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人寿入主浙商基金历时五载终落定 “万向系”金融谋局“大腾挪”

2020-01-24 09:02     财联社

财联社(上海,记者 韩理)讯,1月22日,证监会公告,浙浙商基金的股权变更事宜得到核准。浙江浙大网新集团、通联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将持有的浙商基金全部股权合计50%,转让给民生人寿保险。

转让完成之后,浙商基金的股权结构为,浙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5%、养生堂持股25%、民生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持股50%。原股东浙江浙大网新集团、通联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出局。

image

早在2015年4月,保监会就曾公告,同意民生人寿运用2.04亿元自有资金,以收购股权方式投资浙商基金50%股权,并对其实施控制。如今这笔股权变更最终尘埃落定。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持有民生人寿37.32%的股份并实际控制民生人寿,此次浙商基金的这次股权变更,亦意味着"万向系"的金融布局再下一城。

一波三折的股权变更路

2010年浙商基金经中国证监会批准正式成立,成为国内第62家基金公司,也是首家总部设在浙江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

据悉,浙商基金从筹备到成立历经三年。从股权结构上,浙商基金注册资本为1亿元,由浙商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养生堂有限公司、通联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浙大网新集团有限公司各斥资25%共同发起设立。除了浙商证券为全国性券商外,其余三家均为浙江省内知名企业或旗下子企业。

天眼查显示,2012年7月27日,浙商基金的上述4大股东,进行了同比例增资,增资后,四个股东持股比例不变,但注册资本从1亿元增至3亿元。

在成立4年之后,浙商基金进行了第一次股权变更。2014年8月,浙商证券及养生堂与通联资本正式签订股权交易合同,前两家公司将其所持浙商基金合计50%的股权转让给后者。据悉,这次股权转让交易在经过389轮次,长达4小时持续竞价后,最终以4.14亿元成交,而该项目的起始价为1.77亿元,这也意味着通联资本此次竞拍下的50%的股权溢价133.9%。

通联资本是万向集团旗下的企业,彼时万向控股的重要人物管大源持有通联资本95%的股权,剩余5%股权则有鲁伟鼎持有。据悉,当时万向集团已经拥有银行、信托、保险、期货、租赁甚至第三方支付等多种金融牌照,一旦拥有浙商基金的控股权,金融全牌照的最后一块"拼图"也将完成。

天眼查显示,2015年4月,浙商基金的法定代表人发生变更,从高玮变更为肖风。该次变更时是在当年的3月得到证监会核准的,而彼时肖风还担任着万向副董事长、万向信托董事长等职务。据悉,肖风是博时基金最初的筹建人之一,2011年从博时基金离职加入万向控股集团。

如来看来,浙商基金成为万向集团的"囊中物"似乎只是时间问题,然而记者查询发现上述股权转让历时5年也未落地。从今天公告的批复来看,股权转让已经是另一笔了。

民生人寿5年前就已入局

记者从民生保险的官网查询发现,此次受让方民生人寿的实控人就是万向控股现任掌门鲁伟鼎。其持有万向控股71.67%的股权,再通过万向控股持有民生人寿37.32%的股权,从而实际控股民生人寿。

image

资料显示,民生人寿2003年6月18日正式开业,注册资本金60亿元。公司目前在北京、上海成立双总部,2018年底,公司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超115亿元,总资产近1100亿元。

在2010年以前,民生人寿被业内所熟知的是,股东之间的控股权争夺和频繁的股权转让。2010年6月,鲁冠球之子鲁伟鼎担任民生人寿董事长获得保监会的批复,长期困扰民生人寿的股权之争也告一段落,民生人寿也由此成为万向系保险板块的重要棋子。

那么,万向控股为何要来一出"左手转右手"的戏码?记者再从天眼查发现,目前通联资本的股东结构为陈栋持有96%股权,祁堃持有4%的股权,而原来的股东管大源和鲁伟鼎早就在2014年10月退出。发生变更的不仅仅只有股权,2014年9月至10月,通联资本的法定代表人、高级人员备案、董事长、监事信息和成员等多项信息都先后发生了转变。

不仅如此,2015年万向控股更是宣称通联资本已经与自己没有关系。2018年8月有媒体报道中写道:"万向集团强调,通联资本和万向集团公司、万向控股现无出资、股权、代持等基本的任何法律关系"。

这样的"突然"的变化,似乎就能解释为何2015年4月,民生人寿会运用2.04亿元自有资金,以收购股权方式投资浙商基金50%股权了。

不过,记者从天眼查发现,目前通联资本的4%股权的持有者祁堃与万向控股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天眼查显示,祁堃在担任通联资本的股东同时,还担任万向钱潮股份有限公司和顺发恒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这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是管大源。此外,祁堃还担任深圳市顺天电动车技术发展有限公司的高管,该公司的董事之一就是管大源。

此外,通联资本全资控股的辽宁合利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然是管大源。那么通联资本与万向系到底有没有关系?记者暂未能联系上万向资本的相关人士。

挣扎在盈亏平衡线的浙商基金

尽管万向控股在股权变更上一直没能落实,但是肖风却曾为浙商基金的发展带来过切实的转变。

在肖风任职之前,浙商基金一直在为盈利线下"苦苦挣扎"。Wind数据显示,2010-2014年期间,浙商基金每年的净利润均亏损超2000万元。2015年后,亏损程度开始收窄,2016年和2017年,浙商基金扭亏为盈,分别实现681.25万元和978.35万元的盈利。

从基金公司的资产规模来看,自2015年以来,浙商基金的资产规模的确有所扩大。2015年第三季度,其资产规模只有25.05亿元,到了2018年上半年,已经增长到284.39亿元,在基金公司中的排名也由第85位上升至第62位。

浙商基金的基金转变有赖于货币基金的发展。浙商基金旗下有两只基金浙商日添利和浙商日添金,这两只基金分别成立于2015年12月和2016年12月。这两只基金占浙商基金的总规模比重曾一度接近60%。

但是,由于浙商基金的规模增长大多依赖委外产品,由机构投资者注入,而机构投资者能否提供持续支持并不能保证。

Choice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年底,这两只基金的规模为101.96亿元,不仅在规模上大幅下降,在浙商基金总规模的占比上也有所下滑。数据显示,浙商基金2019年总规模为265.67亿,上述占比为38.38%。

随着浙商基金货币基金规模的式微,浙商基金上升的势头也就此暂停。根据Choice数据,截至2019年年底,浙商基金非货币资产管理规模为163.71亿元,较2018年末的115.68亿元增长了41.52% ,在基金公司中排名第74位,排名较2018年下降了3位。

而从股东投资回报角度来看,浙商基金又开始挣扎在盈亏平衡线上。浙商证券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浙商基金总资产2.81亿元,净资产1.12亿元;2018年度实现营业收入9315.22万元,净利润为-2134.75万元。

亏损的情况持续到了2019年,浙商证券2019年半年报则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浙商基金总资产2.71亿元,净资产1.04亿元;2019年1-6月实现营业收入3489.97万元,净利润亏损931.85万元。

海通证券数据则显示,2019年浙商基金权益类基金平均收益率为47.44%,在126家可比公司中排名第17位。而从五年期业绩(2015年-2019年)来看,浙商基金权益类基金平均收益率为66.51%,在可比73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23位。

阅读下一篇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白酒行业不要传谣

2020年1月2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告(2020年第1号)。根据《传染病防治法》的相关规定,基于目前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病原、流行病学、临床特征等特点的认识,报国务院批准同意,国家卫生健康委决定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乙类管理,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管理,各级人民政府、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其他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