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美国人在美媒发问:如果新冠疫情发生在休斯敦,该怎么办(2)

2020-02-17 17:02     环球时报

当你作为旁观者看着这次疫情,还会忍不住想第二件事:如果这次新冠病毒爆发在美国休斯敦,该怎么办?我们会把休斯敦封城吗?会限制人们出行吗?会强制要求每人每天测两次体温吗?

这不是一个抽象问题。我不是说新冠病毒一定会在美国大规模流行--当然现在还言之尚早--而是因为如今人际互动相当之快,面对这样的时代,我们要完全理解都很难,更不用说管控了。传染性就是这个新世界的特性。假新闻、恐慌情绪、民族主义和疾病传播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

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015年的一篇文章中,比尔·盖茨曾预警说:"在所有能杀死全球1000万以上人口的事物中,可能性最高的就是流行病。"而且他说,对此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

当前在中国和世界范围内真正上演的故事章节不仅是人类对抗医学流行病,也是我们这一代人与互联时代各种令人紧张不安的危险开展的攻坚战。冷战时代是一个孤立的时代;随后的全球化时代构想的是简单明了、让人轻松并充满希望的联结。但如今这个新时代是需求之间相互竞争的时代:一方面需要隐私,另一方面需要不断保持联系。在这样的时代,新冠病毒就是一次考验,而且不仅是对中国的考验。

一个美国人在美媒发问:如果新冠疫情发生在休斯敦,该怎么办

日本舞鹤市政府向大连捐赠物资,附上唐代王昌龄的诗句

后来我并没有按那家医院的建议去做"非典"病毒抗体检测的血液筛查。但看着眼下新的流行病再次爆发,同情心的驱使倒让我想去接受检测了。当然,也可能还有一份好奇心在驱使。

亚当·史密斯在1759年就曾说到,即使是富有同情心的欧洲人,失去一根小指头也比看着中国遭到地震破坏更能使他们不安。但如果是在我们这个相互联结的时代呢?你的地震就是我的地震。你的病毒就是我的病毒。所以,无论是抽身而去,或是竖起围墙、或与其它国家"脱钩",或借用各种隐喻煽动种族主义是多么具有诱惑力,我们绝不能这么做。我们面临的问题和今天中国人面临的问题实际上是同一个:如何应对我们这个复杂、互联的新世界所提出的致命要求。

文:乔舒亚·库珀·雷默,基辛格顾问公司联席总裁、副主席

翻译:观察者网凯莉译自《洛杉矶时报》

阅读下一篇

患难真情!援助已送达这国,曾打下隐身战机,与我国结成钢铁友谊

作者:虹摄库尔斯克 就在塞尔维亚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总统武契奇含泪向中国求助的第二天,由中国援助的首批物资就火速抵达了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 当地时间3月17日晚,武契奇通过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