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造反?县官瞒报,大清因此死了一亿人(3)

2020-02-17 15:02     军武次位面

概括一下,就是指责王秀才身为读书人,却不按规矩办事,小题大做,故弄玄虚,涉嫌公报私仇……你们要不要对质一下啊?冯云山也大喊冤枉,我传教是为了让老百姓敬畏上天,我是被诬告的好人啊!王作新被当头浇了一瓢冷水,碰了一鼻子灰,不仅没有告倒冯云山,还险些被定个诬告。

为什么连谋反这样的大案都不理呢?县令有自己的算盘--要是在我的地面上出了谋反案,要么落个工作不力的名头,要么上面派人督查严办,那还不得被麻烦死?再看冯云山好像人畜无害嘛,你个小地主就别来给本官添堵了……

但冯云山也没被释放,而被不明不白的关押了半年。这还是因为县令的算盘,按当时的潜规则,哪怕无罪,也得敲一笔才能出去。只是王县令还没等着钱送来就因母亲去世"丁忧"了,教徒们辛苦凑足一笔钱贿赂了接任的县令贾柱,冯云山被"遣送原籍",放了。

有人造反?县官瞒报,大清因此死了一亿人

冯云山一脱身,便如龙入大海一般尽情施展,甚至连押解他的两个衙役都被收服入教了。随着拜上帝教动静越来越大,按理说当地官员不可能毫无觉察,但广西前后两任巡抚都不愿意惹上"谋反"大案,消极敷衍,喝酒吃茶,吟诗作赋,假装太平,下级呈送情报,一律予以斥责,久而久之,连上报的人都没了。拜上帝教发展毫无阻力,如烈火一般蔓延开来。

为什么更高级的官员也是如此呢?还是他们不愿给自己惹麻烦,增加工作量,少做事,不仅舒服,而且不会犯错。

按律法,某地出现案子,必须由当地主官追查缉捕,哪怕案犯从广西跑到山东,也是这样。以当时的财政、技术、交通条件,如此势必十分辛苦。而且谋反不比匪盗,一旦上报,必然引起上级直到皇帝的重视,会被盯着办,不好交待不说,还会被认为平时工作不行--别处都好好的,咋就你这出了反贼?

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捂着瞒着,只要熬过任期,那就不关我事啦--责任心不到位,必然做出这种欺上瞒下的"理性行为"。

有人造反?县官瞒报,大清因此死了一亿人

▲郑祖琛任期内撞上了起义,当了背锅侠,被革职后气死了

到了金田起义前夕,造反的征兆已经十分明显。此时的广西巡抚郑祖琛眼看盖子快捂不住了,四处汇报救援。但他万万没想到,无论是直接上级两广总督,还是军机大臣,都嫌他多事,要么表示不归我管,自己看着办,要么表示别拿这事烦我,不予理睬,直到这个火药桶轰然爆炸。

阅读下一篇

看看太平洋战争中美国潜艇的战绩,就知道德国海军并不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