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新规延期或是“一行一策” 核心是老产品承接标准

2020-02-07 20:03     财联社

财联社(北京,记者 李愿)讯,资管新规即将延期一事再次得到确认。

2月7日,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国新办发布会中介绍,央行和银保监会正在对此进行技术上的评估。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也在上述会上表示,银保监会将从实际出发进行评估,尽快公布方案。

"适当延期是实事求是的做法,有利于银行平稳处置存量资产,有利于支持实体经济和控制金融风险。"一位国有大行理财子公司负责人今日对财联社记者表示。

另一家国有大行理财子公司负责人对财联社记者表示,该理财子公司正在按照监管要求稳步推进转型,但未透露具体转型方案,同时称对监管正在进行的评估没有想法。

延期或大概率"一行一策"

近期,因为疫情的爆发,银保监会再次表态,并首次明确提出延长过渡期的概念。就延期的具体方案而言,业内则多认为会实行"一行一策"。

2月1日,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在《就银行业保险业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和金融市场稳定等相关工作》答记者问时称,对到2020年底确实难以完成处置的,允许适当延长过渡期。

"一个月前确实有机构向监管部门上报了方案,但没有得到正式回复,是否延期也存在较大不确定性。"2019年12月中旬,曾有业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

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研究员明明在近日发布的研报中表示,疫情的爆发可能使得未来一段时期内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天平会偏向稳增长一边,这就要求稳增长的前提--稳社融,成为未来一段时间的工作优先,于是也就加大了延长资管新规过渡期的可能性和必要性。

"在疫情及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双重背景下,保持经济增长更具有重要性。"今日,潘功胜也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

一位股份行理财子公司负责人曾介绍,在成立理财子公司之前就已经把跨越2020年过渡期之后的产品逐笔报给监管部门,预计未来延期会实行"一行一策"。

"在2020年稳字当头的基调下,过渡期结束时不可能对资管产品实施一刀切,大概率会一行一策,对无法顺利完成整改的银行对点监督,督促整改。"明明认为。

事实上,资管新规可能延期的讨论早在去年底就已开始。去年12月20日,银保监会表示,对于存量理财业务的处置,将严格制定整改计划,按照进度扎实有序推进,但也会根据实际情况研究是否对相关政策进行小幅适度调整。

1月13日,银保监会再次表示,部分银行机构资管产品存量比较大,在过渡期内完全到位,有一些困难,对于确实有困难的个别机构,会适当地给予一些灵活措施安排。

核心是老产品承接新资产标准

从各家银行披露的数据来看,不少银行的净值型理财产品占比超过了50%。不过,这一数据遭到较多的质疑,真正符合资管新规的理财产品占比较少。

"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大概占到其中的70%。"去年12月下旬,一位股份行理财子公司人士回复财联社记者感叹其净值型理财产品较高时表示。不久(12月27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规范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如果文件正式发布意味着这些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再次回炉改造。

截至目前,资管新规过渡期最后一年已过去1/12,距离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仅剩11个月。明明在研报中表示,资管新规出台以来资管业务有序展开,但体量太大的银行理财产品整改需要时间,再加上老产品所投的非标资产期限一般为2到3年,部分老资产在2020年底仍不能到期,资管产品在2020年底全部整改结束大概率无法实现。

据明明对某国有大行存续的理财产品测算,按照目前新产品发行速度乐观预期,新产品要承接目前老产品月度发行规模至少还需要14个月,而整体替代就可能需要等待更长时间。

"无论从资产到期还是产品整改进度方面,银行理财产品能够在2020年底实现全面净值化的可能性较低。"明明认为,对于存在吸储困难、依靠高利息吸收存款的中小型银行而言到期顺利完成整改任务更加困难。

2019年12月底,一位国有大行理财子公司负责人也曾在会议上公开表示,按照原来制定的计划,在2020年底还能勉强完成整改任务,"但是2019年有很多债券违约,底层资产都出了问题,加大了整改难度。"

"资管新规延期无论是机构、市场、还是监管都有充分预期,延期仅针对老产品,而非全面宽松,其核心是老产品承接新资产的具体标准,一种最直观的路径是,不再允许未完成整改的老产品投资非货币类的新资产,即老产品到期后只能维持现金管理,并不断分配给最先到期的客户。"一位券商资管人士表示。

与此同时,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建议,由于存量类货基规模较大,且大多不符合新规要求,在今年底前完成整改的难度大,考虑到疫情使得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建议也适度延长过渡期。

阅读下一篇

对冲基金经理:大清洗才开始 美股至少要跌74%

财联社3月21日讯,隔夜美股高开低走再度收跌,三大股指均跌超3%,遭遇2008年来最惨一周。WTI原油期货本周暴跌29%,创1991年以来的最大单周跌幅。 道琼斯指数 对冲基金Crescat Capital首席投资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