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战挂彩、屡次被歼:侵华日军中最"倒霉"的甲种师团

2020-04-07 11:41     澎湃新闻

第116师团

师团是日军最小的战略单位,在抗战全面爆发前,日本共有17个常设师团(甲),分别是近卫师团、第1师团到第20师团(欠第13、15、17、18),均属于甲级编制。其中挽马制师团(装备野战炮的野战师团)共有25000余人,师团炮兵为改38式75毫米野战炮、91式105毫米榴弹炮。师团管辖的步兵联队有联队炮1个中队、速射炮1个中队。驮马师团(装备山炮的山炮师团)共有28000余人,师团炮兵使用九四式75毫米山炮,而管辖的步兵联队在前期只有一个步兵炮中队,没有设置联队炮中队。

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日军在华的常设师团陆续投入到太平洋。为了加强在华的日军——中国派遣军的力量,从1942年开始,侵华日军的几支乙种、丙种师团陆续改变成甲种师团,并更换新装备。比如第13师团、第27师团、第116师团等。

其中第116师团于1943年5月开始,正式改成甲种师团。师团管辖第109联队、第120联队、第133联队,各联队由原来3500人,增加到4098人。(“一号作战”时为4218人)联队管辖的联队炮中队换为4门四一式山炮、步兵炮中队改变为速射炮中队,共2门九四式37毫米速射炮、2门十一年式70毫米曲射炮。大队管辖炮兵炮小队(2门九二式70毫米步兵炮),同时联队新设通信中队1个、乘马(骑兵)小队1个,实力大大增强。

但是,自从日军第116师团升级为甲种师团后,就一直霉运不断,一直到日本战败投降。

日军四一式山炮

霉运降临:首战即被炸伤的日军师团参谋长

升级成甲种师团后,日军第116师团第一仗就是常德会战。1943年11月2日,第116师团以第109联队、第133联队为一线部队,进攻积五台,然后渡过雾气河向沙口、红庙一带进攻,企图围歼国军第29集团军第44军主力。在当天,日军在四一式山炮、改三八式野战炮的支援下,猛烈轰击第44军第162师第485团、第150师第450团的前沿阵地。

遭到猛烈炮火打击的中国守军只好撤退,日军见状大举进攻积五台,很快便占领该地。但就在这时,在后方的第44军各师迫击炮营集中数十门82毫米迫击炮猛烈轰炸日军,其中数枚迫击炮直接落入日军第116师团司令部内。

结果刚开始作战的第一天,日军第116师团参谋长山田卓尔大佐就被当场被炸伤,可惜国军没有大口径的火炮,不然山田卓尔难逃一死。

勇猛的川军:陷入危机的日军师团司令部

占领积五台的日军用折叠舟在重机枪和山炮的火力掩护下开始渡河。察觉日军渡河的第44军,以炙热的机枪火力猛烈扫射日军。激战数十分钟,第109联队陷入苦战之中。第133联队长黑濑大佐见师团主力渡河受阻,以第3大队第9中队、第12中队为主从右翼展开。

为了有效配合一线日军步兵战斗,日军独立山炮兵第2联队和野战炮兵第122联队集中20多门火炮,猛烈轰击第44军阵地。其中第150师第449团第4连连长许国安、第162师第485团第3营营长萧杰臣先后负伤,官兵伤亡高达一二百人。

面对日军猛烈的炮火,国军将士并没有退后一步。负责进攻沙口正面的日军第109联队,在中国守军英勇反击下死伤不断。其中登陆河岸的一个小队人马被第150师一部全部歼灭,守军从缴获的日军文件发现,日军正在集结兵力。第150师师长许国璋得知这个情况之后,决定以一个加强团的兵力反扑日军。就在这时,国军第29集团军司令部鉴于防御面过宽,决定收缩防线,除了第150师继续坚守阵地外,第162师转移到二线防御阵地。

国军第150师师长许国璋

在第44军主力开始撤退的时候,第150师以第449团、第448团第1营组合一个加强团,由第449团团长鲁宗周指挥,在数门迫击炮的支援下,大举反扑日军。在中国军队的猛攻之下,日军甲种师团的防线被撕开了一个口子。日军第133联队见状,以第3大队第11中队加强师团左侧。

结果日军第11中队刚投入到战场,就被中国军队所包围。为了扩大战果,第449团以一个营的兵力包围牵制日军第11中队,主力继续深入。其中一部直接攻击到日军第116师团司令部和第113联队联队本部附近。

见中国军队居然攻到师团司令部周围,日军司令部内人员被吓了一大跳。惊慌失措之下,师团司令部内文职人员全部拿起枪准备战斗。

而中国军队见面前日军所在的房屋,有很多电台天线,判断这里应该是日军某部的指挥部,便集中力量进攻该地。可惜第449团出击时未携带电台,无法呼叫师主力增援,加之第29集团军开始向后撤退。因此从正面突破日军防线,并包围日军师团司令部、联队本部的第449团陷入孤军奋战的局面。

阅读下一篇

抗战时期日军的单兵装具:设计精巧 注重实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