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新冠危重症患者病理报告:全肺表面呈古铜色,大量肺间质纤维化(3)

2020-03-06 07:49     澎湃新闻

可见肺泡炎伴肺泡上皮细胞(主要为II型)的萎缩、增殖、脱屑及鳞状上皮化生的各种改变。其余肺泡显示肺泡隔增厚,肺泡上皮细胞坏死、脱屑。此外,还观察到大量纤维素样渗出物、多核巨细胞和胞浆内病毒包涵体。坏死性细支气管炎表现为细支气管壁坏死,管腔内可见上皮细胞。

首例新冠危重症患者病理报告:全肺表面呈古铜色,大量肺间质纤维化

COVID-19肺泡改变活检。A、坏死性细支气管炎,腔内可见坏死的支气管上皮细胞。B、肺泡上皮细胞萎缩。C、细支气管上皮细胞鳞状上皮化生。D、肺泡细胞鳞状上皮化生。E、肺泡隔增厚。F、肺泡上皮细胞坏死、脱屑。G、腔内有炎性细胞和大量纤维素样渗出物。H、多核巨细胞。I、肺泡上皮细胞胞浆内病毒包涵体(方框示意)。

免疫组织学结果显示,CD3、CD4、CD8、CD20、CD79a、CD5和CD38等免疫细胞呈阳性。研究发现免疫细胞的阳性表达主要集中在肺间质和血管附近。此外,CD31、TTF1、CK5/6、CK7、CK19、SMA、FVIII和IV型胶原也呈阳性(部分数据未显示)。

首例新冠危重症患者病理报告:全肺表面呈古铜色,大量肺间质纤维化

危重症COVID-19免疫组织学结果。连续组织切片显示CD3(A)、CD4(B)、CD8(C)、CD20(D)、CD79a(E)、CD5(F)、CD38(G)、CK7(H)、IV型胶原(I)阳性表达。

研究团队在讨论环节指出,在SARS的肺病理学方面,此前有课题组发现了局部出血坏死、肺泡炎和支气管炎、肺泡上皮细胞脱屑等肺部病变。实际上,在这项研究中,结果也显示了肺泡水肿伴出血、细支气管炎、肺泡炎伴上皮细胞炎性损伤等肺部损害。值得注意的是,在显微镜下研究团队观察到大量的肺间质纤维化、管壁增厚、管腔狭窄和闭塞发生较多。

研究团队推测,这些主要的改变可能导致危重病人出现严重的呼吸衰竭。

另一方面,目前大体观察发现出血性坏死主要存在于右肺外缘。这一观察提示以下两点:第一,这可能是重症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第二,COVID-19的主要病变可能首先起源于此。

另外,最近的研究也表明,新冠病毒与SARS-CoV具有相同的细胞进入受体,即ACE2(血管紧张素转化酶II)。一般情况下,ACE2蛋白在肺泡细胞、支气管上皮和血管内皮细胞中表达,因此与SARS-CoV-2感染结合ACE2会导致急性肺损伤和肺水肿。研究团队此次也观察到大量肺水肿和出血,脱落支气管和肺泡上皮细胞。

另一方面,细胞因子风暴与过度免疫反应和不受控制的促炎反应有关,后者则会导致严重的器官疾病,包括肺损伤。目前几个代表性的细胞因子已确定,包括IL-1β、IL-18、TNF-α、IL-6、IL-8和IL-10,这些均由包括CD8和CD4的各种免疫细胞产生和调节。

值得一提的是,研究团队观察到淋巴细胞、单核细胞和浆细胞浸润肺间质,这些类型的炎症细胞都经免疫组织学方法证实。而如前所述,肺间质大量纤维化、管腔狭窄等病理改变发生在该病例的肺部,研究团队认为,这些结果可以解释为什么危重病人有急性肺功能障碍。

阅读下一篇

贾跃亭破产重组进入投票程序 贾跃亭微博重新活跃

贾跃亭破产重组 针对贾跃亭破产重组方案将进入投票程序,债权人投票将于4月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