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吗?八路军新四军改编之初也曾有过军衔(2)

2020-02-17 20:02     党史博采

开国中将廖汉生将军曾回忆:"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国民政府仿照其他部队的标准,也给八路军的团以上军官封了一些军衔。我担任第一二〇师第三五八旅第七一六团副团长,上校军衔,没有佩戴军衔标志,只是在准备对外联络用的名片上印着'上校副团长'几个字。八路军内部并不准备实行这一套。"

1938年春,国民政府军委会在武汉召开了全国师以上参谋长、政治部主任联席会议,八路军总部派出了8人参加这次会议,他们是彭雪枫(八路军总部参谋处长、代表八路军总部,少将衔)、周昆(八路军一一五师参谋长,少将衔)、边章五(代表八路军一二〇师,少将衔)、张经武(代表八路军一二九师,少将衔)参加参谋长会议;罗瑞卿(以八路军总部政治部组织部长名义,上校衔)、张爱萍(以八路军一一五师政治部副主任名义,上校衔)、欧阳毅(以八路军一二〇师政治部副主任名义,上校衔)、谭政(以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部副主任身份,上校衔)参加政治部主任会议。

当时八路军、新四军干部的军衔,主要见于履历表、报告中,本人一般也知道,但也有不少人对自己的军衔并没有印象。开国少将王兆相在回忆录中提到:记得我被任命为警六团团长时,没有关于军衔的命令,也没有附带说明。但近年来我在写回忆录时,发现了一份一二〇师参谋长周士第的电报,这份电报是发给中央军委参谋长滕代远和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的,发报时间是1938年2月6日,内容为介绍警六团营以上干部配备情况。其第一条是:"上校团长王兆相,三十岁。"不过在印象中,我没有接到过授予我上校军衔的通知,也没见过八路军的各级干部佩戴军衔。

有关八路军、新四军干部的军衔,只是在抗战初中期有过记载。据1941年3月12日,新三五八旅旅长彭绍辉《关于整军工作的报告提纲》,其中,"第四,将校以上官佐简历表"可见,此时八路军干部简历中还有军衔等级,以后就逐渐不再提军衔而只提干部的职务了。

当然,因工作需要,八路军、新四军一些干部在抗战中后期也都使用军衔。据一个"日本八路"--反战士兵水田靖夫回忆:他在1940年梁山战役中被八路军俘虏,八路军一一五师教导第三旅旅长杨勇送他一个笔记本,署名:"中国国民革命军陆军少将杨勇"。

八路军新四军改编之初也曾有过军衔

抗战时期的"陆军少将"杨勇。

国际友人爱泼斯坦在《抗日战争中的新四军》一文中写道:"改编为新四军后,游击队员们必须识别不同的军衔,服从他们不认得的人的命令。他们的日常生活受到严格的军事纪律的约束,这是他们以前不习惯的。"说明改编后的八路军、新四军佩戴过军衔标志。不过,八路军、新四军在这一时期佩戴过军衔的只是少数指挥员,如北伐名将叶挺等。抗日战争爆发后,叶挺临危受命,于1937年10月出任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军长,并被授予中将军衔。

八路军新四军改编之初也曾有过军衔

身穿中将军服的叶挺将军。

阅读下一篇

患难真情!援助已送达这国,曾打下隐身战机,与我国结成钢铁友谊

作者:虹摄库尔斯克 就在塞尔维亚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总统武契奇含泪向中国求助的第二天,由中国援助的首批物资就火速抵达了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 当地时间3月17日晚,武契奇通过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