染科医生,疫情暴发后,他随上海医疗队驰援武汉,来到同济医院。至今,他已在同济医院光谷院区工作一个多月了。期间,他经历了初期的紧张和焦虑,见证了后来的有序,也收获了感动。

阅读下一篇

贾跃亭破产重组进入投票程序 贾跃亭微博重新活跃

贾跃亭破产重组 针对贾跃亭破产重组方案将进入投票程序,债权人投票将于4月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