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专家组成员王广发病情好转 分析自身感染原因(2)

2020-01-23 08:13     观察者网

1、疫情真的可防可控吗?

答案是肯定的,最终疫情会控制。但不同的疫情阶段达到疫情控制的措施是不一样的。今天的疫情控制,在武汉当地和其他地区是不一样的。在疫情初期,针对华南海鲜市场的处理措施是迅速、有效的,而且很快初步认定了病原。这较之2003年SARS疫情,无疑是巨大的进步。有了病原学的认定,很快发展起了核酸诊断方法,虽然专家层面对检测的敏感性和特异性曾有过争论,这无疑对疫情控制提供了有力保障。对于疾病的传染性和人群易感性,我们当时确实没有资料证实,因此不能忘下论断是强还是弱。在我回京前,通过各个医院发热门诊的走访,意识到疫情的确较前有了明显的恶化。但仍然是可防可控,只不过,社会为此要付出更多的代价,包括亲情、人情、健康和经济。关键是我们要因地施策。

2、我是怎么感染的?

这是我患病后一直在问自己的问题。我梳理了我在武汉的轨迹和细节。最有可能的是两个节点。一是到武汉第二天去金银潭医院去ICU看重症病人,正好赶上插管。我有一个近距离的接触。但都是全副武装,戴着防溅屏,感染的可能极小。另一个节点是在回京前2天去了几家医院的发热门诊和临时隔离病房,有的医院的发热门诊比较拥挤,里面很可能存在新冠状病毒肺炎的患者。当然我们也高度戒备,都是戴N95口罩进入。现在回想起来,在发热门诊感染的可能性最大。我现在突然意识到,我们没有配备防护眼镜。一个重要的线索是,我回京后出现最早的症状是左下眼睑的结膜炎,很轻。2-3个小时后出现了卡他症状和发热。基于我看到的病例,还没有以结膜炎为首发表现的。当时我还以此为依据,把自己排除在新冠状病毒肺炎之外,而更多地考虑是流感。但经抗流感治疗无效,发热时断时续,最后做了新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呈现阳性。说明我的结膜炎很可能也是新冠状病毒引起,而且是局部结膜首发。因此高度怀疑是病毒先进入结膜,而后再到全身。如果这个推测成立,则我的防护盲点就在没有戴防护镜。

阅读下一篇

武大中南医院:用移动心肺仪器成功救治一新型冠状病毒患者

1月22日中午,澎湃新闻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独家获悉,该院用移动心肺仪(ECMO)成功救治了一名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属全省首例。澎湃新闻就此事专访湖北省武汉市联合医疗救治专家组专家、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危重症移动ECMO中心主任夏剑