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念申谈东亚:清朝没有“停滞”日本未曾“锁国”(2)

2020-04-09 07:05     澎湃新闻

今天美国年轻人对东亚的兴趣又不一样了,他们关心东亚,主要是因为中国经济的快速崛起,让他们觉得必须要重视中国。当然,韩流的力量也不容小觑,我有很多学生选择学习韩语、韩国文化,是受韩流影响。可以大致认为,这一代对东亚的兴趣更多是受经济因素和流行文化的影响,这和上世纪主要受冷战等政治因素影响的情况不太一样。

澎湃新闻:您在《发现东亚》中呈现了一种对旧史观的反思,尤其是提出了“东亚现代”的观念——不是以19世纪以降欧洲殖民势力带来的那种“现代”为参照,而是从东亚自身的发展理路去梳理内在的动力。您认为这个“东亚现代”的起点是16世纪,为什么?

宋念申:其实英语学界在谈到“modern”时,多数学者都会以15、16世纪为起点。因为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重要的历史现象,就是随着大航海而到来的全球交流网络,有人称之为早期全球化。航路的开辟、贸易的增长,直接刺激了资本主义和工业化,世界几乎每个重要的社群都被纳入到这个交流网络中。我们现在所处身的世界由此而来。

东亚世界也是这个交流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看到许多影响深远的历史事件在这个时间点发生:日本走出战国时代,完成统一,并发动了侵略朝鲜的战争。战争动摇了当时的区域权力格局,促发了一系列变化,最后明朝灭亡,满洲兴起,清朝入主中原,成为区域主导力量,并且大大拓展了中央王朝的治理版图。明清易代刺激了中原和周边国家重新定义彼此关系,与此相关的是,思想文化领域也经历了巨大震荡和革新,其影响至今仍很大。同时,跨区域的贸易和文化网络开始形成,东亚与西欧、美洲、俄罗斯,都开始系统接触,通过物质和文化的双向交流,彼此影响各自内部的政治、经济和思想发展。而所有这些政治、经济、文化的新因素又交互影响,社会整体因此呈现出与之前非常不同的面貌。

总之东亚现代是人类整体现代经验的有机组成,东亚从一开始就参与到我们所熟知的现代资本主义世界的塑造过程中,并不是外在于这个过程的,更不是非要等到鸦片战争之后才迫于欧洲压力加入的。

美国当代年轻人对日本的兴趣有所下降,对中国和韩国的兴趣相对上升了。图为刊登在《华尔街日报》第一版的韩语宣传广告(右下角)。

澎湃新闻:您在《发现东亚》中重新解读了“脱亚入欧”、“闭关锁国”、“马嘎尔尼使华”等人们耳熟能详的近代史概念,指出它们是后见之明下的“重新发现”。学界是否做过详细的知识考古,这些概念是如何被误解或建构的?被“后见之明”掩盖的、东亚自身的发展理路,为什么会轻易地中断?

宋念申:当然,这些在史学界已经不是什么新观点了。美国学界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质疑、批判“闭关锁国”说,那个时候的背景,是日本经济的强势崛起,很多学者开始探寻日本走向现代的独特经验,觉得过去所谓“锁国”、“开国”的逻辑无法解释这种巨大的动力。另一个背景,跟后现代主义、特别是福柯哲学的兴起相关,学者们开始反思我们知识的形成过程本身,认为我们的概念、分类、逻辑等等并不是“客观知识”,而是需要放到时间脉络中考察的对象。我们发现:过去习以为常、不假思索就接受的历史观念,本身就是特定意识形态框架下的产物,它需要不断被反省。说到底,历史从来都是在不断“误解”中建构的,这其实恰恰是历史学的魅力所在。我们的解释总是随着时代、视野、格局的改变而改变,当我们破除一些旧的神话,有可能同时又建立起新的神话。所以历史需要不断反思检讨。

具体说到现代东亚,对它的知识建构,影响最大的还是近代以来的被殖民经验。不但东亚,世界所有地区的历史都被“殖民现代”的逻辑所斩断。一方面因为殖民主义的硬实力和软力量都确实很强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东亚在殖民主义时代的特殊地位:中国和日本虽然都遭受过殖民主义侵害,但没有被完全殖民,所以很容易出于富国强兵的需要,去接受、拥抱强大的殖民现代逻辑。当我们自身都接受了,当然就更会否认内在发展理路了。

作为历史事件的“鸦片战争”或“黑船来航”,都是被无限意识形态化的话题,是以“殖民现代”作为标准来衡量的标志性事件。

澎湃新闻:当代东亚的问题,很多时候与矛盾重重的历史记忆有关。对20世纪那场战争的记忆,至今是东亚合作最难克服的障碍。您也指出,这是东亚世界和近代欧洲国际关系非常不一样的地方。能否分析一下这种不同?为什么东亚不能实现欧洲国家之间的那种和解?

宋念申:东亚当今难以克服的历史问题,是出于我们至今未能彻底清理殖民时代、冷战时代和后冷战时代的历史遗留,结果使这些遗留层层叠加,越来越难以解决。欧洲其实也有历史问题,但因为不同层面的问题解决得相对彻底,所以没有东亚那么麻烦。

我们就以朝鲜半岛为例:朝鲜从1910年被日本吞并,沦为日本的殖民地。二战后,许多国家通过去殖民运动,完成了对殖民遗产的清理。可朝鲜因为立刻陷入冷战对抗的格局,美国在南方继承了日据时代的国家机器,结果去殖民化极其不彻底——这也是朝鲜战争爆发的一个重要原因。朝鲜战争本来是场内战,最后变成了两个意识形态阵营强力介入的国际战争、一场冷战中的热战。这就在本未解决的殖民遗产上又加上了冷战遗产。冷战结束后,俄韩、中韩建交,朝鲜问题曾一度朝着和解的方向迈进。结果由于美国政府更迭,一个主张单边主义的总统上台,和解的大门再度关闭,这刺激得朝鲜下定决心研发核武。所以我们在朝鲜半岛上,看到的是殖民、冷战、后冷战时代的矛盾层层交织,解决起来困难重重。

阅读下一篇

诸葛亮出山时,他的师傅感叹了4个字,几十年后果然成真了

原标题:诸葛亮出山时,他的师傅感叹了4个字,几十年后果然成真了 网友们都知道,诸葛亮在我们整个中国历史中都是特别聪明的人物的典型代表。在当时可谓是帮了刘备不少忙。他的聪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