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旬矿工的14天囧途:睡桥洞草窝 为复工徒步七百公里

2020-03-04 04:11     红星新闻

52岁的张先生是一名矿工,新冠肺炎疫情袭来之时,他正独自租住在陕西省榆林市的一家小旅店里。因疫情防控,旅店关门,他被迫流浪街头。

为了生存,张先生选择徒步外出务工。从榆林到西安,再辗转至淳化,最终抵达旬邑,700多公里路程,整整用了14天。而这一路,他不仅睡过桥洞、草窝,也常被当作是流浪汉、乞讨者,“是一段囧途,也是一次经历。”

“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我想工作了”

2019年秋天,因为下颚两侧的大牙疼痛不已,张先生扔掉一身的户外骑行装备,以最快的速度从西藏赶到成都治牙。简单消炎后,他便启程回到了榆林,打算在那里治牙休养到2020年春,“之前谈好了一个工作,在贵州那边的矿上,等春节完了就过去。”

张先生说,他是辽宁阜新人,因谋生技能是综采综掘操作与维修,只能在矿厂里找工作,因此他将周边矿厂资源丰富的榆林当作固定落脚点,“我没有亲人,也没有房子,有工作的时候就住工地,没工作的时候就租个小旅店住着,挺方便的。”

↑张先生之前的工作照

“因为疫情,2月5日左右旅店就关门不让住了。”张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流浪街头的前两天,他还试图在榆林市里寻找新的住宿点,但城市里还开着的酒店,有的被政府征用为指定隔离点,还有一晚最低也要300多元的大酒店。

将自己的积蓄盘算一番后,张先生放弃了在榆林继续暂住的想法,决定出去找份工作,将生活暂时安定下来,“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我想工作了,但贵州肯定是去不了了,只能在陕西一带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矿厂已经开工了。”

在张先生的短视频账号里,有许多他以往户外旅行的视频,他说他喜欢旅行,也喜欢把过程分享出来,这次徒步外出务工也不例外。

阅读下一篇

贾跃亭破产重组进入投票程序 贾跃亭微博重新活跃

贾跃亭破产重组 针对贾跃亭破产重组方案将进入投票程序,债权人投票将于4月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